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少独宠小娇妻 《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3章 甜蜜,恶心 免费试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徐铭泽陆钰雪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泽少独宠小娇妻,窗花文学网提供徐铭泽陆钰雪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主人公叫徐铭泽6钰雪的小说叫《泽少独宠小娇妻》,本小说的作家是雪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一阵急促的手机**将6钰雪吵醒。“谁啊,大早上的......”她不满地嘟囔着,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变嘶哑了。她愣了一下,这才症状过来身处的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间完全陌生的豪华卧室。她立刻掀开被子,...“谁啊,大清早的......”她不满地嘟囔着,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变得沙哑了。她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身处的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间完全陌生的豪华卧室。。...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3章 甜蜜,恶心 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一阵急促的手机**将陆钰雪吵醒。

“谁啊,大清早的......”她不满地嘟囔着,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变得沙哑了。她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身处的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间完全陌生的豪华卧室。

她立刻掀开被子,脚刚着地,才后知后觉发觉浑身酸软,特别是某个地方,似乎是使用过度,十分酸痛。

她茫然地看了眼干净如新的被子床单,和放在枕头边一套崭新的衣服。这才想起昨晚似乎是跟白决一起吃晚餐,然后她喝醉了,再然后......她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不过脑子里闪过几个让人脸红心跳的记忆片段——她似乎如愿以偿了?

她是想在昨天将自己送给白决,现在似乎稀里糊涂就做到了。

陆钰雪呆怔地坐在床边,看着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昨晚似乎很激烈嘛......她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心里甜如蜜。

周围的环境像是酒店里面的总统套房,身体也被清理得十分干净清爽。

阿决果然还是那么细心。

就在陆钰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时,手机**再次催命一般响起。

她四处看了一圈,才在离床不远的一处沙发找到和自己折叠整齐的衣服放在一起的手机。

“喂......”

“死丫头!怎么现在才接我电话!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今天季经理突然跑来巡查,你现在不仅这个月的全勤奖要泡汤了,回来还要被臭骂一顿!”

陈雪瑶连珠带炮的声音立刻透过手机穿透过来,陆钰雪突然就懵了。

她立刻拿下手机看了下手机——已经十点了!

“小瑶,抱歉抱歉,你先帮我跟主管打个招呼,我下午就去公司。”

听到这明显不对劲的沙哑声音,陈雪瑶一瞬间想起昨天似乎是陆钰雪男朋友从国外回来的日子。一下子了然。

“不容易啊小雪,这么久了,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啊,听你这声音,昨晚挺激烈的吧?”陈雪瑶贼兮兮地说。

陆钰雪又不受控制地红了小脸,嗔怪地说,

“你别取笑我了......”

“不过你家那位这么久没见你,就这样舍得让你下午来公司了?要是我,非得腻歪上一天不可。”

听到这,陆钰雪也有一瞬间的迟疑。不过转念又想到白决可能是被这边的朋友约出去了,随即释然。

“阿决有自己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直缠着我。你别酸我了,回头我再请你一顿呗。”

陈雪瑶立即爽快地答应。

放下手机后,陆钰雪简单地洗漱一番,穿上床头放着的新衣服,果然十分合身。

陆钰雪怀着甜蜜幸福的心情吃完了早早就放在桌上的早餐,收拾完毕后便离开了这里。

“啪!”

男人狠狠甩了女人一巴掌,力道大到让女人摔倒在地。

她一边捂住迅速红肿起来的一侧脸,一边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阿决......”

“萧寒语,你闭嘴!”白决愤怒地吼出声,无措地抱着头,不安地走来走去。

萧寒语见到白决一副痛苦绝望到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模样,心里仿佛被尖锐的刀一刀一刀凌迟一般,比身上脸上还痛上千倍,万倍!

为什么,为什么她为了他付出那么多,但他就是从来不回头看看她呢?

为什么!

是那个女人!是那个该死的女人!是她从自己身边将阿决抢走的!都是她的错!

她心里恨极,抠弄着地板的指甲直接对半折开,而她对此毫不在意。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跟小雪交代......”

萧寒语冷笑出声,陆钰雪现在也不干净了,以后会有更悲惨的生活等着她!

而阿决只能乖乖跟她在一起,他们才是注定的天生一对!

急促的手机**响起,打破了这紧绷的气氛。

白决颤抖着手拿起手机,听到对方说了些什么,让他本就难看的脸色直接黑成锅底,射向萧寒语的眼神厌恶又仇恨。

挂掉电话之后,白决深吸几口气,缓缓蹲下,一只手用力捏住萧寒语的下巴,

“真是好手段,竟然能让萧伯父用公司项目威胁我爸,看来你也不是那么没脑子。”白决笑了,但不同于往日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这个笑显得十分扭曲古怪,令人心底发寒,“既然这是你的愿望,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着便狠狠将她甩在一边,下巴被捏出来的红痕十分醒目。

“一个小时后,民政局见。”

丢下一句冰冷的话后,白决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萧寒语维持着支撑在地的姿势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慢慢爬起来,闷闷笑出声。又从低低的闷笑,再到肆无忌惮地大笑,最后笑着笑着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最终,她将自己收拾干净,用冰敷了一下脸,上了粉,才让痕迹不那么明显,这才匆匆出发前往民政局。

在白决似笑非笑的神情下,她笑得一脸幸福从容。

照了相,办了手续,他们人手一本红本从民政局走出来。

看着手里的小红本,萧寒语正想转头跟白决说些什么,发现他早已坐上车,头也不回的直接将车开走,留下她孤零零站在原地,接受着过往的人或好奇或同情的目光。

她几乎咬碎一口银牙,面上依旧想做出幸福甜蜜的表情,但却无力再维持表面伪装。

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萧寒语立刻避开周围的人,走到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接起电话。

“萧小姐,十分对不起,因为酒店将原本留给王总的套房给了另外一人,所以......”

萧寒语咬牙切齿地说,

“所以录像呢?”

“摄像头被对方的人给销毁了......”

“废物!”

“不过小姐放心,我们将另一个用于拍照的摄像头藏在更深的地方,对方的人并没有找到。到时候只要将那人的脸进行处理,不露出来,想来是不会得罪他的。”

萧寒语捏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到泛白,她压下心中慌乱的预感,恶狠狠地说,

“那就给我好好处理照片!要是这个你们还办不好,那就不是能不能拿到钱的问题了,明白么?”

电话那头的人冷汗直流,诚惶诚恐地应道,

“是是是,我们会将功赎罪的,还望萧小姐大人有大量,不与我们计较。”

萧寒语愤恨地挂上电话,她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脱离了掌控,这让她十分不安。转眼又看到刚拿到手的小红本,心情又似乎好了一些。

陆钰雪,等着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你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上露出绝望痛苦的表情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