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少独宠小娇妻 《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4章 不信 免费试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简介

《泽少独宠小娇妻》是作者雪影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徐铭泽陆钰雪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小说主人公是徐铭泽6钰雪的小说叫《泽少独宠小娇妻》,这本小说的作家是雪影关于的1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夏日午时,**辣的日光烘晒着沥青马路,把路面上的景色扭曲。1对年轻男人女人并肩走在马路边的绿荫下册,明媚的笑脸为夏日燥热带来丝丝凉爽。“阿诀,你为什么看上我啊?”女孩笑嘻嘻地想问,但眼睛深处却藏着不安与忐忑。...“阿决,你为什么看上我啊?”女孩笑嘻嘻地问,但眼睛深处却藏着不安与忐忑。。...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4章 不信 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夏日午时,**辣的日光烘晒着沥青马路,将路面上的景色扭曲。一对年轻男女并肩走在马路边的绿荫下,明媚的笑脸为夏日燥热带来丝丝凉爽。

“阿决,你为什么看上我啊?”女孩笑嘻嘻地问,但眼睛深处却藏着不安与忐忑。

男孩闻言笑了笑,伸手就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子,看着女孩气呼呼的样子,觉得内心柔软的不可思议。

“傻瓜,这是我的秘密。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说着,便迈开步伐继续往前走,将女孩丢在原地跺脚瞪眼。

他永远也忘不掉当年那个冬日夜晚,女孩拿着燃烧着的烟花棒笑得无忧无虑,眼睛里面彷佛装进了夏日的整个星空。

只一眼,就万年。

眼见身边的女孩不再跟上,男孩回过身,有些无奈,有些宠溺,

“小雪,还不快跟上,再晚一点的话你喜欢的牛肉汤粉可就买不到了。”

“来了来了!”女孩急急忙忙跑上前,快步向前走,看着男孩好笑地站在一旁,还佯作生气地拉了一把他的手臂,“傻站着干嘛呀,快走啦!”

心中彷佛有一股清甜的泉水缓缓流淌,为身体焕发无限活力。

蝉鸣不再聒噪,阳光不再热辣,只要有你在,世间的一切都值得我去爱。

小雪......

“天呐,我终于活过来了。”陆钰雪刚踏进开着舒适空调的咖啡厅,舒服地谓叹出声。

陈雪瑶端起桌上的咖啡,戏谑地看着她,

“怎么?刚离开你家那位就活不了了?”

陆钰雪一**坐在她对面的座位上,毫不客气地冲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先为自己点了一杯冰镇饮料,再回头对着陈雪瑶说,

“我可不比大小姐你,上下班都有专车接送。作为小平民一个的我只能在这三十五度高温下苦兮兮地与人挤公交。差点没把我挤成咸鱼干。”

陈雪瑶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咖啡,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不应该是你男朋友送你过来的么?这都全垒打了,他还想吃干抹净不负责啊?”

“瞎说什么呢。点单了没有,我饿了!”陆钰雪心里又有些隐隐的不安,她下意识忽略掉这个感受,急忙转移话题。

见好友这副模样,陈雪瑶暗自上了心,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叫了服务员过来。

她们说说笑笑一起从咖啡厅走出,再走到不远处一幢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这便是她们所工作的鼎晟集团分公司。

正如陈雪瑶电话里所说,陆钰雪一到达办公室就被古板严苛的季经理逮去训话,并且安排了更大的工作量给她,让她叫苦不迭。

她狠狠瞪了一眼一旁幸灾乐祸的好友,一头栽进忙碌的工作当中。

在一堆文件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陆钰雪敲打着长期坐着导致酸痛不已的肩膀,拿着水杯来到了公司给职员提供的茶水间。

茶水间不小,里面有各种咖啡茶饮。舒适简洁的空间,也是让职员偶尔放松偷懒的一处好地方。

陆钰雪替自己加满了咖啡,正想在小沙发上坐一会休息时,门被大力地推开,一个身影来势汹汹闯了进来。

陆钰雪吓得手一颤,将装满的咖啡不小心洒出了一些在干净的西装套裙上。她心疼地看着裙子上沾染的咖啡渍,急忙放下杯子抽出纸巾擦拭衣服。

萧寒语见陆钰雪并没有第一时间抬头看向自己,反而一直低头关注自己的衣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愤恨地大步上前,一把扯住陆钰雪松松扎成低马尾的头发,迫使对方直视自己。

“陆钰雪,你不要再纠缠着阿决了,我们已经结婚了!”说着将自己珍之重之的结婚证捏在另一只手上,在她面前晃了晃。

陆钰雪只觉得莫名其妙,她大力推开了萧寒语,一双美眸因为怒火而显得明亮极了,

她知道面前这个面色疯狂的女人是谁。她是萧寒语,因为小学曾经同过班,勉强算作白决的青梅竹马。当她发现她和白决读了同一个大学之后,就对白决展开疯狂的追求。很明显,这种倒贴的行为不仅没有让白决接受,还引来了他深深的反感和厌恶。

白决与陆钰雪在一起后,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的她再次展开不可理喻的行动,在大学中处处针对她,出了社会后用各种关系打压她,试图通过给予压力的方式将陆钰雪从白决身边赶走。

而白决终于忍受不住她处处想插手他的人生,果断带着陆钰雪换了一个城市,再之后便出国留学了。

陆钰雪以为萧寒语会就这样消失在他们的生活里时,她再次出人意料地蹦跶出来。

“萧寒语你又在发什么神经?这次又想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来打击我?结婚?呵,这种鬼话都说得出口,你果然疯了。”

陆钰雪将头上的皮筋顺下来,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一头乌黑靓丽的黑发随着她的动作不住摇晃,衬得她白净的小脸愈发楚楚动人。

而这一幕在萧寒语看来,就是她在挑衅,践踏,轻视她!

萧寒语姣好的面容因为思绪而露出扭曲嫉恨的神色,随即又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心中压抑的阴霾驱散了一些,眼角眉梢无一不透露着得意。

她将结婚证递在陆钰雪的面前,染着鲜艳丹蔻的指甲映衬着红色的小本子,鲜红得那么刺眼,陆钰雪心中的恐慌更甚。

她镇定地接过,手微颤地打开了红色小本。

当她看清了上面人名后,她的脸色唰一下变得苍白,瘦小的身体像是被秋风扫荡过的枯枝那般,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照片上的女人笑得一脸幸福满足,男人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与女人相依偎在一起。

此时陆钰雪像是置身在冰天雪地里,周围只有她一个人,她打从心里感觉到寒意不断侵袭着她脆弱的神经。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落在她紧紧捏着本子的手上。

萧寒语觉得内心痛快极了,憋屈了这么多年的恨意和嫉妒在看见陆钰雪的痛苦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她用力将结婚证从陆钰雪手中抽回,陆钰雪抬起溢满泪水的眼睛,茫然无措地抬起头看着她。

“不会的,不会的......阿决明明爱的是我,他爱的是我!”

耳畔彷佛再次回荡起当年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羞涩纯真的声音,

“小雪,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我想养你一辈子......”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