再无此间情 第2章 求助叶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再无此间情小说简介

《再无此间情》是作者惜月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顾念,叶琛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别急,现在的还在调查,占时谁都见不了,”洛淮一脸凝重,望着她严肃认真的问,“心心,你明白嘉阳为什么要陷害你爸爸吗?你们感情也不是始终都挺好的的吗?”是啊,在外人眼里,回想这几年,沈嘉阳不是工作忙就是说太累,回来倒头就睡,就算她明里暗里地暗示他欢好,他总是找出各种借口拒绝,一开始她还以为沈嘉阳是有潜在的疾病,所以无线的迁就,怕伤他自尊,没想到……他居然压根对她没性趣?。...

再无此间情小说-第2章 求助叶琛全文阅读

“你别急,现在还在调查,暂时谁都见不了,”洛淮一脸凝重,看着她严肃的问,“念念,你知道嘉阳为什么要诬陷你爸爸吗?你们感情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

是啊,在外人眼里,她跟沈嘉阳夫妻感情和谐,其实早就如履薄冰,她以前以为的幸福,如今想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她活在自己编制的幸福泡影里。

回想这几年,沈嘉阳不是工作忙就是说太累,回来倒头就睡,就算她明里暗里地暗示他欢好,他总是找出各种借口拒绝,一开始她还以为沈嘉阳是有潜在的疾病,所以无线的迁就,怕伤他自尊,没想到……他居然压根对她没性趣?

顾念嘴角露出一抹无尽的苦楚。

洛淮见她不愿意说,也没再说什么,安抚她几句道,“别担心,港城那么大,我就不相信没人愿意给你爸辩护。”

顾念没想到洛秘书这句话还真的应验了,偌大的港城没有一个律师愿意给顾凌锋上诉,谁也不愿意得罪警察局副局长。

何况,一个快落马的市长能有多大的造化?

茶餐厅里,洛秘书抽着烟,一脸愁容,“念念,现在整个港城只有一个人能救的了你爸。”

顾念抬眸问道,“谁?”

“叶琛。”洛淮见她脸色瞬间难看,抽了一口烟继续道,“叶家在港城只手遮天,叶琛的爷爷又是军区的老司令,你爸能不能出来,也只是他一句话的事。”

“洛叔叔,你觉得我有什么资本去跟他谈条件?当初是我拒绝了他的求婚……”顾念咬唇道,“叶琛他不会帮我的。”

“现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仔细想想……再晚,可能就没时间了!”

傍晚,天籁会所前,顾念看着灯光璀璨的标志牌,有些不知所措。

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她从小到大还真没来过,下午洛叔告诉她叶琛今天晚上会来这里跟朋友聚会,但是她不知道具体在哪个包厢。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顾念接到洛叔的电话,她摁下接听键,“洛叔。”

“念念,我给你打听到了,叶琛在888包厢,你爸能不能出来就靠你了。”

“我……我知道了。”顾念挂了电话,看着霓虹闪烁的会所标志牌,目光坚定的迈步进了会所。

现在的形势不允许她退缩,即使她有多不愿意跟这个男人见面,此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

会所里回廊错综复杂,顾念差点在里面晕头转向,有服务员上前询问,“小姐,请问你找谁?”

顾念道,“我找叶琛,他在888包厢,能请你带我过去吗?”

服务员闻言,眼神古怪的上下看了她一眼,“请跟我来。”

当顾念推开888包厢大门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服务员眼神的古怪,叶琛今日是带着女人来的。

因为她的突然出现,包厢里顷刻间安静下来,包厢里差不多坐着八九个人,叶琛坐在沙发的正中间,一身黑色的西装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他双腿交叠慵懒的坐着,手里端着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面容冷峻,一副生人勿近。

“美女,你是不是走错包厢了?”有富家公子哥看到突然出现的美女,一脸贱笑着问着她。

立刻有人配合的吹了一声口哨。

顾念放在身侧的手指攥紧,视线直视坐在那里的男人,轻声道,“叶琛,我有话跟你说。”

叶琛神色没有变化,连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顾念只觉得自己像小丑一样难堪。

穿着运动装的沈湛单凤眼微挑,睨了一眼叶琛的方向,邪肆的笑, “三哥,美女指名道姓的找你,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女人怎么有点眼熟啊?”另外一个男人说道,忽然思绪来袭,打了个响指,玩味道,“这不是顾大小姐吗?”

“哪个顾大小姐?”

“港城还有哪家姓顾,当然是顾市长的千金。”

“顾市长不是被他那个女婿举报了吗?即使再不济,顾大小姐也不至于来这种堕落吧?”

瞬间,一室哄笑不绝于耳。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今天她爸刚被检举,现在整个上流圈都已知晓。

顾念咬着口腔内壁,直到尝到血腥味才让她冷静了几分,她径直走到叶琛面前,抿唇恳求,“叶琛,能不能给我五分钟的时间?”

许是没想到她会胆子这么大,谁不知道叶琛最不喜欢有人靠他那么近?上一次试图靠近她的女人,现在还躺在医院。

包厢里的人系数屏气凝神。

叶琛抬眸黑眸淡淡的落在她的脸上,目光冷漠,漫不经心道,“我认识你?”

即使别人再多话语,都没有叶琛这四个字更具有杀伤力。

顾念有些难堪,恨不得转身就走,但是她不能如此任性,她爸还在等着她救。

洛叔说了,检举她爸的证据,都是实拍,如果在调查期间不能找到辩护的证据,再让他出来,就比登天还难。

现在她只有叶琛这一个选择,为了她爸,她可以放下所有的骄傲跟自以为是的自尊。

“叶琛,我知道是我唐突,但请你救救我爸爸,他是被诬陷的。”

叶琛面无表情勾唇,眸底阴鸷冷沉,“这就是你求人的姿态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