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少独宠小娇妻 《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2章 两种待遇 免费试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简介

雪影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泽少独宠小娇妻,目前处于连载中,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泽少独宠小娇妻,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主人公叫徐铭泽6钰雪的小说叫做《泽少独宠小娇妻》,是作者雪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等到点好的精美菜点全都端上桌之后,还不见6钰雪的身影。白诀不安地抬腕看了看表。小雪怎么还去那么9?该不会出什么事了贴吧?还不等白诀起身去荨,他感到头有些昏沉,像是喝醉了的感觉。他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但...白决不安地抬腕看了看手表。。

泽少独宠小娇妻小说-《泽少独宠小娇妻》 第2章 两种待遇 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等到点好的精美菜点全都端上桌后,还不见陆钰雪的身影。

白决不安地抬腕看了看手表。

小雪怎么还去那么久?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还不等白决起身去寻,他感到头有些昏沉,像是喝醉了的感觉。他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强力的药效很快发挥了作用,他终是支撑不住,趴到在桌上。

包间的门被悄无声息打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不紧不慢从门口传来。

“我来接你了,阿决......”

房间内,暖黄色的灯光渡在床上娇美的胴体上,被子堪堪遮掩住重点部位,但露出来的娇嫩肌肤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垂涎。

嗒,嗒。

一滴滴水顺着徐铭泽尚未擦干的发缕往下滴落,一点点打湿地上干燥柔软的羊毛地毯。他站在床边,深邃的黑眸里有喜悦,有怀念,有愤怒,有嘲讽,最终,全都化作无可奈何的温柔。他不敢上一步,就一直站在床边,细细地用眼睛描摹着她的样子。

女人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状若桃花,眼尾处稍稍上挑,眼角因为情动而微微泛着红。可惜的是这一双美眸正紧紧闭着,想必睁开眼的时候,定是眸光潋滟,醉人心神。

此时女人正紧蹙着秀眉,贝齿轻咬着嘴唇,直将嘴唇咬得殷红,就像是一颗甜蜜的糖果,诱人去品尝个中的美好滋味。

破碎不堪的**断断续续从她口中发出,徐铭泽突然十分烦躁地抓揉着头发。

他不想在她尚不清醒的时候乘人之危,可是......

徐铭泽无奈地看着下面精神抖擞的某物,认命地走进浴室,打算再洗一遍澡。

这种药他在应酬的时候多少接触过一些,不过是一些富家子弟助兴用的,药效虽强但对身体并无害处,只要忍一忍就过去了。所以他并不担心陆钰雪,反而更应该担心他自己了。

再次站在浴室里面,花洒喷洒而下的冷水让徐铭泽体内的躁动渐渐平息。

他一把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扫,眼神开始逐渐放空,思绪不知不觉地开始发散。

那时一个秋日晴朗的夜晚,那时候他刚接收公司不久,家里为了给他考验,虽给了他不少股份但实际话语权还握在董事会其他股东手里。

那天是他陪他们虚与委蛇了一个阶段后,被拉去一个酒局,不得不喝了些酒。

回去的路上他打发走了要来接他的司机,鬼使神差般地朝着酒店一旁的小公园走去。

秋风飒爽,空气宜人。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卷走了几分酒醉的晕沉,使他清醒不少。

倏尔间,他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女孩子的啜泣声。

要是换作平时,他绝对不耐烦去探究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但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些好奇,于是他轻轻地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只见在一盏路灯照亮的一方角落下,一个长发垂肩的女孩正低着头,手捂着脸,压抑而难过地在哭泣。

她瘦弱的肩膀轻轻耸动着,眼泪从指缝里滑落,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腿上,在白色裙子落下一个个深色水渍。

他有些意动,有一种上前去安慰她,照顾她的冲动。

他抬起手捂住额头,大概是酒还没醒吧。

然后,另外一个白衣少年匆匆赶来,从他们的对话里,他知道,原来是那个白衣少年的爱慕者嫉妒身为女朋友的她,给她使绊子。

而那个傻傻的女孩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人欺负,再像这次一样,躲在角落里偷偷地哭。

他有些气愤,有些不解,他亲眼看着前一秒还在难过哭泣的女孩一看到白衣少年,马上就能收住眼泪,喜笑颜开。

他看着他们并肩离去的背影,心一揪。

他一开始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只知道他开始派人去调查那天的女孩,不由自主地想去关注她。

这么多年下来,他也懂了。

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啪”一下将花洒关掉,徐铭泽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他草草地擦了下头,穿上浴衣就走了出来。

当他走出浴室,便看到床上的她不断的扭曲着,他想抱她去浴室,用冷水是她冷静下来。可当他走近时,却被她像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不断磨蹭着他。

“嗯......阿决......”陆钰雪轻轻呢喃着,但这轻语却被徐铭泽悉数捕捉。

他觉得心里仿佛有把火,噌的一下就烧起来,还越烧越旺。

他眸色深深,眼睛危险地眯起。

看来是自己对她太心软了,让她在这个时候还敢叫其他男人的名字!

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

在他温柔青涩的动作下,陆钰雪在他身下软成一滩春水。

他也甘愿与她一起沉沦这欲海当中,共赴巫山云雨。

而另一边,另一个女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身上的男人丝毫不顾及女人的感受,只一昧地寻求**,重复着最原始的动作。

女人看着神志不清的男人,爱意深深,即使身体并不愉悦甚至是痛苦非常,她内心深处依旧十分满足。

终于,这么多年了,她终于得到他了。

阿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