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关东 虎啸关东第1卷 第三章 神秘三块石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虎啸关东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虎啸关东,虎啸关东小说是著名作家mpluping616616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东北方向?对,东北方向……在挖空心思的记忆里面,一个细节忽如黑暗中的灯,蓦地回闪了一下:萨满老明星率弟子们演唱终了,虔诚地朝着一个神圣的方位跪拜下来……她想起了啥,立刻拧过身子,伏在了墙面挂的关东地图上。嗯,就这儿……她用手画了圈,然后嗯,就这儿……他用手指画了圈,然后忙不迭地操起了电话。。...

虎啸关东小说-虎啸关东第1卷 第三章 神秘三块石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东北方向?对,东北方向……在挖空心思的回忆里,一个细节忽如黑暗中的灯光,蓦地回闪了一下:萨满老艺人率弟子们演唱终了,虔诚地朝着一个神圣的方位跪拜下来……

他想到了什么,立刻拧过身子,伏在了墙面挂的关东地图上。

嗯,就这儿……他用手指画了圈,然后忙不迭地操起了电话。

“喂,是县太爷吗,忙什么呢?”

“哈……主席,大理论家呀!”县太爷听出了他的声音,取笑道,“又写什么大作呢?哈……我劝你别写了。再写,小心让人家把你弄到妇联去!”

“妇联好哇!周围全是靓女,心情舒畅,比这儿好多了。”

“好了好了……老朋友,有什么指示?”

“我想问你,你们县的东北方向,有什么好景致?”

“有哇有哇……”听到他这么问,县太爷兴奋起来,“那儿啊,有个叫‘三山’的地方。就是三座山并连……嘿,青山绿水,漂亮极了。我们刚刚开发完,建了个森林公园。怎么?想去玩玩?”

“三山?”听到这个“三”字,他心头一动,“请问,三山那儿,有石头吗?”

“废话。”县太爷觉得他的话很可笑,“没有石头,哪儿来的山啊!”

“我是说……大石头……有大石头吗?”

“多大?”

“嗨,反正挺大挺大的……三块大石头……”

“你说的啥呀?我听不明白……”县太爷迷糊了,“算了,我领你去。你自己看看吧!”

说起三山,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一片山高林密,荒凉无比的意境。那儿冷寂偏僻、野兽出没,人迹罕至。也许正是看中了它这一特点,当年抗联的先辈们才在那密密的丛林里宿下营来,与日本鬼子打起了游击战……

车子沿着平整的公路飞驰,不消四十分钟,就来到了景区。进入古色古香的山门,绕过一潭潭深绿色的水塘,习习的山风让人感到了丝丝的凉爽。透过车窗往外看,丛林茂密,莺啭鸟啼,山涧闪亮的溪水正欢快地歌唱着。水边奇石林立,花木芬芳,小桥吊栏,木亭玉立。游人们兴致勃勃地你喊我叫,一扫他印象中的荒凉和冷僻。

不过,此时的他,精力并未集中在这一幅幅色彩鲜艳的风景里。他心里挂念的,是找到那几块石头。

“停……”县太爷一声令下,车子停在了路边。

“喂,大才子,你不是要找大石头吗?前面就有一个,你看,够不够大?”

他下了车,才注意到三山气势的雄伟。山崖嶙峋峻峭,却不秃兀荒瘠。远古而成的千万株参天大树自山脚漫上山顶,造就了峰峰岭岭间一道道翠绿的屏障。从下面往上看,山峰走势婀娜多姿,有形有韵。其中一处两峰拉开,中间凹了个半圆形状,远远看去,酷似驼背。县太爷给它命名为“骆驼峰”。

奇怪的是,骆驼峰下突兀地出现了一条塌陷的林沟。林沟蜿蜒顺至溪边,尽头处便立了一块长方形的大石头。县太爷领着他走过去,只见这块巨石足有两层楼高,方圆有几间屋子那么大。它傲慢地立在潺潺流动的小溪边,景象蔚为壮观。

“知道吗?它是从骆驼峰滚下来的。”县太爷介绍说,“看,这条林沟里,林木都让它砸了许多。”

“它怎么会掉下来呢?”他看到这儿,惊疑地张大了嘴。

“怎么掉下来?谁知道……你研究去吧!”县太爷呵呵一笑,递给他一支烟,“怎么样?大才子啊,找到了石头,满意了吧?”

“嗯……”他接过烟,细细端详着那块石头,不无遗憾地说,“不过……太少了。”

“太少了?”县太爷不明白他的意思,“你想要多少?”

“要是……要是三块就好了。”

“哈……三块?这一块就够神奇的了。”县太爷豪爽的笑声震动了山谷,“你知道吗?就这块石头,‘东北重化’公司给我20万元,要买走;放到他们的后花园里。我不卖。后来,那个霍总亲自出面求我,我也没卖……”

“傻子。20万还不卖?要是我,就卖给他。”他掸了一下烟灰,轻松地说。

“这是我的镇山之宝。我不能因为图财,破了这儿的风水呀!”

“哈……告诉你。”他指了指狭窄的山间公路,指点他说,“就你这种路,把石头卖给他,他也运不出去。你不是白捡20万吗?”

“哼,你这鬼点子,我也想过。可是,‘东北重化’有能人啊。”县太爷摇着脑袋说,“去年,他们看好了我山口悬崖上的一棵美人松,花了5万元买走了。我也以为他们运不走呢?嘿,他们公司那个李金铸,带了十几个人,晚上不知不觉就把树弄走了。现在就栽在他们公司大楼门前,把我心疼得啊,别提了……”

“李金铸,那个全国劳模?”

“是啊是啊,那个人特能耐。就这棵树,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魔法挪走的?”

“哈……好吧,舍不得卖,你就留着吧!不过……”他又看了看石头,用手拍了拍,“县太爷,我告诉你,这……是一块病石。”

“病石?”县太爷惶惑地瞅了瞅他那神秘的样子,“你晕我?”

“我晕你干什么呀……”

“那么,你说说看……它病在哪儿?”

“今天没有时间了……我还要找石头。”他指了指巨石上裂开的几道缝儿,“嗯……以后你就知道了。”

“你呀,神道道儿的。好吧,咱们上山……”

汽车沿山间公路盘旋而上,行走间一忽儿风雨交加,一忽儿丽日晴空。驶至一个平台,已至路的尽头。他们便在此下了车,欣赏起莽莽山壑的万里林海来。远眺而望,千林万树蔚然成海,深的柞木,浅的白桦,青的松柏,花红草青,层次分明。近处,盛开的天女木兰花与蜜蜂的嗡嗡声粘合在一起,唱得行人昏昏欲睡。不时有登山队员穿着短衣短裤爬上来,看到这儿是顶峰,便欢呼雀跃了。

“这儿的海拔……是最高的吗?”他看到登山队员兴奋的样子,顺便问了一句。

“不不……”县太爷连连摇头,手向前面的一个山头指去,“最高在那边……看,那儿,叫白石砬子的地方。”

“白石砬子?”他听到“石砬”二字,心头不禁一动,眼睛跟了过去。只见一片片苍茫的林菽里,孤零零地露出了一片面目峥嵘的白色巨石……

“巨石?”他惊叫了一声,伸手抢过了县太爷脖子上挂的望远镜,对好了焦距细细地观察起来,“好……太雄伟了!喂,那儿,我们能爬过去吗?”

“爬?”县太爷听他这么一问,吃惊地吐了吐舌头,“这附近尽是悬崖陡壁,谁敢爬啊?”

“有爬过去的。”一个登山队员主动地接过了他们的话碴,“听说,抗日打游击那一阵儿,游击队员们就爬过去了。”

“呵呵,你说那呀……”县太爷撇了撇嘴,“那是让鬼子追得走投无路,逼上去的。”

“喂,你们试着爬过吗?”他不甘心,又把脑袋转向了那几位登山队员,认真地询问着。

“试着爬过,可是……没有一个人成功。那儿……太险了。”队员们无奈地摇起了头。

“唉,看来……要想看清这片石头,没有办法可想了。”

“办法?有哇!”一个登山队员立即说了一句开玩笑的话,“雇一架直升飞机……不就全看清楚了!”

嗡嗡……发动机启动了。接着,在螺旋桨飞快地转动里,这个绿色的庞然大物像一只神奇的大蜻蜓,腾空而起了。

飞机渐渐拉高,地面景物慢慢展现在了脚下。

呵呵,真过瘾!他冲着抖抖索索坐在自己身边的女资料员笑了笑,一双眼睛又贪婪地朝着脚下这片绿油油的丛林望开了。

雇用直升飞机,不过是登山队员闹着玩儿随便说出的一句话。可是,这事儿竟然让他运作成功了。说到底,这要归功于他的好人缘。他与关东军分区司令员关系很好。这位司令员曾经在空军工作过。恰好,上级“军史办”近期拟安排直升飞机到三山峰顶查看当年游击队员的遗物。于是,他借光坐直升飞机的事情就合情合理了。

女资料员听到这个消息,自然要跟着凑热闹。开始,他不想让她参加。女资料员就理直气壮地亮出了一张王牌──她有一架高像素的摄像机。如果她去了,可以凌空拍摄出白石砬子的详细情景来。这一下,他倒是求之不得了。

飞机慢慢前行,关东大地的美景第一次生动地展开在脚下。烟囱林立、街面宽阔的城市,倏忽儿间就匆匆飞过了;倒是城市外面,那连绵不断的高山和密林,显得那么壮观、那么秀丽。他拿着照相机,不住地按着快门儿,一张一张地拍摄着鸟瞰关东大地的高空俯照。

“局长,注意……”那位司令员仍然称呼他为局长,“白石砬子到了!请注意观察……”

“好,摄像机,注意录像!”

“放心吧主席。”女资料员已经克服了初上飞机的恐慌。她举起摄影机,叉开双腿,稳如泰山般地坐在邻窗的座位上,开始了全景实地拍摄。

“局长,快看!”司令员再次提醒了他。

“啊!这……”他看着飞至眼前的景色,心头一惊,眼睛差一点就要鼓出来了:

一座神奇的山峰上,一块、两块、三块……三块石头,紧紧靠在一起,似从茫茫天外飞来,又似从人间腾空出世,巍峨泰然地座落在万林呼啸的山峰之巅。

“主席,你看它们的形状,太奇怪了!”女资料员大声提醒他。

奇怪?他用手揉了揉眼睛,定神一看,禁不住大吃一惊。原来,从顶端上看下去,三块石头的形状是这样排列的:

稍有地理知识的人,从三块石头的形状及位置都可以做一个引伸的联想:上面那一块呈东、西走向的横石,无疑让人想起了黑龙江的小兴安岭;右边这一块呈东北、西南走向的长石,多么像吉林的长白山呀。下面这个近似圆形的柱石,酷似辽宁的秀峰千山。

“局长,请看,这上面还有字呢!”司令员也像是有了重大发现,拍了拍他的肩膀。

果然,在迎面而来的石面上,隐隐地露了两行大字:

三块巨石来天外,

砸开混沌文明开!

“呀!”看到这行字,他禁不住大声喊叫起来,“神秘的三块石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