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太嚣张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妖妃,太嚣张小说简介

《妖妃,太嚣张》是作者妖塔塔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妖王妃,太嚣张第一章的全集阅读,四年之前。 她说,“若得朝凰为妻,李熠此生绝不相负。” 哪个人的眉目间,柔情缱绻。她想问自己,“朝凰,您可愿意嫁自己。” 自己叫沈朝凰,江城沈氏一族...他说,“若得朝凰为妻,李熠此生绝不相负。”。...

妖妃,太嚣张小说-第一章全文阅读

四年前。

他说,“若得朝凰为妻,李熠此生绝不相负。”

那个人的眉目间,柔情缱绻。他问我,“朝凰,你可愿意嫁给我。”

我叫沈朝凰,江城沈氏一族嫡女。十二岁学成下山,便认识了他,那时,他还只是大策先皇身边最不得宠的西林王。

“如今我虽然一无所有,可是朝凰,我李熠向你发誓,他日我定以大策金宫玉瓦衬你,绝不会叫你吃半分苦头。你会是我唯一的妻……”

他曾说过这样的话。

可谁知道,四年后……

“娘娘。”红莲匆匆忙忙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我的榻边,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样子,红着眼眶,“娘娘,他们说,今日陛下把二小姐接进宫了。”

我正撑着额头倚靠在塌上浅眠,虽知道这件事早晚都会发生,但我还是心凉了一番。

睁了睁眼睛,看了看红莲,我慢慢又将眼眸轻垂下。

李熠,你终究是负了我。

“娘娘……”红莲很是不甘心,她凑到我脚边来。

“入了宫又如何,若无本宫凤印盖在那赐封的诏书上,她照样名不正言不顺。”我不得已重新睁开眼睛,眼底浑浊不清,心口在痛,我的声音沙哑得如同将死的老妇。

寝宫的大门不等通传,就被人一脚踹开了。虞战大摇大摆地从外面走进寝宫来,他轻蔑地瞧向我们,冷笑道,“如今環宫易主,王后娘娘该不会还当自己是风头正劲呢吧。”

“虞统领!你怎能如此同娘娘说话!”红莲护主。

虞战本是我娘亲母家兄弟的儿子,昔日虞家因我而相助李熠夺得王位受及恩赐,如今李熠独却与我异母庶妹勾搭到了一起,太后亲下旨以养病的名义,将我送到了王宫外的离宫软禁。现在她弄出了身孕,李熠也乐得将她接入宫中。

她若是生下儿子,那便是会是李熠的第一个儿子。

四年的感情,如今竟变得如此狼狈不堪。虞家见势倒戈,纷纷卖她几分薄面,逼我交出凤印,好让她正大光明地入主環宫。

“娘娘?”虞战大笑,“那就让你的娘娘赶紧起身来迎,陛下新得宠的夫人。”

她来了。

“你!怎有王后迎她之说!”红莲欲与之争吵,虞战不屑一顾地转身走了。

“阿姐!”未有多会儿功夫,沈秀荷已经疾步走了进来,她飞也似的扑到了我身边,“姐姐,小妹今日才得知姐姐病得厉害,小妹……”

我斜靠在塌边,看着她娇艳欲滴,微红的眼眶嵌着那一双可怜又无辜地大眼,红莲被她身边的婢女挤到了一旁。

跟着她一起来的婢女替她说道,“娘娘,我家娘娘今日一进宫,便急着寻您……”

我伸手捏起沈秀荷的下巴,这一举动吓坏了旁人。我却如无物一般,“本宫的環宫,你住的可还习惯?”

沈秀荷的脸色愈显得有些发白,她瞳孔深处那深藏的野心在蠢蠢欲动。可她绝对是个顶聪明的人,攀上了我的手,“阿姐说的是哪里的话。”

我捏紧她下巴的手,用了些力气,“哦?这么说,你没有住进本宫的環宫了?”

沈秀荷哑口无言,她飞转的神色,似是想要把这件事隐瞒过去。“阿姐,你可是在怪小妹吗?”

“对,就是在怪你。”我如今的声音听起来竟是无比狰狞,连我自己都厌恶得不行。只是眼前的人让我更加恶心。“你若是想在本宫这里装个可怜,博个同情,以为本宫就会心软将凤印交给你。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的笑声回荡在寝宫内,阴冷至极,令人毛骨悚然。

四年,我当真是信了他的鬼话,以为他一心付在宏图霸业之上,是想要还我金宫玉瓦的承诺。我跪求爹爹和外祖父帮他,跪得磨破了腿,终是求得他们相助于他。这一路走来披荆斩棘斩除异己,使他这一个当年最不受器重的西林王,坐上了王位。

“阿姐已是大策的王后,即使小妹进宫也断不敢撼动阿姐分毫,可阿姐为何独容不下小妹呢?”沈秀荷见动之以情不管用,便开始晓之以理,“阿姐,今日若不是小妹,也会有别的女人得陛下宠爱,陛下早已不复当年与你许下诺言的那个西林王,还请阿姐顾念大局,莫因小妹而失了陛下最后的耐心。”

我轻笑。“今日若不是你,也会有其他女人?”

心里愈发苦涩,“你们,当真想要本宫的凤印吗?”

沈秀荷满心的期待都写在了脸上,一副欲得逞的样子。

“让你的陛下来见我,我自会把凤印,还给他。”我用沙哑如恶妇的声音如是说,放开了她的下巴,然后转过身去,再不理会她在我床榻前做些什么。

这些人的算盘倒是打得好,如今扶持这一位身怀有孕的沈家庶女上位,夺我凤印,占我環宫,倒比辅佐我这位万年不得宠的王后,更是精明。

沈秀荷走了。

我又是昏昏沉沉的,红莲哭倒在病榻前。

隐隐约约地,我做了一个梦里,梦里回到仓珏山上,婆婆问我,是否执意下山。这一次,我偏就没能如初时般的那么肯定。

恍惚间醒来,泪晕湿了枕边一片。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果然看到了李熠。

如四年前一般的风姿绰约,意气风发。高耸的玉冠,绣着精致龙纹的暗蓝色长袍,如今他再也不是那个任谁都可以刁难的西林王了。我浅笑着,“红莲,我看到李熠了。”

大策上下,独我敢直呼他的名。

这曾是他给我的殊荣,他牵着我的手,受尽这大策群臣的朝拜,我与他一同走过皇宫大殿前的那条漫漫长路,他说,朝凰,我只是你的李熠。

红莲跪在一旁,颤颤巍巍地不敢抬头。

映着那摇曳的烛火,我终是看清了他的脸。是他,他真的来了。

李熠坐在床榻边上,动也不动,再无昔日那般悉心。我身子弱得紧,想要坐起来都极费功夫,斜斜地靠在床榻边上,看着心底的爱人,“何时来的?怎也不叫醒我。”

他不再那么温柔地答我,朝凰,我喜欢看你的睡颜。

我下意识去遮掩自己如今残败的容貌,我知道自己再不复盛时般的容颜,我的声音听起来沙哑得像个令人厌恶的老妇……叹了口气,这一切都过去了。

“秀荷已经怀了寡人的孩子。”李熠的一句话彻底将我打入万劫不复。“朝凰,你要如何才肯交出凤印。”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