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手之道 第5章生日宴上狭路相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玄手之道小说简介

玄手之道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生活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免费提供玄手之到第5章出生日期宴会上狭路相逢的全集阅读,白天医院的见习任务结束,秦朗就打车到市中心的希尔顿大厦。希尔顿3楼市的宴会会厅,此时已...希尔顿三楼的宴会厅,此时已经嘉宾齐至。。...

玄手之道小说-第5章生日宴上狭路相逢全文阅读

  白天医院的实习任务结束,秦朗就打车直达市中心的希尔顿大厦。

  希尔顿三楼的宴会厅,此时已经嘉宾齐至。

  丁雅韵的父亲丁冠忠是本地卫生局长,此次为女儿庆生,虽然是家宴,但是也颇有一些好友、权贵、富二代参加,何况他也有心介绍一些年轻才俊给女儿认识。

  丁雅韵很难得的穿了一身公主服,洁白的蕾丝裙映衬着她姣好的脸孔,越发美丽迷人。

  她远远的看到秦朗神采奕奕、身形挺拔地走来,不禁十分满意,远远的挥手致意。

  等到秦朗走过去之后,丁雅韵挽着秦朗的手臂,低声警告道:“小秦子,晚上要好好表现哦,说不定姐姐给你个一亲香泽的机会。”

  秦朗尴尬点头回应。

  众人看着丁雅韵挽着帅气的秦朗走来,无不好奇其身份,纷纷瞩目凝视。

  这一幕,很快就被陈辉看到了。

  陈辉瞬间气的菊花都快要爆炸了:好你个臭实习生,居然给我老子来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他正要去拦住秦朗,不料却被丁雅韵伸手直接拨拉到了一边,脸色更是黑的没人样了。

  丁雅韵带着秦朗来到她父亲丁冠忠的面前,介绍道:“爸爸,这就是我的男朋友秦朗。”

  丁冠忠国字脸,大背头,脸色灰暗,却不怒自威。

  “伯父您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秦朗伸出手去,然而却被丁冠忠无视了。

  “小雅,过来见过陈中全伯伯?”

  丁雅韵见父亲无视秦朗,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也不并不回应父亲,挽着秦朗手臂站在一边,气氛忽然尴尬起来。

  陈辉方才被拂到了一边,心中怒火隐隐,他父亲陈中全是怀宁区第一医院的副院长,本待自己攀上卫生局局长丁家的门槛,能再高升一步,可此刻看来,似乎被秦朗抢先半步。

  陈辉眼看着丁冠忠似乎并不待见秦朗,顿时心花怒放,忍不住蹦出来质问道:“秦朗,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你忘记答应过我什么吗?”

  “我受丁师姐青睐,邀请我务必前来蹭饭,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秦朗淡定地道。他可不怕陈辉拿钱贿赂自己不要接近丁雅韵的事情曝光,因为那样的话,丢脸的只会是陈辉自己!

  不料他这话却惹恼了丁雅韵,于是,丁雅韵在他腋下狠狠的捏了一把。

  剧痛之下,他只好转变口风,说道:“雅韵爱慕我多年,如今我们终于走到一起。陈辉,希望你能够成人之美。”

  丁雅韵心中羞窘不已,心说:臭小子你还真是恬不知耻,谁爱慕你多年,还走到一起?回头我再好好收拾你!

  必过,毕竟是她要求秦朗过来冒充男朋友,此时只好配合着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陈辉脸色难看,一字一顿的威胁道:“秦朗,凭你个下九流身份,有什么资格追求小雅。我和你说明白,如果你执意如此,将来可不要后悔。”

  听到陈辉以权势威胁,此事想必是不能善了。但是,秦朗却感到一身轻松,他如今有异能在身,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根本不用吊死在第一医院这个树上。

  他不禁微笑道:“陈辉,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没资格追求她,难道你就有吗?就你这一米六都不到的身高,如果雅韵插到你这摊牛粪上,那才真叫可惜呢。”

  陈辉看着秦朗和丁雅韵站在一起,郎才女貌,身高搭配正好,而自己即便穿上高跟鞋,大概也是刚刚到丁雅韵的肩膀。一时间,陈辉面如死灰,仿佛遭受到一万点暴击的伤害。

  这时候,第一医院的陈中全副院长忽然开口问道:“小辉,这人是谁?怎么如此不懂礼貌?”

  陈辉有些黯然说道:“是咱们医院新来的实习医生秦朗!”

  陈中全微微皱眉,暗骂儿子没出息,居然被人几句话就骂得毫无斗志。他语气里隐隐威胁,开口道:“秦朗?没听说过,我的医院可不要这么没有素质的人!”

  这是明摆着威胁秦朗,说第一医院不会让他这个实习生转正了。

  秦朗眯起眼睛,正要质问他是不是打算以权谋私,以势压人。

  为人出事十分老道的丁冠忠城府很深,他一看众人闹僵,立即插嘴道:“今天为小女庆祝生日,来者是客,希望大家能够快快乐乐的,所以,咱们谁都不许提其他的事情。”

  宾客到齐,在他的指挥下,服务生推出了一个三层大蛋糕,丁雅韵吹蜡烛许愿,又亲自操刀切成小块,众人凭口味选取。

  吃过蛋糕,众人这才纷纷献礼,陈辉得父亲支持,恢复了几分元气,此刻又有些固态萌发,他横了秦朗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打开之后,竟然是一对彩色钻石的耳坠,灯光之下熠熠生辉。

  “哇!”众人一阵惊叹,纷纷猜测这漂亮的耳坠价格不菲。

  陈辉得意洋洋的开口道:“南非彩钻,顶级切割,大师设计,价值超过20万美元。”

  众人又是一阵赞叹。

  “不知道某些穷小子会送什么礼物?”陈辉再次看向秦朗,挑衅道。

  秦朗落落大方,拿出自己购买的玉佛,在丁雅韵羞涩之中,帮其挂到了脖子上。

  “我可没有那么昂贵的礼物,只能买这么一个玉佛。不过,我建议小雅不要收受这么贵重的礼物,那可是20万美元,也不知道某人的父亲要赚几年啊?”

  陈辉气急败坏地反驳道:“这是我用自己的钱买的!”

  “自己的钱?陈医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刚毕业没多久吧?请问以你的工资,即便每个月都昧着良心收取病患一万块的红包,这对耳坠大概需要你赚多少年?”秦朗暗暗设套。

  “你管得着吗?富人的世界不是你们这种穷鬼可以想象的!”

  陈辉果然上道,配合的天衣无缝。

  丁雅韵忽然拿起耳坠放入盒子里,递给陈辉道:“你这种富人,我可高攀不起,我丁家家风严谨,也绝不会同意我和你这种富家公子交往。”

  说罢,转身抱住秦朗的脖子,轻轻在他额头献吻道:“darling,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