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公主 第二章北疆公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北疆公主小说简介

《北疆公主》是作者唐颖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二章烈焰如歌曲。紫色黑色如墨。草原上一片奔薄的绿,蔓延向无边无际的天边。哪是一种力量,强大的自然的力量做在马车里,艾敏拉开帘子望向哪片茫茫无际的草原,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疼。“不要看了,艾敏。”托娅低声说,一边伸手把艾敏拉到自己身旁来。琪琪格低...

北疆公主小说-第二章北疆公主全文阅读

第二章烈焰如歌。紫黑如墨。草原上一片奔薄的绿色,蔓延向无边无际的天边。那是一种力量,强大的自然的力量坐在马车里,艾敏拉开帘子望向那片茫茫无际的草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疼痛。“不要看了,艾敏。”托娅低声说,一边伸手把艾敏拉到自己身边来。琪琪格低声抽泣着,趴在艾敏身上。而塔娜强忍住眼里的泪水,毕竟经过了血的洗礼,有着将士的坚强与韧性。托娅看着妹妹的眼睛,看到了妹妹心底那抹流连和不舍。她想起妹妹在赛马之后,把紫风给了阿斯尔大叔,坚定地说绝不把那绝世好马送给那南边的人来打北疆。艾敏是如此坚强啊!艾敏笑着回头向托娅说:“我没看草原,我是看前面那个将军!就是那个将军打败了姐姐?”托娅看着艾敏的掩饰,也点点头说:“是啊!就是那个男人。”艾敏想了一下,说:“姐,你说那个陛下会不会把你嫁给前面那个啊?”托娅摇摇头说:“不可能的。那是对我们北疆的侮辱。那个皇帝要是不想我们北疆誓死抵抗,就不会那么做!”艾敏想了一下,说:“要是他不是什么镇北大将军,和咱们没有血海深仇,姐姐嫁给他还是可以的。那个男人够强大威武!”托娅低下头,心里一阵不舒服:是啊···可惜他是北疆的仇人,否则···也是可以的······可是若不是那样,她恐怕也一辈子不会知道南边有一个那样强大的男人存在着,强大得让她害怕···甚至还有一些敬重。艾敏看着姐姐沉思的表情,心里知道姐姐是爱慕比她强大的男人的,前面的那个也应该是她爱慕的其中一个吧!那是这么多年来除了哥哥和阿古拉将军之外,第一个打败了她的男人。还是那样的惨败!可是那些战士们的血早已在她和他之间流淌出了一条永远无法跨过的河。塔娜看着自己的主子,心里也涌起一种无力的感觉,伸手轻轻拉着托娅的手:“公主,我们是北疆的儿女。”托娅抬起头来,看着塔娜点点头,说:“我清楚自己的身份。”说这话时,她的心里又有了些力气。艾敏看着姐姐坚定的眼睛,心里很是心疼。窗外是无边无际的草原,那是家乡的土地,是自己最最热爱的地方,是自己一生都无法忘却甚至永远回不到的家。看最后一眼吧!牢牢记住那片绿色和青翠,牢牢记住那片白云和夕阳,牢牢记住那些羊群和奔马,牢牢记住北疆男儿们高歌的声音和姑娘们热情的呐喊,牢牢记住那些熟悉和不熟悉的面孔······那是一辈子的事情啊!不要忘记啊!永远!前面的队伍停下了。马车也停下来。只听见外面有人说:“两位公主,我们今晚将要在此休息,明日中午就进入瀚海境内舒雅城。”马车里女子们拉上面纱,塔娜拉开车帘来,只见外面站着那位将军。艾敏望着那个男人,心头依旧有些忌惮:这个男人打败了姐姐!那个男人有八尺高,宽大的肩膀,深邃而尖利的眼睛,像是大漠的秃鹰。岁月的脚步在他脸上留下了伤痕,显示出这位将军的赫赫战功。刚毅的铠甲,锋利的大刀,强壮的体魄,一切标志这这个男人的智慧和强大。他就是瀚海的镇北大将军,豪英!豪英淡淡地望了两位公主一眼,沉声说:“还请两位公主移驾。”托娅没有动,只盯着豪英那张冷峻凛冽的脸,彷佛想看出这个男人的底线。可是她失望了:他是如此深不可测!那双饱经战火的双眼就像是浩瀚的草原一边无际无边,像是无底的星空般望不到头。艾敏看着那个男人,随即率先越下马车,盯着豪英:“行了,下车干嘛啊?”“回公主,臣已经在那边搭好了帐篷,请移驾休息。”豪英说。塔娜和琪琪格起身下马车,一边扶托娅下马车来。托娅没有看那个男人一眼,直接向那边的帐篷走去。塔娜忙跟上去。艾敏忍不住回头问豪英:“大将军,你倒是满厉害的嘛,回头我们赛马试试。放心,我不会逃的。”豪英一怔,看着艾敏那张稚嫩而坚毅的脸,有些意外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居然还敢向自己挑战。他想了一下,说:“公主千金之躯,还是多多休息为好。”艾敏说:“我可不是你们瀚海的女子,没那么娇弱!”豪英嘴角有淡淡的微笑:“公主您马上就是了。”艾敏脸色先是一变,随即又笑了,笑着说:“像是大漠的雄鹰,虽然身在瀚海,心却永远留在大草原的天空之上,自由无羁地飞翔。”豪英笑着说:“终归是瀚海的人。”艾敏笑着说:“瀚海人不是说人死后有魂魄么?心之向往,魂之所在。大草原的女子死后都会变成狂野的奔马,总会回来的。莫非,你不信魂魄之说?”豪英皱了一下眉头,看着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心里多了些佩服:“公主说笑了。”艾敏也不纠缠,兀自向姐姐那边快步走去:“大将军别忘了,大草原上不只有姐姐一个女人,还有众多的女人,还有更多的英雄男儿!败了一个女人,算什么?”琪琪格忙跟上去。豪英苦笑着抱拳说:“公主教训的是!”心里对这个小姑娘的言辞思绪之灵敏颇为佩服。北疆的两位公主,大公主果敢睿智,小公主机敏聪慧,果然名不虚传啊!这天傍晚,艾敏半夜醒来怎么也睡不着,就批了一件披风出了帐篷来。看守的士兵原本不让她出去的,被她漂亮的笑容一阵诱惑,便不忍心强迫她,之后便跑去告诉豪英去了。那时候天上一片星辰弥漫的光彩,不时闪烁着眼睛。那是天神的眼睛,是天神在注视着地上的人们。哥哥说过:人在做,神在看。所以做事情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大草原的天空是安宁的,尤其是晚上。大草原的草地的夜色也是安宁的。只有蛐蛐的声音和遥遥的狼啸。躺在这片美丽的草原上,彷佛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格外亲切和安静。这种感觉很舒服,让她觉得满心的舒爽,说不出得快乐。深呼吸,满世界都是安静的新鲜的味道,草的味道!全身都放松下来,这是何等的快乐。快乐?恐怕这是最后一次了吧!瀚海?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那里的人是不是很怕姐姐和我呢?我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姐姐么?好好笑啊!姐姐是北疆最最聪明的姑娘,是北疆的骄傲,是最最机警的军师。阿斯尔大叔说过:姐姐是北疆三大利器之一。可是失去了利器的北疆会怎么样呢?阿斯尔大叔还说过:我也是北疆三大利器之一,那么我走了,北疆怎么办啊?大叔一定是骗我的!北疆啊——“公主,天快亮了,还是回帐篷吧!”艾敏正睡着,忽听见这么一声不冷不热的话,吓了一大跳,一个翻身就跳起来了:“谁!”朦胧的月光和晨光之中,豪英站在太阳升起的方向,看不清他的脸。艾敏穿着一件妖异的红色艳服,披着一件绚丽的披风,站在绚烂的朝霞之中。阳光在她身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双明亮的眼睛探究地看着豪英,专注而美丽。她皱起眉头来,不耐烦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然后转身像一只刚刚苏醒的小兽般可爱地往帐篷的方向小跑去。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艾敏的脸。她没有发现豪英眼中那抹惊异。这个时候豪英真的被震撼了:那位公主真的很美。很美很美。不是花瓶的美,而是举止动作之间均是一种无上的高贵,令人不忍心拂了她的意思。可是为什么以前从没有人说过北疆的公主是位绝美的少女?为什么?难道是北疆想用艾敏的美色迷住陛下?豪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瀚海和北疆是不一样的,他们对美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北疆人认为女子一定要健美和聪明,是野性之美,是自然之美。而托娅和艾敏在他们眼中只能算得上聪明,尤其是身体原本就不是特别好的艾敏,在北疆人眼中只能算得清秀,根本与美丽不沾边。瀚海的人对女子美丽的定义是纤柔之美,是淑女之美,是气质之美,而这三点,艾敏占了除淑女之美的其余两点。豪英心里被震撼的同时,开始思索着怎么让陛下不被美色所惑。然而他心里又有些不安:这样一个女孩子,想要伤害她,真的是一种罪过!艾敏飞快地奔回了自己的帐篷,开始梳妆。进入瀚海,一定要漂漂亮亮地进去,不能给北疆姑娘们丢脸啊!不过经过她这么一特地的打扮,反而失去了早晨时分豪英看到的那种震撼人心的美了,只看见一位北疆的姑娘俏生生地站在那里谈笑风生。出了帐篷时,豪英看见艾敏的打扮,有种恍若隔世的沧桑感。这种差异让他不禁微微有些失望和失神。托娅看了妹妹一眼,却觉得妹妹今天特别美丽,不禁微微一笑。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服装,格外清新,她不希望招摇出太多的事情来。而妹妹则是一片火海燃烧似的艳丽,似乎想灼伤所有望过去的眼睛。托娅知道妹妹最喜欢的就是红色,最讨厌的就是白色。艾敏常对她讲,白色看起来很纯洁,可是谁知道纯洁下面是什么肮脏的东西呢?瀚海女子们喜欢白色,这就可以看出她们的虚伪。艾敏喜欢大红大紫的颜色,觉得自己是最最耀眼的那粒明珠,常常穿得像一团燃烧的火。如今这团火要燃烧到瀚海去了。其实托娅也喜欢红色,红色热烈,红色激进,红色勇敢······可是她潜意识里又觉得应该入乡随俗,毕竟自己是“嫁入”瀚海。琪琪格也穿了一件紫红色的衣服,很艳丽地站在马车旁。塔娜则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衣服,很沉静地看着两位公主。“姐姐,你猜我们还要走几天!”托娅微笑着说:“走得越久越好。”艾敏想了一下说:“不要啦!我讨厌这种感觉,想回家又回不去,还得越走越远!我想要明确知道离家有多远。走得越久,就离家越远了。我不要!我以后可是要回家的!”托娅心头一紧,伸手拉住妹妹的手:“艾敏,这些话,到了瀚海,就藏在心里。千万别说出来!”艾敏看见姐姐那么紧张,忙点头说:“知道了!”过了舒雅城,到了歌北城,再过了玉河,就到了利州。艾敏一路上是快乐的,不住把豪英叫到马车这边来问沿途的风格。她这模样不像是来“入嫁”的,倒像是来看风景的。这让深谋远虑的豪英怎么也不相信艾敏的到来不是一桩阴谋。豪英开始想着是谁向陛下提议要把两位公主召入瀚海来,尤其是为了防范那“第二个托娅公主”的提议!但,那据说是后宫太后的意思。据说后宫太后得知二公主艾敏可堪与大公主相比,太后就说让两个公主都南下,“留一个在北边,让人心慌,不如不留!”其实豪英多想了。托娅就知道艾敏的个性是最乐观最镇静的那个,往往最让人担心的时刻反而更加冷静。托娅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次她们姐妹两人出去玩耍时被狼群包围,托娅正要抽刀死拼时,艾敏却阻止了她。艾敏靠着她出奇的冷静和聪慧,用最最自信的气势死死地压住了那群狼,两姐妹成功走出了狼群的包围。虽说逃出来之后艾敏就吓得晕了过去,但是她当时的自信和气势让托娅佩服之至。所以阿斯尔大叔格外喜欢这个小姑娘,觉得艾敏聪慧机敏不下自己。然而豪英不知道,所以艾敏越安逸,他心里就越忐忑不安。直到过了利州,到了瀚海的京城瀚海城,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到了京城之外,瀚海的外事部便派人出来迎接。拉开车帘子,艾敏望着那堵高高的城墙,说:“姐,瀚海人是不是很担心我们打到这里来啊?不然干嘛修这么高的城墙啊?”托娅微笑着看着妹妹:艾敏总是这般让人觉得可爱!“不止是为了阻止我们,还有他们西边的敌人。”托娅说。艾敏微笑了一下,说:“不止,说不定还是为了防他们自己的人哦!”托娅心头一亮:艾敏的确聪慧不下自己啊!艾敏拉上面纱:“我想下马车去瞧瞧!”托娅拉住她:“艾敏,不要乱来。这里不比北疆,他们对女子要求很不一样。你要收敛些。忘了爹爹和哥哥给你交代的么?”艾敏想了一下,忍住了没下车。就这个时候,只听见外面豪英说:“两位公主,瀚海不比北疆,需得按规矩办事。两位公主进宫之后,若要自保平安,需得少惹事端。”艾敏皱起眉头:这人居然敢说这样的话,就不怕治罪么?托娅脸色微沉:“多谢大人提点。一路上多谢将军照顾,托娅和艾敏感激不尽。”外面没有人答应。艾敏哗得拉开车帘,看见豪英依旧站在马车边沉默不语,便说:“你叫豪英是吧?”豪英微微一怔:“是。”艾敏看了看他:“你有家室没?”豪英心头猛一跳,看着艾敏,半响才转开头去:“末将家中已有妻室子女,劳公主挂念了。”艾敏想了一下,又说:“假如哪天有空,记得那天我跟你说过的话么?我们来一场赛马!怎么样?”豪英抬头看着那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子美丽却坚定的脸,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强悍的想要征服她的欲望。他点头,沉声说:“随时候教!”艾敏的脸上扬起一种飞扬的神采来,一刹那间就像是绚丽的烟火般耀眼美丽,让豪英片刻失神。艾敏哗地拉上车帘,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不久,一队礼仪骑兵就来把马车直接拉入宫中。艾敏来不及看一眼瀚海的京城,很恼火瀚海的那个皇帝,嚷着瀚海的皇帝太小气。那晚,两姐妹住进皇宫里的流芳园。次日清晨,两姐妹进了后宫觐见太后。太后看了两个姑娘一眼,就让姐妹回了流芳园。十天之后,当艾敏正在宫中的生活了无生趣而烦恼时,圣旨到了。托娅接到圣旨时终于松了一口气,而艾敏则纠结万分。正如阿斯尔大叔所料:姐姐托娅直接封为娅妃,即刻赐流芳园;妹妹艾敏则赐婚曲南将军,三天之后成亲。艾敏虽然不知道阿斯尔大叔怎么会猜到自己不会被册为妃子,但是很为姐姐担心:听说宫中的争斗不比战场上激烈。而托娅只是笑了笑说:“我毕竟经历过战场,自然比你来得有经验。”艾敏对那个曲南将军一无所知。但托娅知道一点:那个传说中百步穿杨的箭手,那个号称瀚海第一高手的男人,这是她听从西边来的商客们说起的。艾敏听姐姐说时,便很不舒服地说:“百步穿杨?不知道那科白杨树有多大多粗了!”听得姐姐托娅哭笑不得。虽然托娅不是很情愿留在宫中,但是她不得不忍。妹妹的个性是一阵风,是不适合皇宫的,很容易丢掉性命;而阿斯尔大叔还说说过:皇宫里的太后是绝对不会允许妹妹进宫的。虽然她至今没有明白为什么阿斯尔大叔那么笃定,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太后果然不让妹妹为妃而点自己进宫。可是,太后究竟为什么那么做呢?她不明白那位太后究竟怕艾敏身上的什么东西,可是托娅明白太后是怕了,没准是后悔让妹妹入嫁瀚海了。托娅问过阿斯尔大叔,可是大叔只是笑笑,没有回答。所以自己进宫,她反而要放心些。艾敏是不喜欢皇宫的,因为她知道一旦进入皇宫,就意味着一辈子被困入牢笼,很难出来;可是姐姐得进去,她有担心宫里那个皇帝欺负姐姐:“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她还是听哥哥巴特尔说过的。既然哥哥都那么说了,那么那个陛下一定是个凶猛异常的皇帝,姐姐外边看似温柔顺从,骨子里的傲气却是不容侵犯的,艾敏不担心姐姐会和那个陛下争吵起来,但担心姐姐骨子里的傲气会被压抑会爆发会让那个皇帝暴怒来杀了姐姐。两姐妹都知道皇宫里那位皇帝是不好伺候的,所以都很担心彼此。三天时间,那位陛下没有来打扰姐妹俩。艾敏原本还打算要在见到皇帝时看看这个皇帝是什么样子,然后给他敲敲警钟不能欺负自己姐姐,结果却是直到出嫁那天还是没有见到那个皇帝的摆驾。托娅不会弄瀚海的服装头饰,所以艾敏出嫁是宫里派人来给艾敏整理衣服化妆的。那几位嬷嬷来得好早,早得艾敏还没睡醒就给拉起床来。老嬷嬷们给艾敏画完妆出去时几乎晕过去:那位新娘啊真不像是个人······托娅看着妹妹那身打扮,左右觉得很别扭;而艾敏更是觉得自己很丑,直骂那群嬷嬷是故意把自己弄丑的。直到上花轿时艾敏还是觉得自己丑得不像话,心想成亲怎么就这么讨厌啊,居然把自己搞得这么丑;不知道那位曲南将军见到自己时会不会被自己吓得晕过去。当她在拜完天地之后进入房间里一个人坐了两个时辰之后,便彻底被疲惫征服地倒下了。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