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判官 《冥界判官》第八章 被鬼恨上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冥界判官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无常,白无常,林静,玉剑,张天师,古墓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冥界判官,窗花文学网提供无常,白无常,林静,玉剑,张天师,古墓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林静无常小说名叫做《冥界判官》,提供冥界判官林静无常小说全文阅读,冥界判官林静无常完整版。冥界判官小说林静无常节选:林静和耗子精元的机会。和此一起,白无常也在自己耳边低语了几句,告诉自己怎么做之后,自己就很自然地做…...

冥界判官小说-《冥界判官》第八章 被鬼恨上了全文阅读

林静无常小说名字叫做《冥界判官》,这里提供林静无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冥界判官小说精选: “你们怎么才来呀,快帮我把这鬼除掉!”我已经习惯了这黑白无常的鬼魅模样,也没觉得害怕,一见黑白无常来,就忙让他们帮自己收拾这厉贵。白无常依旧露着谄媚的笑容:“大人不必着急,小的这就给大人换上官服!”说毕,白无常将拂尘往我身上一扫,我就换回了七品官服,头戴乌纱。与此同时,红木官帽椅和红日云海以及案桌都出现在了眼前。而这时,黑无常已经与鬼魅打了起来,鬼与鬼打架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就像两团黑色烟雾一样,时而缠绕时而分开。但也正…

“你们怎么才来呀,快帮我把这鬼除掉!”

我已经习惯了这黑白无常的鬼魅模样,也没觉得害怕,一见黑白无常来,就忙让他们帮自己收拾这厉贵。

白无常依旧露着谄媚的笑容:“大人不必着急,小的这就给大人换上官服!”

说毕,白无常将拂尘往我身上一扫,我就换回了七品官服,头戴乌纱。与此同时,红木官帽椅和红日云海以及案桌都出现在了眼前。

而这时,黑无常已经与鬼魅打了起来,鬼与鬼打架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就像两团黑色烟雾一样,时而缠绕时而分开。

但也正因为,黑无常的出现,那鬼魅也就没了吸取林静和耗子精元的机会。

与此同时,白无常也在我耳边低语了几句,告诉我如何做后,我就很自然地坐到了案前,拿起惊堂木一拍,就喝道:

“大胆厉鬼,若再不素手就擒,本官将让你灰飞烟灭!”

砰砰!

我说毕就继续敲起惊堂木起来,据白无常说,我只要一拍惊堂木,千年以下的鬼魅都会头痛如绞,神智混乱。

果真如此,当时,我亲眼看见我拍着惊堂木的时候,那鬼魅突然栽倒在地,并不停地在紫色光圈内滚来滚去,还不停地嚎叫着,显然是很痛苦,表情也很狰狞,我至今都还忘不了那鬼魅看我的样子。

而黑无常也抓住机会,拿着手中铁链就打了下去。

啊!

只听见一大叫声,但黑无常并没有停止攻击,继续用铁链摔打!

我也忙起身拿着玉剑跑了过来,直接将那鬼魅钉在了地上。只听见呲呲的声音发出,然后就见一那黑色的鬼骷髅逐渐化为灰烬。

“狗官,你毁我灵魂精元,你不得好死!”

说着,一道白光突然从那逐渐化为灰烬的鬼骷髅中升腾而出。

此时,还在一边看热闹的张天师见此,忙喊道:“那是怨气,快挡住那怨气,若是让他俯于千年猛鬼身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其实,不用张天师喊,黑白无常也已经追逐而去。

黑白无常追着那白色光影去后,周围又恢复了一片寂静,虚幻出来的化境消失不见,熟悉的家乡风貌又出现在了眼前,远处也传来了狗吠之声。

但林静和耗子还是没有苏醒,脸上苍白如雪。

“他们已经被邪祟入体,现在那厉鬼已死,阳气会自动汇入他们体内修复灵魂,但这样会很慢,如果判官大人肯将用玉剑割出你的至阳之血让我画一道符并用黄柏水让他们服下,也许会好得更快”。

张天师这样说后,我想也没想就拿起玉剑在自己手指上划了一刀,张天师立即拿出一支小笔蘸取了我的血,并迅速地抽出一张白纸画起符来。

“怎么这符是白色的?”

“这是对人的,当然用白色的,而且可以消去他们今晚的记忆,他们醒来只会当做睡了一觉,也就不会留下不好的记忆。”

说着,这张天师就画好了符文并将其燃烧成灰,捧于手心,就在身上取下一竹筒来,在随身褡裢里一拈就拈取了一点黄柏粉。

等打了水给林静和耗子服下后,两人就逐渐开始恢复神色。

此时,天已经大亮,张天师也告辞离去,并说今晚会再来找我,传授我法术。

对于法术,我是很愿意学的。

听张天师说,鬼有许多种,其中厉鬼算是比较厉害的鬼了,怨气也是鬼魅中最为深重的,同其他想要进入地府重新投胎的鬼魅不同,他们一般都不愿意进入地府,喜欢游荡在阳间,做些害人报复之事。

而刚才被收伏的厉鬼就是其中之一,因其已有百年,故而怨气已经凝结成白团,一旦遁出体内,其速度就犹如光速,即便是黑白无常这种接受过地府培训的鬼差也很难能抓住这怨气,而一旦怨气俯身于千年猛鬼身上,第一个伤害的就会是我,因为是我杀死了他,他现在就记得我。

一想到此,我就浑身发抖,被一个鬼给恨上了,我能不学点法术防身吗。

……

“奇怪,我怎么在公路上睡着了,还有我的白靴怎么怎么脏,还很臭!”

林静说着就见唐瑜站在自己旁边,便忙站了起来:“唐瑜,这是怎么回事?”

“你醒啦,也没什么事,昨晚你们两个看见了一头牛,就被吓晕过去了,我又搬不动你们,就让你们躺在这儿了?”

我强笑着道。

“什么!你居然让我们躺在这儿,这地上这么脏,你怎么不叫醒我们呀!”

林静有些气愤地说道,还拿拳头捶打我,我也不好矢口否认,便道:“你们睡得跟头猪一样,我怎么叫的醒。”

说着,我就见耗子也睁开了眼,便过来踢了他一脚:“还不起来,真是一头大肥猪,快点,我还要赶去爷爷坟上点最后一把火呢。”

“瑜哥,静姐,我怎么在这大路上睡着了”,耗子哈欠连天地道。

“这个得问你的好兄弟”,说着,林静就瞪了我一眼。

我只是讪讪一笑,正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时,林静突然就抓起了我的手:“奇怪,唐瑜,你的手怎么有伤疤。”说着又问道:“还有我这白靴怎么变得这么脏了,这可是我昨天才买的新鞋呢,还有,这上面居然还有臭味,你老实交待,昨晚上你是不是遇见鬼了?”

“哪里会遇见鬼,你们瞎想了啊”,我忙否认道。

“没遇见鬼,那这些事,你怎么解释,还有你身上也有恶臭,就像才吃了烧烤似的!”

“我也不知道,你不是懂很多吗,你自己去推测呗”,说着我就跑了。

等我们回到村里的时候,太阳就出来了,林静去了她奶奶家,换了双运动鞋,而耗子也去洗了个澡,我也立即去爷爷坟上烧了钱,点了最后一把火。

正在我潇潇洒洒地脱掉所有衣服来到自家院子里来了个透心凉冷水浴时,林静却突然闯了进来,吓得我立即捂住了下面:“有淫-贼啊!”

林静也吓得脸色通红,立即跑了出去,连手中的一碗面都跌落在地,碗也摔成碎片。

而耗子这时也走了过来:“静姐,你怎么不进去。”

耗子说着就走了进来:“瑜哥,我爸让我给端一碗混沌来!”

“林静,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看见了就看见了,难不成你还想再看一遍!”我当时还以为是林静又进来了,就忙跑进屋里一边套着衣服一边骂道。

“瑜哥,是我”,耗子这时走了进来,见我全身光溜溜的,还着急忙慌的穿着衣服,又见林静站在门边,就傻乎乎地问道:“瑜哥,我是不是撞破了你们的好事了。”

“撞破你个鬼呀,我奶奶见你现在一个人,就好心好意给你煮了一碗面让我端来,却没想到你这家伙大白天在自家院子里自摸,害得我把碗都摔在地上”,林静这时走了过来,给了耗子一下,就嘀嘀咕咕地坐在我家的槐树下:“一会儿,我要去后山的古墓考察,你们去不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