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关东 虎啸关东第1卷 第六章 真龙天子落民间(2)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虎啸关东小说简介

mpluping616616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虎啸关东,目前处于完结,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虎啸关东,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欢乐的曲子奏响了。人民代表们手持选票,开始投票了。它们从会场走至主席台上,围着票箱转了一圈,投票上班才告结束。接着,开始了漫长的计票过程。会场的灯光暗淡了,舞台上落下了宽大的银幕。按惯例,大会开始为代表们放映国外电影,已取消它们等待计票的人民代表们手持选票,开始投票了。他们从会场走到主席台上,围着票箱转了一圈,投票工作才告结束。。

虎啸关东小说-虎啸关东第1卷 第六章 真龙天子落民间(2)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欢乐的曲子奏响了。

人民代表们手持选票,开始投票了。他们从会场走到主席台上,围着票箱转了一圈,投票工作才告结束。

接着,开始了漫长的计票过程。

会场的灯光暗淡了,舞台上落下了宽大的银幕。按照惯例,大会开始为代表们放映外国电影,以解除他们等待计票的枯燥心情。上集、下集……电影屏幕上最后打出“THEEND”了,那个最终结果却没有出来。

咦,奇怪!往常,一个小时左右,选举结果也就顺利揭晓了。今天,两个小时都过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人们禁不住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起来。

电铃终于在人们焦虑的神色中拉响。

几次反复计算,得出了同样的结果:社联主席、县太爷及几个新名单上的候选人当选。

市委书记提出的候选人员全部落选。

大会公布了选举结果。

市委书记愁眉不展地走向了主席台。他脸上的那副表情,像是喝了一碗苦汤药,显得痛苦且又麻木。

新当选的市长──社联主席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走上了主席台。

不过,他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却是石破天惊:

“各位代表,我感谢你们的信任。但是,我……无法接受当选的事实。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在上级党组织没有明确表态之前,恕我不能上任!”

“得到了,却不接受。”市委书记哼了一声,“真他妈的能装!”

“这才是高人哪!”老部长听了关东选举实况的报告,竟对社联主席的做法大加赞扬了。

第二天,他受省委领导委托,重返关东调查人大选举情况。

在座谈会上,他听到了一句句震聋发馈的呼声:

民营企业家孙水侯对他说:“如果上级赞成他当市长,我就把设在外地的企业全部撤回关东。一年可为政府增加税收16个亿……”

“东北重化”的霍总对他打了保票:“如果他上任后能在软环境建设上见诸于行动,我将会从北京拉来两个大项目,一年市财政将增加收入20个亿……”

“如果……”

老部长不知不觉地打起了算盘:“哼,不用‘如果’下去了。就增加这36个亿,关东百姓的日子就好过多了。共产党辛辛苦苦的,为了谁啊!我们……不能再干傻事了……”

时近暮夕,太阳涌出了厚厚的云层。冰天雪地的三山原野,笼罩了一片金色的波光。

他驾驶着刚刚买来的越野车,载着她登上了三山之巅。

眼前的三尊巨石,已经变成了三座冰峰。在翠绿松林的衬托下,石面上白雪皑皑,恬静地摄人心魄。两个人眺望着巨石,又看了看大雪覆盖下的林薮丘岗,心情恍若浸入了冰洁的仙境。

“嗯!三块石头,拯救了一个人的政治生命,也算是奇迹了!”女资料员感叹了一声,嘴唇微微掀起一角,渗露出淡淡的一丝讽意。

“说实在的,至今我还糊涂呢……”他迷惑地看着她那副茫然的神情,像是在回忆一场梦境,“那些个民谣,还有……住院、选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我觉得自己像……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驱驶似的;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是啊,我们这一阵子……都像是疯了一样。”说着,她弯下腰去,攥了一个雪团,使劲儿地抛向了深深的山谷。

“轰隆隆……”突然,一阵阵汽车的引擎声响了起来。车子像是爬在山坡上,加油的轰鸣声一下一下地震荡在寂静的山林里。

“有人开车爬上来了。”女资料员停下了攥雪团儿的手,眼睛瞪得圆圆的,凝视着那条从山涧盘旋而上的弯路。

“呃,是他呀。”一看到那辆深蓝色的“沙漠风暴”,他就开心地笑了起来,“县太爷开车来啦!”

县太爷从“沙漠风暴”的驾驶座位上跳下来,先是朝女资料员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又冲他一拱手,大声说道:“报告市长,这山里出了一桩怪事儿。”

“怪事儿?”

“是啊。”他告诉他,“你知道吗?从骆驼峰落下的那块大石头,裂开了……”

“裂开了?”他心头一惊:怪不得刚才进山时没看见那块石头,他还以为是让那个财大气粗的霍总软磨硬泡地买走了呢。

“我们去看看吧。”

一块巨石,曾经是那样雄伟,那样坚硬。它傲慢地立于玉带似的小溪边,引起了多少游人由衷地赞叹啊!可是,没想到,今日的它,不知是何因何由,竟粉碎般地坍塌了;不、不是一般地坍塌……是风化一般地裂碎了。

“你看……它裂得多么惨啊!”县太爷惋惜地看着散落在溪边的石片,心里禁不住心疼起来。

“它是什么时间裂开的?”他问碎石旁一个看热闹的农民。

“是晚上吧?”一个农村小伙子回忆着,“我听到了轰隆一声响……”

“呃……想起来了……”县太爷忽然想到了什么,“市长,我记的你以前说过,这是一块病石……那时候,你就知道它要裂?”

“呵呵……”他笑了笑,心中涌出了无限感慨。

“嗯,你讲讲嘛!”女资料员听到这儿,不依不饶地央求着他,“别给我们卖关子啊。”

“呃,当时我看到它,只是觉得,这么坚硬的石头,怎么会从那么高的骆驼峰上滚下来呢?这……一定是有什么原因?”他望着眼前塌陷下去的一堆碎石,脸色不由地一阵忧伤。

“还有呢……”

“还有……”他想了想,用手指着林沟里那一片被砸毁的山林,解释说,“嗯,你看,它这往下一滚,砸坏了多少棵树,还有那些个躲避不及的小生灵……唉,要说,它也是作恶多端呀。”

“你是说,上帝在惩罚它?”

“呵呵,随便说说罢了。”他抬脚踢走了一片碎石,笑着说,“其实,从山顶滚到溪边,它已经是硬伤在身了……”

“是啊,市长说的有道理……”这时,风景管理处的负责人赶来了。他啧啧地称赞着市长的分析,接着又告诉他们一件事情,“今天上午,市委书记来了。”

“他?”县太爷脑袋一晃,露出了一股疑惑的目光,“他来这儿……干什么来了?”

“他看了这堆碎石,流了不少眼泪……”

“瞎说!”

“真的!”风景管理处的负责人急得发誓,“老县长,我要是骗你……我就是小狗子。书记批评我们对这块巨石维护不力;还一个劲儿地问我们……”

“问什么?”

“他问我们:石头崩裂时,听没听见有人唱关东民谣?”

“关东民谣?”县太爷的脑袋晃荡了起来,“这石头崩裂和民谣有什么关系啊?”

“县长。你不知道吗?”老农民马上自作聪明地解释说,“日本鬼子投降时,就有人在这山上唱起了关东民谣。如果现在有人唱……咱这儿又该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吧!”

“算了算了,你这个老家伙净是瞎白话。”县太爷与老农民开了个玩笑,接着掏出烟来,往众人手里分了分,“我看啊,这石头的事儿,倒是挺传奇的……嗯,这样吧,你们让县委宣传部出面,把市文联主席请来,让他来给咱们的石头编个故事吧!……呵呵,这故事要是编好了,也是咱们三山的旅游资源啊!”

夕阳沉下了,沉入在远远逝去的群山里。薄薄的暮霭,临摹了空阔的天空和旷远的雪原。关东的黑土地呀,到了冬天就变成了一片广袤的雪域:白山黑水,袅袅炊烟,农舍幢幢,雪路弯弯,一副地冻天寒却又显得冰洁瑰丽的童话般的世界。

车子行驶到黑色的油漆路上。县太爷从车里向他们挥挥手,“沙漠风暴”便箭一般蹿得无影无踪了。看到这儿,她笑了笑,放心地将自己汗津津的身体弯曲地偎在了他的身上。

“嘻嘻,石头碎裂了,还要编故事赚钱……”她扭了扭身子,眯起眼睛说,“这个县太爷,真是个抓钱的能手。”

“你说,市文联主席能给他编出什么动人的故事来?”他看了看她,问道。

“人家才没工夫答理他呢。人家正忙着呢。”

“忙?”

“昨天我看见他了。他说,他正写一部书……”

“写书?写什么书?”

“就是写咱们关东……”

“写谁……”他瞅了瞅她双低垂的眼睛和那一簇长长的睫毛,禁不住叮嘱她了,“你告诉他,千万不要写出咱俩的事儿来啊。”

“咱俩的事儿?”她听到这儿,冲他扮了个鬼脸儿,接着又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喂,有一首新民谣……想听吗?”

“新民谣?说。”

“关东开了三朵花,花开之后落三家:

英娣跟了孙总走,霍总秘书在‘重化’,

还有一个资料员,跟了一个大傻瓜!”

……

哈……话音一落,两人同时笑了。

笑声震荡着冬日的原野,在大地上久久地回响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