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关东 虎啸关东第1卷 第五章真龙天子落民间(1)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虎啸关东小说简介

虎啸关东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主席先生亲启:这次安排,实在唐突。请原谅自己的冒昧。放心,自己做此事,只为了报恩。不要没有他意思。自己孙某人经商多年,征婚淡淡。心目中的四位恩人却永远不敢忘记:第一恩人邓公,他主张改革开放,让自己的人生重现希望;第二恩人老市委书记,他主张发展民营企业,给了自己必胜放心,我做此事,只为报恩。别无他意。。...

虎啸关东小说-虎啸关东第1卷 第五章真龙天子落民间(1)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主席先生亲启:

这次安排,实在唐突。请原谅我的冒昧。

放心,我做此事,只为报恩。别无他意。

我孙某人经商多年,交友淡淡。心中的四位恩人却永远不敢忘记:第一恩人邓公,他主张改革开放,使我的人生重现希望;第二恩人老市委书记,他主张发展民企,给了我必胜信心;

第三恩人应该是“东北重化”的霍总,他在经营上给了我巨大支持;第四恩人,就是主席你了。当年,你在财政局以实际行动支持民企发展,往我们县注入了一百万元的民营发展基金。这些钱,县太爷都注入了我的公司。从此,我发达了;成了中国第一个不靠银行贷款暴发起来的个体户。

你多年为人忠厚,政界有口皆碑。目前遭遇凶险,请暂且一避。七天之后,我将送你去省城医院。躲在那儿,你可以休养生息,养精蓄锐,再谋新业。

因为,我预料:关东的上层,就要大乱了!

感恩者:孙水侯夜书

人声骚动,灯光迷离。杯子叮叮咚咚地撞击起来。一股股浓浓的酒气,似雾团一般弥漫了深夜的巴房。

醉意朦胧的市委书记让部下引导着,从后门悄悄地走进了预定的包间,开始了天天例行的“醒酒”过程。

作为一个地方的最高领导,市委书记的生活方式是有两种层面组成的:一种是白天(或者稍晚些时候),工作着的他基本是前呼后拥出现在人们面前的;这时的他,不是趾高气扬地发号施令;就是滔滔不绝地侃侃而谈。

另一种,则是在黑夜或者深夜里,他会轻车简从,甩开司机和秘书,由可靠的人带领着,找一个休闲的去处,缓解紧张工作之后的疲劳。他自己美其名曰“醒酒”,至于这酒是怎么个醒法,别人是不知道的。

最近,他看中了一个新开张的小酒巴。经过内线人周密安排,他逢夜必来,几乎成了这儿的常客。

今天晚上,他喝的酒太多了。经过一阵阵觥筹交错,他的眼睛已经让烈酒烧得涩涩迷离了。往常,一旦出现这种状态,他就会匆匆喝上一杯饮料,然后到楼上开好的房间里小憩。可是,今天,他心中不大清静,喝了三杯醒酒的饮料,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下午,省委组织部考核组进驻了关东。

对这件事,他并未在意。这届政府的市长们已经连任五年了。今年换届,市长要退位,几个年龄大的副市长也要退休。省委组织部此次前来,是想选拔几个接替人选。不过,这几个接替人选,他心中早已有数,并和省里一位大领导内定过了。估计市人代会这个橡皮图章在选举中也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嗨!所谓考核,不过是走走过场,摆摆样子罢了。

让他烦躁的是,下午,信息管理局的人在网络上发现了社联主席关于三块石的文章。

那文章虽然没有署名,明白人一看便知道是他的杰作。洋洋洒洒,近数万言。文中观点新奇,笔锋犀利,风格俏皮,浮想联翩……万一这篇文章在关东传播开来,势必要引起一场思想文化上的大地震,足以让这位落到河里的狗抖掉身上的水,再扬眉吐气一回。

无独有偶,旅游局的人像是故意凑热闹,喜滋滋地拿来那些空中俯拍的三块石照片,强调关东又增添了一个新景观……

实际上,就算是社联主席将这篇论文大哄大嗡地发表在《关东日报》上,也不过是逞一时之能,图一时之快,并不可怕。别看他这个市委书记为此发过毒誓,他完全可以不予兑现。作为关东的皇上,言不必信,行不必果的事儿干的多了。这点儿小事算个啥!

可怕的是,这个人出了成果却不宣传。这其中,怕是必有隐情。

莫不是,与这次政府换届有关?

刚才酒宴上的一幕,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位当年决定过他仕途命运的省委组织部老部长,这次随着考核组进驻了关东。老部长谦虚地告诉他,自己已经退休;

这次来关东,是应省委书记之邀,就党建问题搞点儿调查研究。嘿,说是这样说,实际上,关东这些市级干部的命运都握在他的手里哪!后来,老部长像是喝多了酒,意外地讲起了十八年前的那次研讨会;最后,还用了开玩笑的口气说:屈了那位财政局长了。

难道,这位年近六旬的老部长要在关东来一次拨乱反正,请社联主席出山?

不可能、不可能……他摇晃着脑袋,随即否定了自己的臆想。市长人选,一般都是来自于副市级干部。起码也得是大企业的厂长、经理。一个小小的社联主席,人微言轻,不足挂齿。就算是老部长想启用他,那些人大代表也不会投他的票啊!

想到这儿,他的心里宽松了,随即端起酒杯,将剩下的残汁一饮而尽。看着那玫瑰色的酒滴沿着杯壁缓缓地滑落,心中的忧郁渐渐隐去了。欢乐的情绪随着伴奏的曲子,慢慢升腾起来。

“书记,你还在这儿?”房门轻轻开启了。一个化了浓妆的女人冲他笑了笑,然后反锁了门,挟裹着一阵剌鼻子的香水味儿匆匆地走了过来。

“呃,是老妹!”看到她,他的脸上堆起了笑容。这位被他安插到社联的内线,没少向他提供情报啊。她现在破例地找到酒巴里来,是不是有好消息要报告?

“书记,你看这……我实在挡不住了。”老妹说着,从兜里掏出来几个信封。

每个信封里,都装满了鼓鼓的人民币。

“又是花钱买官?”他认真地摸了摸几个信封的厚度,又挨个儿看了看右下角送钱人署的名字。

“看你说的……”老妹拉过一张小凳,靠近他坐下来,“这几个人都是个体户。手里有钱了,想在政界风光风光……弄个人大代表当当……”

“呵,想买人大代表?”他毫不掩饰地提醒老妹,“今年的代表,可是增值了!”

“增值了?”老妹听不明白他的意思。

“是啊。”他告诉她,“今年呵,政府换届,要投票选举市长。这一票值千金啊!”

“嗯呀!什么千金不千金?你给运作运作、打打招呼嘛!”此时,老妹趁着书记浓浓的酒意,将嘴儿对上了他的唇,轻啜了一口。

女人口中温柔的唇液似美酒一般,缓缓流淌过书记的齿间。顿时,一股飘飘欲仙的快感顿时令这位老情哥欲情悸动了。他趁着微微的醉意,搂过她来,一支手心急火燎地伸向了她软绵绵的腰间……

“嗯!你……想我了……”她悄无声息地摸了摸他身上雄勃起来的“老朋友”,顺势解开了自己那条并不紧固的裤腰带,将裤子退下……伴着他猛烈的激情,一同进入了恍若梦境的云雨缠绵……

“离了京城出了关,关东竖了三座山:

霍总‘重化’掌大舵,孙家贡税万万千,

政府交椅无人坐,真龙天子在社联!”

……

几个小孩子,一边唱着民谣,一边在街上蹦蹦跳跳地踢着毯子。

“错了,你们唱错了。”一个年龄大些的男孩儿告诉同伴们,“应该唱,‘真龙天子落民间!’这是老师要我们改过来的。”

“不对不对,就是在社联!这是我爸爸说的……”

就在他们叽叽喳喳争论不休的时候,一辆小轿车悄悄地停在了他们身边。

“喂,小朋友,你们刚才是不是唱民谣哇?”一个身材臃肿、徐娘半老的女人,笑眯眯地蹲在了他们面前,“再给阿姨唱一遍好吗?”

小孩子看了看她,又天真地唱了起来。

“好了好了。阿姨问你们:这歌儿是谁教你们唱的?是学校老师教的?还是你们家长教的?”

“你是谁?”孩子们看着这个不速之客,顿时提高了警惕。

“告诉阿姨,我会给你们钱的;很多很多钱呀!”女人掏出了钱包,诱惑地掏出了几张大票,捏在手里吱嘎吱嘎地响着。

“你坏……”孩子们突然觉悟了。他们冲着女人啐了一口唾沫,扭身跑散了。

女人扫兴地站立起来,掏出了手机报告说:“‘社情办’吗?我在矿区听到了反动歌谣……”

“什么?真龙天子?简理是放屁!”市委书记看完“社情办”送来的急件,大骂起来。

休怪龙颜大怒。

因为,在今天下午召开的市人代会上,出现了一件令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几十名人大代表不同意他提出的市长、副市长候选人;竟联名提出了一套新名单:

社联主席任市长;

开发了三山景区的县太爷任分管农业的副市长;

……

“这是向市委挑战!”书记拿了新名单,看着那几个令他窝火的人的名字,气急败坏地找来了大会工作人员,“快,把那些参与提名的代表找来。我要制止他们这种非组织活动!”

然而,工作人员回来时,一个个面露难色:“他们……他们都不在了。”

“笨蛋!打他们的手机呀!”

“打了多少遍……可是,他们都关机了。”

“啊,这是……这是要造反啊!”他愤怒地拍起了桌子。

唉!光着急也没用啊!

他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哼,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去,把新名单上的那几个人找来。我要他们发表声明:拒绝做候选人!”

被提名的第一个候选人,就是那位县太爷。他将旅游业与农业综合开发,鼓起了农民的腰包。人大代表们一致拥戴他。不少人认为,这个人如果当了副市长,关东地区的农业将会走出一条特色发展的新路来。

“书记,是要我拒绝做候选人吧?”县太爷看到书记的神情,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这种事,我可不能做。……我不能伤人民代表的心啊!”

接着,走来了被提名的第二个候选人、第三个候选人、第四个候选人……他们几乎是同一个腔调:书记同志,你提的那几个候选人,不得人心啊。你在党内不发扬民主,搞一言堂,也就罢了。现在,人民代表依照选举法推荐政府人员,难道你还要阻止他们依法行使权力吗?

快到吃晚餐的时候,大会工作人员打了十几个电话,终于找到了被提名为市长候选人的社联主席。

他接了电话,向市委书记说了几句话。

但是,他却拒绝前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