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太嚣张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妖妃,太嚣张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妖妃,太嚣张,妖妃,太嚣张小说是著名作家妖塔塔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妖王妃,太嚣张第三章的全文阅读,“怎会记不清朝呢,”红莲抽泣,那手反握得自己紧紧的,“红莲还记得,那一年在府里,哪些奴才偷走了东西却赖到自己全身,老爷一气之下下令要活生生打死自己,...那时候,人人敬我畏我,可如今……我脱去手腕上的一只玉镯塞到红莲手上,红莲一惊,连忙抽手将玉镯退还给我。。...

妖妃,太嚣张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怎会记不清呢,”红莲抽泣,那手反握得我紧紧的,“红莲还记得,那一年在府里,那些奴才偷了东西却赖到我身上,老爷一气之下下令要活活打死我,是小姐救了红莲……”

是啊,我还记得那是我第一天回到沈家。一群下人簇拥着一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小女孩,说是他偷了二娘的首饰,二娘很生气,在父亲面前怂恿,让父亲下令打死那个女孩。是我上前求了情,将她收做了我的婢女才算了了此事。

那时候,人人敬我畏我,可如今……我脱去手腕上的一只玉镯塞到红莲手上,红莲一惊,连忙抽手将玉镯退还给我。

我说,“收着。”

“小姐,小姐这是做什么……”红莲惊得变了脸色。

“你有一身武艺,可惜跟着我实在浪费了。”我拉过她的手,又将玉镯好好的放在她手心里,“红莲,若我出事,你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不等我说完,红莲立刻想要阻止我说下去。我将她一把按住,使了个眼色给她,红莲意识到驾车的宫人可能会听得到我们的对话,才沉下心来。

“如果,我遭遇不测,你且收着此物。凭你的本事足可以离开这里,但你需要盘缠……我知道,你跟着我这些年,什么都没攒下。”我侧耳往外听了听,似乎驾车的人并没有听到我们低声说的这些话,才松了口气,“等到有朝一日,你若见凤凰悬于旗,那时便来找我。”

她紧紧皱着眉头,依依不舍。

马车停了下来,我知道,我又回到这大策的王宫里来了。攥了攥红莲的手,让她将玉镯收好。便听到马车外的宫人道,“娘娘,请下马车吧。”

我向红莲点了下头,红莲匆忙用手撇过眼角,起身下了车,才回过头来扶我。

李熠的这一场宫宴,办得颇具规模,他说是要为我送别,但当红莲扶着我走入席间的时候,却看到沈秀荷明目张胆地坐在李熠的身边。

一瞬,歌舞都停了下来。

沈秀荷极是精明,她打量一下李熠的神色,立刻伸手由身旁的侍女扶着,故意挺着个肚子走了过来。“姐姐,姐姐你可算来了。”

她的手,揽在我身上的时候,让我觉着很不舒服。

我从小与她便不亲近,因她这个人心思诡异,和我不是一路的人。我静静地站在庭间,左右瞥了一眼,我发现,这席上并未给我留出位置。

“姐姐,”沈秀荷瞧了瞧周围小声议论的诸位大臣,当下即便见我冷脸,她也只得圆过去,“秀荷进宫才听闻姐姐去了离宫养病,如今见姐姐身子羸弱,秀荷心里也很是难过。”

我见她当着众人抹泪,笑道,“我又没死,你哭什么。”

这一张嘴,原本刚还在小声议论的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在座的诸位大人都是朝上数得上的要臣名将,原本对于“一门双嫡,沈氏二后”的传闻,也只是从宫闱之中那些嘴碎的宫人处听来的,但现下听到我的声音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时,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表情来。

原来是真的。

传闻中,陛下宠幸沈氏庶女,迫害王后,没想到……

沈秀荷面上开始挂不住了,她偷偷瞧向父亲,可是坐在众大臣之前的父亲,却压低了眉眼怒视着。沈秀荷从父亲的神态之中,读懂了那意思。笑盈盈地搀扶着我,“姐姐,快别站着了,你的身子还未痊愈,赶紧坐下吧。”

坐下?

你住了我的環宫,如今这席上,是还要我坐你坐过的位置吗?!

我一言不发地盯着她,沈秀荷被我看得发毛,暗中给李熠使眼色,李熠叹了口气,当着众位大臣才不得不站了起来。

他朝我一步步走过来,像极了大婚那日……

我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由着他走到了我面前,李熠伸出手来,牵过了我。他自知在我面前理亏,那一双眼睛在对上我的片刻便匆匆移开。他对着众人说道,“朝凰是寡人的王后,先前因为染病的缘故去了离宫休养,如今……”他说不下去了,“朝凰,来,你与寡人同座。”

“陛下与娘娘真可谓是举案齐眉,实乃大策之福啊。”席间,立刻有人出声恭维。

李熠就这样牵着我走到了座上,拉着我坐在了他身边,沈秀荷由婢女扶着,又坐回了一旁的案前。

“朝凰,今日即为你我夫妻一场的最后一日,那便也好聚好散,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吧。”李熠执杯,在面向席间挡住了唇齿的一刻,径自低声与我说道。

我原本就没什么精神,就算朝着这席间的文武百官,也视若无物,听到他这句话时,我盈盈笑着转过头去看着他,“陛下说的是,好聚好散吧。”

李熠没有看向我,他分明听到了我说了什么,可他就是故意不看我。

“陛下继位不到一年,如今看来,这满朝文武对您可是心服口服,朝凰便放心了。”我则继续说道,“陛下还是西林王的时候,可曾想过会如今的风光。”

李熠置若罔闻,他听进了耳朵里,表情僵了一瞬,但面对席间的众大臣,他对于这些话也只能当做没有听到,仍举杯与人共饮。

一低头,莫名有些伤感,似乎……我那时爱上的男人,不是他这个样子的。

“今日是个高兴的日子,姐姐何必这般委屈,倒好像是陛下亏了姐姐一般。”坐在一旁的沈秀荷自然也听得到我方才与他说了什么。

“亏不亏,都不重要了。”过了今夜,就什么都不重要了,我从她那边转过头来,望着就坐在我身边的李熠,“陛下和妹妹,果然相配。”

是我当年走了眼,看错了人。

李熠听清了这句话,那执杯的手一晃,洒出来些许酒水落在身上,沈秀荷挺着肚子,立刻夺过婢女手中的帕子来擦。

我轻笑着,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李熠有些莫名地尴尬,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得推开沈秀荷。

我抢过他手里的酒杯,夺过宫人手里的酒壶,在酒杯中斟满了酒水。身子晃了几下,两次都没能顺利站起身来,我确实病得厉害。李熠知我要起身,他侧过身扶了我一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