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帝经医圣 第2章 悲莫过于无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都市帝经医圣小说简介

《都市帝经医圣》是作者清汤不要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余年,林筝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谈恋爱十七个月,半年的婚姻,前后足足五年的情感。落下来帷幕。全因一句反胃,余年已不再一直坚持。不知道为何,本应开心的林筝也没半点身心愉悦,反倒倍感哀伤,像是被什么尖利的物品,狠落下帷幕。。...

都市帝经医圣小说-第2章 悲莫过于无声全文阅读

恋爱十八个月,两年的婚姻,前后将近四年的情感。

落下帷幕。

皆因一句恶心,余年不再坚持。

不知为何,本该高兴的林筝没有半点愉悦,反而感到悲怆,像是被什么尖锐的物品,狠狠扎了下。

但她还是在协议的另一端,写下自己的名字。

真的结束了。

“带上证件到民政局把手续走完,卡里的钱就是你的。”庞丽递过来一张卡。

余年只是看一眼银行卡,便撇过头去,走出门。

悲莫过于无声。

去往民政局的路上,余年没有再讲半句话,只是怔怔的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

他们的感情可能无法倒退了!

离婚手续的过程很简单,很顺利就能拿到离婚证。

两年前领证时有多满心欢喜,两年后就有多难过。

没有告别。

余年独自离去。

“妈,我们是不是太过份了。”瞧着前夫落寞的背影,林筝的内心里涌现一丝于心不忍。

“该赔偿的也赔偿了,有什么过份的?不要瞎想。”庞丽安慰女儿,随后拉着她坐回车上。

叮铃铃……

余年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头脑一片空白,手机响起好多遍,他都不曾注意到。

不知过去多久,他鬼使神差地走到和林筝初次相遇的餐厅。

“余总,请问需要点什么?”

他呆呆的坐在位置上,服务生和经理几次来询问,他都没回应。

也没人赶他走。

因为不敢。

为了纪念,当初确认恋爱关系时,餐厅就被他偷偷买下。

只是林筝不知道。

林家上下都认为他很平庸,没有抱负没有理想,也闯荡不出什么事业来。

特别是最近几年,林家的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好,双方的反差就显得越来越大。

但林家不知,他们家九成的业务,都是来自余年的人脉关系!

余年更不是什么不思进取的窝囊废!

他是南城首富之子!

只是当初父亲极力反对他们的婚事,所以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

另一边,林家。

此时已经黄昏时分。

林筝回到家里就像丢了魂一样,脑海里全是余年离开时的落寞背影,挥之不去。

她没去跟所谓的陶总相亲。

只是静静坐着,而她的母亲像是中彩票一样高兴,嘴里哼着歌,收拾余年的东西,打算彻底清理丢去垃圾桶。

“请问有人在家吗?小年哥在不在?”一个中年高瘦男子出现在别墅前,敲门问道。

“你谁啊?”庞丽停下手上的动作,走出来。

“你是林夫人吧,我是小年哥家里亲戚叫李图,是来给他送医书的,他的电话没人接。”

李图递过去一本古朴的书籍:“劳烦林夫人帮我转交给他。”

“没法转交,他已经离开我们家了,对了……”

庞丽小跑着回去,然后把刚刚收拾好的东西拖出来,就用床单包裹着,边拖边道:“既然你是他亲戚,就由你把这些东西还给他,要是不带走,我就丢到垃圾桶里了!”

李图懵圈,不知道闹得哪出。

然而床单的质量并不是很好,在庞丽的拖动之下,与地板摩擦,忽然裂开一道口子。

里面的东西瞬间脱落出来。

衣物占多数,剩下的还有些生活用品,以及许多古医书,全都散落在地。

“这些可都是宝贝,别糟蹋喽,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李图急切的过去拾起地上的书,小心翼翼。

“宝贝?余年那窝囊废能有什么好东西。”

瞧着散落满地的东西,满头大汗的庞丽,干脆撂挑子不干,推给李图:“他已经跟我女儿离婚,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家找他了,既然你们是亲戚,东西想办法装走还给他,省的占用我们家地方!”

“离婚了?”

李图惊讶好一会说不出话来,随后他转头看到林筝的低落的神态,以及桌上的离婚证,才敢确定。

“离了,回去告诉他,以后别让什么穷亲戚都往我们家跑,把我家搞得乱糟糟的,像菜市场一样。”庞丽鄙夷的瞄一眼李图,充满偏见。

“早就听闻你们林家人尖酸刻薄,今儿个总算是亲眼见识到了。”

李图内心气愤,心想当初少爷真是瞎了眼,摊上这么一家子:“离了也好,省的我家少爷继续受你们这帮暴发户嘴脸的鸟气。”

“就他?也配提少爷俩字,说个高大上的词就能拔高身份,进入上流社会不成?土包子!”庞丽冷哼道。

“呵呵……”

李图不想与她多费口舌,卷起床单里的物品,转身离去。

“呸……啥也不是!”

庞丽冲着李图的背影,啐了口吐沫,随后又望向自个女儿:“孩子别难过了,在意那么多干嘛,不要想太多,搞坏身体不值当。”

“我觉得今天对他说的话,太过份了!”

林筝心烦意乱,羞愧感萦绕心头,随后她的眼睛一瞥,瞄到地上的一张纸。

捡起来发现是医院的检查报告。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我的体检单?怎么会是卵巢先天性发育不良。”

林筝的瞳孔一缩,拿起单子再三确认,真真切切是她的名字:“不对啊!我检查过几次,报告上都说正常,没有卵巢先天性发育不良的情况。”

卵巢先天性发育不良,不能分泌足够的雌性激素和孕激素,不能够产生排卵,都有可能导致女性不孕!

而且目前没有办法能治!

“不可能,应该是搞错了吧。”

庞丽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而后快速猜想:“会不会是余年为了隐瞒自己不孕的真相,于是弄个假的单子,想把责任推卸给你,只不过良心发现,并没有实施计划。”

林筝混乱了,但她第一时间,选择了相信母亲的猜测。

因为单子如果是真的,就代表不能生育的人是她,而不是余年!

倘若如此,自己岂不是冤枉余年了?

“不会的,不会是我……”

她不敢往下想。

越想心里越难受,只好自欺欺人的在暗示自己,真相应该就是母亲说的那样。

单子是余年伪造来推卸责任用的!

“绝对是他的问题,你们都检查过三次了,不会有错。”

庞丽语气斩钉截铁,略微气愤道:“他的心思真够脏的,为了能留在我们家,伪造体检报告这种事都能想的出来,以前还真小看了他!”

“可为什么我觉得手里的报告才是真的?”

林筝越想越不对劲,泪流满面,濒临崩溃:“他为了不让我得知真相,一人揽下所有责任,还被我们误会了两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