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关东 虎啸关东第1卷 第四章 三块石,三座山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虎啸关东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虎啸关东,窗花文学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三块石的蓦然发现,令苦闷中的社团主席激动不已。从山里面回来,她不但一如既往不遵守劳动纪律;还打破了自己在男人女人关系上的禁忌,破例地和女资料员双双在办公室里面加长了夜班。数码摄像机的信号传输到了计算机屏上,一副壮观的场景再现了:崇山峻岭的峰巅上,数码摄像机的信号传送到了计算机屏幕上,一副壮观的场面再现了:崇山峻岭的峰巅上,碧绿的林海里,竖立了三块联袂而立的光秃秃的巨石……。...

虎啸关东小说-虎啸关东第1卷 第四章 三块石,三座山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三块石的蓦然发现,令苦闷中的社联主席兴奋不已。从山里回来,他不但一如既往不遵守劳动纪律;还打破了自己在男女关系上的禁忌,破例地与女资料员双双在办公室里加起了夜班。

数码摄像机的信号传送到了计算机屏幕上,一副壮观的场面再现了:崇山峻岭的峰巅上,碧绿的林海里,竖立了三块联袂而立的光秃秃的巨石……

巨石体积之大、面目之伟,已经足以让人吃惊了;可是,它们那独特的座落方式,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天下的名石,一般都是稳稳地座落在坚实土地上。这三尊巨石,竟然是头大足小,战战惊惊地立于一片片风化过的碎石之巅。这情景,着实令人心颤魄动!

尤其让人称奇的是,别处的名石一般都是单独存在的;唯独这三尊巨石,像是三个难兄难弟,不离不舍得联在一起,共同支撑起了这海拔2000米之上高山林海中的壮丽景色。

真是天下一绝啊!

“图?……嗯,快看,这石头上有图案!”女资料员发现了什么,将播放速度减慢,又将影像距离往近处拉了拉,一帧一帧地翻看起来。

从三块石头光滑的切面上,他们分别看到了一幅幅清晰的图案:

“哦,这是……是轮船?还有……上面,画的是飞机呀!”他高兴地喊着,“快,倒一下带子,看看这是哪一块石头?”

“是第一块,形似千山的那块柱石。”女资料员告诉他。接着,她又将图片翻滚到第二块酷似长白山的条石上,“……嗯,这是什么呀?”

“再放大一点儿……哦,是汽车吧?整整三辆……”

“对,是汽车,……挺像啊。”女资料员自言自语,“这车型,像是平头柴油运输车呢!”

“喂,继续往后翻……”

“嗯,这块石头上……怎么画了些馒头呢?”

“什么馒头?这是山。“

“山?这下面……像是沼泽地呀。……呃,是水?碎石?好大一片呀!”

“嗯……”他看着这幅迷离的画面,顿时联想起了什么,又似乎是吃不准,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来。

“怎么……哑巴了?”女资料员近距离地与他接触了两天,说话显得随便了。

“嗯,我猜……那水,可能是石油……碎石,是代表煤炭吧!”

“哟,你真会想……”女资料员眨了眨那双明亮的眼睛,像是悟出了什么,“是啊,兴安岭有原始森林,岭下有数不清的煤矿。它的西面是举世闻名的大庆油田……嘿,怪不得那位萨满老艺人唱道:‘大雪压住了兴安岭,满山的柴禾烧不完’呢!这林子、石油、煤炭,都是燃料啊。这句歌词……莫不是一句谶语?”

“更奇怪的是,长白山下的长春生产汽车;千山南北的沈阳、大连制造飞机和轮船,这是后来发生的事儿呀,绘画人怎么早早地就知道了呢?他们……简直是神了!”说到这儿,他习惯地抽出了一支烟。

闻到烟的气味儿,女资料员毫不客气伸出手来,将他嘴里的烟拔掉,顺手扔到了楼外。然后,她又重新启动摄像设备,提醒他说:“刚才,我发现这儿像是有个签名……”

“签名?”他伏到了桌子上,先是看到画面上重现的那两行诗句;接着,左下角几个小小的字体被一点点地放大了。最后,终于虚幻地呈现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军械部长:李铁民题。

“李铁民?嗯……这一下,谜底有望揭开了!”女资料员看到这里,身子轻松地往椅子靠背上一仰,然后向他伸出了两个叉开的指头。

“……揭开?”

“快,快找这个李铁民!”女资料员冲他瞪了瞪眼睛,无疑是发布了一道命令。

“这……上哪儿去找他?”

“傻子,去问司令员,让他找‘军史办’的人啊。”

时至半夜,“军史办”方面发来了一份明电传真:

关东市社联:

经勘察现场并综合有关资料,将李铁民同志的情况函告如下:

李铁民同志是四十年代留学德国学习机械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回国后,被当时的“东北重化机械厂”聘为总工程师。后入党,任该厂地下党组织负责人。

抗日战争期间,关东抗联部队按照上级指示,转移至三山地区打游击战。李铁民被任命为这支部队的地下军械部长。1944年夏天,李铁民率技术人员化妆进山,为部队修理枪械并送去补充的弹药。

此时,正逢敌人进山“扫荡”。由于撤退不及时,被敌人围困于白石砬子。李铁民机智地率领大家爬上了白石砬子的悬崖峭壁,与敌人周旋了两天两夜。最后,几百名日本鬼子被他们扔下的乱石一个个砸死于砬下。

本次战斗的胜利,受到了上级党组织的赞扬,称这是游击战的一个奇迹。

东北光复后,解放军首长曾经派人了解李铁民的情况。可惜,这时的李铁民已经牺牲于保卫“东北重化机械厂”的战斗中了。

另悉,李铁民的妻子时任抗联部队的卫生队长。解放后,任“东北重化机械厂”党委书记。现在离休,仍然健在。其腹生子李金铸是著名的全国劳模。

温柔的光线里,茶褐色的木桌木椅依次落满了长长的大厅。桌子上的咖啡杯里,一支支细柄的不锈钢勺不时地发出叮当当的清脆……唰唰──纸袋中的砂糖被一双双纤指撒入了杯中。轻柔的音乐在四周漫延开来,成双成对的情侣低下头去,旁若无人地缠绵起来。

“真没想到,你爱喝咖啡?”他举起杯子,向对面的女资料员做了个敬酒的动作,“今天,这么简单地表示感谢,太不成敬意了。”

“是吗?”女资料员暧昧地冲他一笑,“以后……就多请我来几次吧。”

“嗯……”他点了点头,接着,便有些着急地问她:“喂,我写的文章……你看完了?”

“看完了。”女资料员说着,从皮兜里掏出了那份文稿,“呵,你写的这些东西,真有点儿骇人听闻啊!”

“骇人听闻?”

“听啊!”她将稿纸凑在暗淡的灯光下,简要地复述起了文章的主要内容:

“三块石,是东北三座山的缩影;东北三座山,则是三块石的放大和延伸……从某个角度上说,三块石、三座山,分别代表了东北三个省份。

“这种现象不足为奇,它是自然界里典型的宏观微缩现象……

“这个石、山相衬的现象不仅在空间存在;在时间也具有对应性。那位萨满老艺人祖祖辈辈传唱的关东歌谣,与东北的现实紧紧地对应起来了:长白山的虎,象征了汽车的钢性威力;千山的神仙,象征着飞机上天、轮船入海的神力;至于那兴安岭上满山的柴禾,无疑就是森林、煤矿、油田这些可燃产品的真实比喻了……

“李铁民不仅是一位工程专家、战斗英雄,更是一位充满哲理修养与神奇色彩的预言家。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他预见了关东与东北大地的神秘联系……

“现实难道不是这样吗?目前,东北的石油要输送到关东才能炼制成精品油;长春的汽车、沈阳的飞机、大连的船舶,哪一样能离得开关东的特制钢材?现在,座落于这个城市的‘东北重化’已经成为全国大型企业的领头羊了;她下属的‘东北重化机械厂’也被誉为全国装备制造业的‘母厂’……有了这些,我们还要怀疑关东的特殊地位吗?

“建议关东人都唱一唱那首鼓舞人心的民谣;建议关东人都去瞻仰一次那雄伟奇特的三块石;也许,这种文化的滋润会给你一种自信心:关东,还能重铸新的辉煌!”

“嗯,主要论点都说出来了。你看得很仔细啊!呵呵……请评论一下吧!”他得意地眯起了眼睛,等待着这位部下的赞赏。

“哼,不怎么样。”对方却意外地将文稿往桌子上轻轻一放,“这文章,千万不能发表。”

“什么?”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另外,从明天起,你不能上班了。”

“……我不上班,干什么去?”

“去住院吧。”她扔过来一套办好的住院手续,“住院经费,有人承担了。”

说完,她像是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使命,歉意地恭了恭身子,扭头走了出去。

莫明其妙?

屋子里,摆了一张柔软的沙发床;床边的写字台上,放了一台大屏幕彩电;空调、冰箱应有俱有,宽大的窗台上鲜花怒放。要不是被褥上印了红十字,你也许以为这是高级宾馆呢。

社联主席糊里糊涂从早晨躺到晚上,慢慢地才知道自己面临的处境是何等危险!

那个老破鞋伙同几个心腹之人,无中生有地给他总结了三大罪状,准备弹劾他呢!

一罪:不理朝政,不尽职责;

二罪:未经报告,私自雇用飞机勘察三山;

三罪:与女资料员鬼混三天。有人看见他们在下半夜上了一张床,估计很可能发生了肉体关系……影响极坏。

今天上午,市委书记根据这三大罪状,派了几个人调查他来了。

如果他此时去上班,那个老破鞋就会与几个调查者纠结在一起,联合向他发难。那时,他这张木讷的、不擅于吵架的嘴就难以分辨了。

傍晚,女资料员又打来电话,告诉他:住院这一步棋,是一个高人在幕后策划的。

……高人,是谁呢?想了想她在咖啡厅里那副怪异的神情,他有些发懵了。

“咚、咚、咚。”就在这时,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门儿悄悄被推开了,一位身着粉色衣裙的丽人出现了。

“主席你好,我是孙水侯的秘书,李英娣。”丽人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了床边,然后递给他一封信,“这是孙总写给你的,请你阅后,签上名字还给我。”

“哦。”望着这位落落大方的姑娘,社联主席心里揣摩起来:这幕后的人,应该出台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