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梦迷途 6.第一案·南徽岛(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游梦迷途小说简介

《游梦迷途》是作者似月初落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的确都到了。”沐长歌放下自己报纸,朝林晨详细介绍道,“这是新来的守护者宁清和。”林晨写好了笔记,对着她点了点头,身上的衣服不当心被揪动,一眨眼间改成了蓝色。宁清和:??我也想学。林晨害羞地笑了笑,轻轻地一拍,夜行衣变回了原本的样子。“这是特制的。”夜月林晨写完了笔记,对着她点点头,身上的衣服不小心被牵动,眨眼间换成了蓝色。。...

游梦迷途小说-6.第一案·南徽岛(2)全文阅读

“看来都到了。”沐长歌放下报纸,朝林晨介绍道,“这是新来的守护者宁清和。”

林晨写完了笔记,对着她点点头,身上的衣服不小心被牵动,眨眼间换成了蓝色。

宁清和:??我也想学。

林晨腼腆地笑了笑,轻轻一拍,夜行衣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这是特制的。”夜月自豪地拍拍胸脯,看来是他做的无疑,“能够让林晨适应各种环境并很好地隐匿。”

沐长歌点点头,说出召回他的理由:“这次的暗魇不简单,它们能够短暂地让人无法察觉,所以南徽岛的人上船时并没有看见它们。而对付这种暗魇,就需要感知力极强的林晨。”

“感知力是什么功能?”宁·不懂就问·清和。

“唔,大约就是,能够听得比旁人清楚,看得比旁人远,甚至透视。一旦几米内有危险,也能立刻发现,所以完全不担心被偷袭。”

易相逢解释完,宁清和眼里的星星都快蹦出来了。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能力啦,相信清和很快也会发掘。”

“那我们也能去吗?”念旧城调查了那么久的南徽岛,早就迫不及待了。

沐长歌环视一圈,似乎在认真思考,客厅里安静下来,连一向顽皮的阿榆也默默地切着菜竖起耳朵。

“情报显示这次暗魇免疫毒物,居民也没有中毒的迹象”

厨房里的轻摇一下子蔫了。

“轻摇擅长制毒解毒。”易相逢也不禁惋惜道。

洛词生擦着剑蠢蠢欲动,却被沐长歌拦下:“你留着镇守这里。”

“啥玩意?”洛词生还没反应过来,轻摇由于有人一起倒霉笑出声。

“璨璨,林晨,念旧城,易相逢,收拾收拾吧。清和想去历练吗?”

宁清和突然被点到,当即点头。这么好的机会,她自然不会错过。

“注意安全,我们不能时刻保护你,你也没有境之灵……”

“额,我找到了我的境之灵。”

“那便好。”沐长歌没有问她是谁,反正迟早会认识的。

阿榆不知何时从厨房里溜出来,扯了扯沐长歌的衣角,眼里依稀有泪光。

沐长歌只是微微一笑:“眼药水也没用,太远了你不能去。”

阿榆头上的呆毛耷拉在头顶,还是听话地点点头,跑回厨房。

“我都没想到沐队长会叫我。”宁清和抱着易相逢的胳膊,激动的心按捺不住。

“好好准备吧,你可以找你的境之灵聊一聊。”易相逢眨眨眼,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收服苍山的,但那家伙,可不是个好应付的。

回到自个儿房间后,宁清和坐在窗边,第一时间吹起了苍山的歌,悠扬而伤感。琴川的就完全不同了,轻快活泼,她差点喘不过气。

真不明白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是怎么走到一块的,性格互补?

“小姑娘,有何贵干?”琴川竟先一步到场,从房顶上翻下来。

“苍山呢?”

“我在。”他是紧跟着琴川来的,额上隐隐有汗渍,宁清和递上一块手帕,苍山稍稍鞠躬,道了一声“谢谢。”

“不用那么客气啦。”宁清和欲哭无泪,完全尬聊怎么办?

琴川一副看戏的样子,就差搬出爆米花了。

“那我说正事了。”宁清和连忙转移话题,指了指桌上的文件,是沐长歌给每个人的备份。

琴川不是个闲得住的,在她还没开口前,几步翻进房间拿起了文件,顺道绅士地摊手:“您继续,我就看看。”

“我们要去南徽岛,那里出现了暗魇,资料都在那上面。”

“会隐身的暗魇?”琴川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面色甚至可以用阴沉来形容。

“我看看。”苍山接过资料,摇了摇头,“不是那一批。”

???

“抱歉,与你们无关。”

宁清和猜测他们之前遇到过相同能力的暗魇,但有差别而已,她也没有深究人家秘密的习惯。

“你们对付得了嘛?”

“哦?这是让我们当工具人?”琴川掰了掰手指,“我可是很贵的。”

苍山瞥了他一眼,郑重道:“我去。”

琴川扁着嘴,意兴阑珊:“行吧行吧,小姑娘便宜你了。”

宁清和乐呵呵地奉上茶水,她当然知道琴川在开玩笑,但也不能白让他帮忙。

“若是将来有我帮得上的,我一定尽力。”她一脸认真地看着两位境之灵,“虽然我与苍山有契约,但我希望像朋友那样相处,突然鞠躬怪尴尬的。”

苍山垂着眼一言不发,琴川着急地拍了他的背替他应下:“这才是守护者和境之灵真正的关系,我就是不想被当成工具才不肯契约的。”

苍山从怀里掏出一本曲谱,看起来用了很久,书页都泛黄了,还有不少褶皱。

琴川继续充当翻译机:“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叫青云谱,名字不重要,总之,好好记。”

宁清和第一反应翻到最后一页,看到那一字开头的三位数当即想放弃。

“从基础的学起。”苍山看破了她的心思,手指轻点在目录,“带星号的。”

“那是我们连夜给你整理出来的重点内容。”琴川打了个哈欠,不忘了抢功劳。

“多谢了。”宁清和对他们的关心很感动,只是自己没有能力帮助他们。

琴川别扭地移开视线,嘟囔着:“以后要连本带息还的。”

“是是是。”宁清和笑嘻嘻地应着,翻开曲谱扫了一眼,都是些简单的音节,没有取名,附注了对应的效果。

第一面是一首催眠曲,只有三四行。“催眠二阶及以下暗魇,能力越强时间越强。”

“暗魇都有对应的阶级,最高九阶,六阶开始有独立意识,你暂时对付不了。这次的,保险起见在二三阶。”

宁清和咂咂嘴,翻到后面一页,这一首就比较长了。“可配合定身符咒延长时效,对三阶及以下暗魇有效。”

“就学学这个吧。”琴川不容她反驳,比了个“告辞”的手势,“明天出发的时候记得喊一声。”

“走这么快。”宁清和不情不愿地喃喃自语着,“不知道对守护者有没有效?”

“清和。”易相逢敲了敲门,“队长叫我们集合。”

“好。”她一边应声,一边把曲谱塞进了包里,“怎么刚刚没有提?”

易相逢耸耸肩,沐长歌的心思谁猜得透?

沐长歌坐在桌角,正在翻阅一本书,封面的字是他自己写的——羽幻书。

“这是我的,武器。”他合上书,两边的陈璨、念旧城和林晨也纷纷停下,齐刷刷看向沐长歌。

“我主要是向宁清和介绍你们的能力。林晨和易相逢来得比较早,身上也有称手的武器,念旧城长期窝在家幕后调查,璨璨善于治疗却不擅长战斗,而我是辅助为主。”

宁清和乖巧地点点头,概括起来就是俩输出——林晨、易相逢,俩辅助——沐长歌、念旧城,一奶妈——陈璨呗。

“我头一次派六个人包括自己参与行动。”看似没来由的一句话,正是说明了这次行动的危险。

“这么麻烦作甚?若是真的危险,推掉便是。”念旧城闲来无事,打开画图软件随意涂涂画画。

坐在旁边的宁清和眼前一亮,突然有了很好的主意。

“他只是想借此去一趟南徽岛,找岁杪之女的踪迹。”陈璨吐了吐舌头,“南浔苑成立至今两年,他为的就是这个人。”

“何必将希望寄托于一个失踪的人。”念旧城不以为然,手下的速度加快。

沐长歌摆摆手道:“回去吧,明天早上七点,准时出发。”

宁清和想了想,只带了青云谱和闻笙笛,另外塞了一本空本子,学着沐长歌在封面写上一行字,满意地拉上包,投入梦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