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 第3章 脱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韶光慢小说简介

《韶光慢》是作者冬天的柳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乔昭早已考虑过了,像池灿这样的男子,平时里对他暗送秋波的女子定是他不在少数,她若无论全然不顾把人拦下,说没准就被当做别有心思的女子了。嗯,叫“大叔”所以能让人家安心了吧?自我以为细心体贴的乔昭语速飞快,说到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是京城黎修撰之女,花朝节节上被嗯,叫“大叔”应该能让人家放心了吧?。...

韶光慢小说-第3章 脱险全文阅读

乔昭早就想过了,像池灿这样的男子,平日里对他暗送秋波的女子定然不在少数,她若不管不顾把人拦住,说不定就被当成别有心思的女子了。

嗯,叫“大叔”应该能让人家放心了吧?

自以为体贴的乔昭语速飞快,说起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是京城黎修撰之女,花朝节上被人贩子拐到这里来,求大叔救救我——”

大叔……

这两个字让池灿嘴角直抽,噗嗤几声笑传来,不用想就知道是两位好友,更是让他想伸手堵住这小姑娘的嘴。

他明明比这小姑娘大不了几岁,怎么就成大叔了?叫大哥才对!

不过……若是光天化日之下冲出个姑娘叫他大哥,他恐怕第一反应就是把人甩开吧?

思及此处,池灿眸光一深,这才认真打量了乔昭一眼。

小姑娘身材纤细,形容娇弱,像是一朵含苞欲放却禁不住风吹雨打的白玉兰,格外惹人怜惜,眉梢一粒红痣则让这朵玉兰花娇媚起来。

这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呢。池灿想。

“妮妮,快回来,别冲撞了贵人!”终于摆脱酒楼伙计的男子冲过来,伸手就拽乔昭。

乔昭身形一晃,像只灵巧的鱼,躲到了池灿身后。

男子抓了个空,又急又怒,解释道:“公子,这是我闺女,因为不听话和我怄气呢,您可别听小孩子胡言乱语——”

“呃,你是他女儿?”池灿侧过身来,笑看着乔昭。

不同于容貌的娇弱,少女语气格外坚定,冷静吐出两个字:“不是。”

“这位大哥,她说不是呢。”池灿看向男子。

男子见情况有些不对,立刻摆出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叹气道:“公子有所不知,前两****这闺女被个臭小子哄着私奔,我好容易把人追回来,谁知她和我怄气,就不认我这个爹了,非和别人说我是人贩子,就是为了找那臭小子去!”

男子笃定,只要这话一说出来,旁人就不会多管闲事了。上一次这死丫头逃跑,他用的就是这个理由。

他忍不住看了乔昭一眼,隐含警告。

死丫头,等一会儿收拾你!

乔昭与他平静对视,忽然一笑。

此一时彼一时。

小姑娘黎昭向围观众人求救,虽然人多,实则只要这人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那些人事不关己,也就散了。

而她是向特定的人求救,那人无形中就会多一份责任感,不会一味听从男子的解释。

更何况,他是池灿,若是连这点分辨能力都没有,又怎么和心思曲折的皇亲贵胄们打交道呢?

“小姑娘,你真的和人私奔了?”池灿身子微倾,似笑非笑,分明是在看乔昭笑话。

乔昭一脸认真地问:“大叔,若是您女儿和人私奔了,您会这样嚷嚷出来,丝毫不顾及她的名声脸面吗?”

那当然不会!

池灿下意识想回答,忙死死忍住。

开什么玩笑,他哪来这么大的女儿?一定是听这小姑娘叫大叔听多了。

池灿默默站远一步,眼角余光一扫渐渐围过来的人群,不欲与男子纠缠下去,淡淡道:“二位说的都有道理——”

“公子怎么能听小孩子乱说呢?再说了,这是我们父女的家事——”

池灿对男子一笑。

他生得太好,这一笑真真是让初春都失了颜色:“这位大哥放心,我当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男子暗暗松了一口气,咧出一个笑容,然后就听那俊逸无双的男子慢悠悠道:“所以还是去见官吧,让宝陵知县来断断孰是孰非。”

面对目瞪口呆的男子,他温声安慰道:“我们兄弟三人就把你们送到衙门口,绝对不会多管闲事的。”

“你,你——”遇着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人,男子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池灿忽地一皱眉,扭头对蓝衣男子道:“子哲,我记得这宝L县令三年前曾在嘉F县任职吧?”

乔昭趁机悄悄打量蓝衣男子一眼。

祖父有一至交好友,乃当世神医。她八岁那年祖父患病,在那位李神医的建议下,祖父带着祖母与她回嘉丰居住。

前些年,李神医每年都会来嘉丰小住一段日子,替祖父调理身体。她平日广读医书,每当李神医来时便趁机向他请教医术,一晃十来年下来,也算是李神医的半个弟子了,后来祖父的身体便一直靠她调理。

她拖到十八岁才被病重的祖父逼着回了京城,与靖安侯次子成了亲。

新婚丈夫在大婚之日连喜帕都没来得及挑开便奉命出征,不久后祖父亦过世,于是在靖安侯府的那段日子她一直鲜少见外人。眼下这三人,她只认识池灿一人,相识之地还是在嘉丰。

蓝衣男子没有察觉乔昭的打量,开口道:“这里又不是京城,我哪里晓得知县是哪个。拾曦,我要没记错,三年前你到过嘉丰吧?”

池灿点头:“嗯,当时还与嘉F县令喝过茶,这次前来,我隐约听说他调任到宝陵来了。”

男子一听池灿居然与县老爷认识,哪里还敢歪缠,趁人说话的工夫拔腿就跑。

一直不曾开口的青衣男子一脚把男子踹翻在地,冷声道:“看来这人真是个人贩子!”

乔昭高声道:“不能饶了他!这人贩子顶着一张忠厚老实的面孔不知道拐了多少人家的好女儿。我是运气好,才被大叔相救,别的女孩儿恐怕早就——”

听了她的话,围观众人顿时气怒不已,纷纷道:“拐子最可恶,打死他!”

池灿三人带着乔昭非常机灵地往旁边一躲,给愤怒的人们让开地方,很快就听到人贩子杀猪般的惨叫声传来。

转到另一条行人稀少的街上,池灿三人看着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小姑娘,面面相觑。

这怎么办?

蓝衣男子与青衣男子交换一个眼神,齐齐看向池灿。

谁惹的麻烦,谁解决。

池灿挑了挑眉,开口道:“小——”

他想喊小妹子,可一想人家一直管他喊大叔,舌头顿时打了个结。

乔昭格外善解人意,忙道:“大叔可以叫我黎三。”

“黎三啊——”池灿嘴角抽了又抽,终于忍不住道,“其实,你可以叫我池大哥。”

“池大哥。”乔昭从善如流。

只要带她回京城,叫池大爷也是可以的。

“嗳。”池灿终于不牙疼了,笑眯眯问,“你家住京城?”

见乔昭点头,他摇摇头道:“那就不巧了,我们还要去嘉丰,不方便带着你。不如这样吧,我去雇一辆马车,送你回京。”

嘉丰?

乔昭心狠狠跳了几下。

黎昭的家在京城,而她乔昭的家,一直在嘉丰。

她还未曾去祖父坟前磕几个头,亦不知祖母他们现今如何了。

“大叔,呃,不,池大哥,我想与你们一起。”没等三人开口,乔昭就飞快解释道,“池大哥心好,雇车送我回京,可知人知面难知心,那车夫万一半路上对我起了歹心该怎么办?”

她一开始找上的是池灿,此刻自然还要看池灿是否答应。

见他还在犹豫,乔昭眨眨眼道:“池大哥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

池灿立刻警惕起来。

这小姑娘接下来该不会说唯有以身相许吧?

他就说救人有风险!

“但池大哥送我回家,我父母一定会重谢的。”

重谢?池灿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这和想的不一样,忽然觉得也很不是滋味啊。

蓝衣男子与青衣男子同时大笑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