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少独宠小娇妻 《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6章 昏睡 免费试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简介

泽少独宠小娇妻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徐铭泽陆钰雪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新书推荐,《泽少独宠小娇妻》由雪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徐铭泽6钰雪,内容主要讲述:头昏昏沉沉,两颊麻木,眼皮也十分沉重。四周一直有不停的说话声音,甚至争吵声音。6钰雪想睁眼查询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似乎有一股力量阻止着她醒来。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音一直在她耳边窃窃私语,睡觉贴吧,睡觉着了就不必面对...周围一直有不停的说话声,甚至争吵声。。...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6章 昏睡 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头昏昏沉沉,两颊发麻,眼皮也十分沉重。

周围一直有不停的说话声,甚至争吵声。

陆钰雪想睁开眼睛看看发生什么事,但是似乎有一股力量阻止着她醒来。

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她耳边窃窃私语,睡吧,睡着了就不必面对痛苦的现实了,就可以一直沉浸在编织好的美梦中了。

睡吧......

“医生,这都三天了,小雪怎么还不醒?她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病啊?要不要再做一次检查?”

匆匆路过病房的医生再次被陈雪瑶拦了下来,只得无奈地重复一遍这几天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

“病人只是一时受到太大**昏过去,身体是非常健康的,最多只能算疲劳过度,再怎么检查也没用。她现在不是不能醒,而是潜意识不愿醒来。病人家属多多跟她说话吧,这种情况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说完,便摇着头直接越过陈雪瑶走开了。

陈雪瑶只好回去病房,十分担忧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陆钰雪。她此时穿着大号的病号服,衬托得她越发娇小羸弱,脸色苍白,眉毛即使睡着了也微微皱着,流露出平时甚少见过的脆弱无助,彷佛一个瓷娃娃,一碰就碎。

“小雪,你快醒醒吧......你不能这么自私,叔叔阿姨还不知道你的事情,我该怎么跟他们交代?小雪......”

陈雪瑶握住陆钰雪比常人温度冷上几分的手,低低地抽泣。

一个人轻轻走到陈雪瑶身后,站住后久久不出声。

陈雪瑶没有回头,恶狠狠地说,

“你还来干什么?小雪被你害得还不够惨么?”

那人继续沉默,只是高大的身体微不可查晃了一下。

白决看着病床上的陆钰雪,眼神带着迷恋,心疼,愧疚,悔恨和一丝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怨怼。

陆钰雪是坚强自立的,他一直都知道,她几乎不曾在他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连生病了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扛过来,再活蹦乱跳地去找他。

只因为她不想要他担心,不想打扰他做自己的事业。

不知不觉间,他从当初陆钰雪例假来了都紧张得不知所措的毛小子,成长成了如今稳重可靠的样子,但也渐渐不再像从前一样关注她,照顾她了。

如今,错误已经铸成,如果自己不顺从萧寒语的意思娶了她,她爸爸所掌控的鼎晟集团很快就会终止一切和他家族企业的合作,而现在他们也出现了巨大漏洞,不能连及时止损都还没做到,就再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白决痛苦地闭上眼睛,脑海中不自觉又浮现萧寒语发给自己的那张照片。

——他的珍宝,他小心翼翼保护了那么久的女孩,正赤身裸体地与另外一个陌生男人滚作一团。

即使知道其中肯定少不了萧寒语的参与,但是他还是悄悄松了口气,自从跟萧寒语上床以来心里压着的大石头彷佛也减轻了不少。

至少,她并不是一直都无辜的,他们都是被人算计的,这都不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他们......还会有机会破镜重圆的。

白决不停地如此安慰说服自己,终于将逼得他喘不过气的该死的愧疚消去了大半。

似乎是要回应白决不平的心绪,昏迷多日的陆钰雪终于幽幽转醒。

陈雪瑶欣喜若狂,抓着陆钰雪的手不住摇晃,

“太好了!小雪,你终于醒了!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么?你真的要吓死我了......”

陆钰雪一时还有些回不过神,眼睛直直看着天花板,听到声音后才迟钝地转过头,平日里灵动的眼睛现在却空洞又无神,

“小瑶,我昏迷了多久?”

刚开口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一张白纸被慢慢撕开的感觉。

陈雪瑶被陆钰雪的眼神看得愣住,嘴张张合合,

“你昏迷了......三天了......”

闻言,陆钰雪垂眸抿嘴,不再言语。

见状,白决大步走到病床边上,带着些许期翼和讨好看着陆钰雪,

“小雪......”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陆钰雪并没有直视他,而是转过头看向一边的窗户,“白先生,你现在是已婚人士,还是不要跟我有过多牵扯比较好,毕竟我没有像一些人一样有当小三的兴趣爱好。”

虽然她嘲讽地勾起唇角,但面色依旧冰冷得可怕。

白决感到难以言喻的心慌,“不是这样的,小雪,我给你解释......”

陈雪瑶站起身,眼神同样冰冷地打量着白决,说出口的话像刀子一样直直**白决的内心,

“我还以为你就是小雪注定的那个人,看来我也有眼瘸的时候。麻烦白先生不要再病房纠缠了,回去吧,不要打扰小雪休息了,毕竟你那个不省事的妻子......现在正在门口等着你呢。”

闻言,白决脸色立即难看起来,他回过头,果不其然看见萧寒语带着来不及收回的对着陆钰雪的恶毒目光。

他匆匆抛下一句,“小雪,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给你个交代的。”就走出病房,毫不怜香惜玉地抓住萧寒语的手臂就将她拉走。

他们走后,病房再次安静了下来。

陆钰雪沉默不语,就那样静静地看着窗外延伸出来的树杈,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样子,无一不昭显着顽强蓬勃的生命力,与躺在病房里死气沉沉的她形成鲜明的对比。

见到好友这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陈雪瑶又是心疼又是气愤。

这时她又想起之前无意间听同事们闲暇时闲聊的话题,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先让好友振作起来才是当务之急的事。

于是她在心里整理了一下语言,小心翼翼地开口,

“小雪......在你身体养好出院后,我们去......去相亲吧!”

陆钰雪微微侧了一下头,显然有些被惊到了。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白决算什么?等姐给你介绍个更好的!保证风流倜傥英俊多金,比白决好上不知多少倍!”

陆钰雪觉得有些好笑,但也知道这只是好友为了安慰自己所说的话,并未放在心上,而是终于露出几天以来第一个笑容,

“谢谢你,小瑶。”

白决拉扯着萧寒语快步走出医院大门口,狠狠甩开她的手,一脸厌恶毫不掩饰,

“你来这里干什么?又有什么阴谋?”

萧寒语也不介意,伸手将一缕鬓发优雅地别在小巧的耳朵后,

“我来干什么?我当然是来监督我新上任的老公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