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公主 第六章北疆公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北疆公主小说简介

北疆公主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青春校园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第六章艾敏很爱瀚海的小街小巷,插曲北与琪琪格,连接同连接若,同时陪着他逛了整整半天时间,买了几千两银子的小玩意。艾敏看过的贵的东西多的是,越贵的瀚海商人们越会卖到北疆去,所以他只对那些可爱的小玩意感兴趣。直到正午,艾敏才恋恋不舍地跟着插曲北上了...

北疆公主小说-第六章北疆公主全文阅读

第六章艾敏很喜欢瀚海的小街小巷,曲北和琪琪格,连同连若,一起陪着她逛了整整半天时间,买了几千两银子的小玩意。艾敏看过的贵的东西多的是,越贵的瀚海商人们越会卖到北疆去,所以她只对那些可爱的小玩意感兴趣。一直到中午,艾敏才恋恋不舍地跟着曲北上了一个酒楼,一边把玩着手里刚买的娃娃糖,只觉得很好看很漂亮。艾敏一直在高兴自己买的东西,没注意到她一进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来。曲北自然知道大家为什么望过来,忙让艾敏和琪琪格进了雅间里,又吩咐连若去点菜。一个上午他都很恼火别人向艾敏投来的目光,有嫉妒,有欣赏,有鄙夷,有色迷迷的……曲北自然知道艾敏的那一身火红色的北疆打扮是很引人瞩目的,加上她绝美的脸蛋,显得耀眼异常,夺人目光。艾敏似乎一直没有察觉,这让曲北有些困惑,也不知道她是装作不知道,还是真的没察觉。艾敏和琪琪格完全被那些可爱的小玩意迷住了。曲北已经叫人拉了一车小玩意回曲府了,留在艾敏手里就是几支可爱的娃娃糖。曲北一直不明白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箭术,更不明白的是她对自己的美丽似乎一直很忽略,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有着国色天香的容貌。有时候他甚至想提醒她,可是他又不能,因为她不只是他的师傅,还是他的嫂子。就在曲北看着艾敏发呆时,雅间的门打开来,连若走进来说:“少爷,叶公子来了。”曲北一愣,问:“他来干嘛?”连若向他打了个眼色,示意艾敏在旁边。曲北当下说:“请他进来好了,也让他看看不只他姐姐倾国倾城!”连若又出去了。曲北低声向艾敏说:“师傅,等会儿来的人是叶家的公子叶凌风,他妹妹和哥哥的关系很好。”艾敏听着“他妹妹和哥哥的关系很好”一句,聪明的她自然明白曲北的意思,当下点点头,心里想着:莫非他那晚说的就是她?正想着这些时,便看见门外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公子进门来,连若和另一个小厮进门来。那少年和曲北打了招呼后,目光便落到艾敏和琪琪格身上。艾敏看见他眼中的一丝轻蔑,不由皱起眉头来。叶凌风向艾敏一笑,说:“这位大概就是曲南将军的夫人吧?在下叶凌风。”艾敏看了看叶凌风,不咸不淡地说:“哦。”然后就不理会他了,兀自去把玩着娃娃糖。叶凌风笑着说:“夫人很喜欢娃娃糖?”艾敏听着很刺耳,但还是说:“喜欢啊!”曲北皱起眉来,觉得叶凌风有些过分了,说:“我嫂子在北疆没见过这种小玩意,所以买来玩玩。”叶凌风点点头说:“那倒是,这种东西,北疆自然是没有的。”曲北冷冷说到:“凌风,你说话爽快些,别夹刀带枪的!”叶凌风回头看曲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很讨厌有些人横插进来。”曲北还没说话,艾敏已经问:“怎么还不上吃的?我肚子饿了!”只是琪琪格瞪了叶凌风一眼。叶凌风忍不住盯着艾敏,似乎想着她的反应很奇怪。曲北见叶凌风没再说话,忙向艾敏说:“菜马上就到了,别慌!”艾敏笑了笑,说:“我当然不慌,可是别人心慌啊!”又向叶凌风说:“您是不是有事情?”叶凌风不明所以,冷声说:“我有什么事情?”艾敏皱起眉,说:“可是我们有事情唉,你不觉得你在这里‘横插’进来,很不方便么?你们家的大人没教过你这些么?”叶凌风脸色一变,死死盯着艾敏:“你说什么?不要以为你是北疆的公主……”艾敏微微一笑:“你也知道我是北疆的公主啊?”顿时叶凌风语塞了:这算什么?当众羞辱北疆公主?艾敏微笑着看了叶凌风一眼,说:“不过,虽然我是公主,但是我从小就知道不给别人家添麻烦,不像瀚海的小姐们!”一瞬间,雅间里全都安静下来了。曲北看着艾敏:她知道哥哥和叶家小姐的事情!叶凌风也看着艾敏:这个女子不好对付!艾敏兀自问琪琪格:“对了,那个花脸带回家了?”琪琪格微笑着点点头说:“自然,公主要她,自然就把她送回家去。公主若是不喜欢了,琪琪格让下人扔了。”叶凌风狠狠盯着艾敏和琪琪格。曲北忙说:“行了,我们下午去赏花,凌风兄没事情就一起去好了。”正这时,伙计们把菜端进来,艾敏的注意力一下子转得干干净净。连若知道艾敏用不惯筷子,所以让厨子做了几道北疆的菜。艾敏一看见是北疆风味的菜式,顿时喜笑颜开,洗干净手便向曲北说:“我开动了?”曲北忙点头说:“请。”艾敏便和琪琪格开始吃手抓羊肉。叶凌风看了看艾敏和琪琪格,皱起眉头来,正要说什么,便见曲北也开始动手了。其实艾敏吃东西是很温柔的,只是此时在叶凌风看来则是典型的“北疆蛮子”。不过他到底还是吃了些。马车停在郊外的一座寺庙前。此时庙门口人来人往,全是马车什么的。寺庙的大门口上写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龙语寺”,在阳光下尤为炫目。从马车里出来时,太阳很温暖地照耀着瀚海的大地。山风微微吹拂着脸,彷佛是女子温柔的手在轻轻抚摸着。艾敏喜欢阳光,喜欢鲜艳的颜色,所以她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她穿着一火身红色的劲装,下面是长长的皮靴,头上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头发披在肩上,整个人看起来格外飞扬。加上阳光的照耀,心情的舒爽,整个人更显得光彩照人。周围的人们纷纷望过来,心里猜测着这个像是狐狸精一般美丽的女子的身份。瀚海的人们绝不会把一个漂亮的北疆女子想成仙女,只会想成魅惑的妖女。何况艾敏此时实在不像是仙女,仙女应该是瀚海的淑女的才有的那种温柔淑女的气质,美得叫人不敢亵渎;而她全身上下都是一种妖艳的美,美得叫人迷惑。叶凌风看着艾敏伸着懒腰,心头想:漂亮又怎么样?我妹妹要是来了,你就黯然失色了!他心里想着自己那个美丽聪慧的妹妹,看着艾敏快乐地拉着琪琪格和连若的手,飞快往龙语寺里面奔去。龙语寺是瀚海的第二大寺庙,据说当年瀚海建国时就曾在这里出现过一条巨龙,对着天空长啸不止。龙语寺一直是皇家的寺庙,里面是花的海洋。每年春天,瀚海的贵人都会在此赏花。此时正值百花齐放的日子,所以游人格外多,随便碰到一个说不定都是什么贵人。一路走来,满园满眼的花纷纷扰扰地看着,让艾敏看得瞪着眼睛直发呆,生怕错过了一株美丽的花朵。曲北见叶凌风皱起眉头,便故意拉着他落后下来,见艾敏三个女子走远些了,才说:“我知道你很为你妹妹觉得委屈,可是这又不是艾敏的错啊!是太后要我哥娶她的。”叶凌风沉声说:“可她也没有反对啊!她是公主,反对一下,太后自然会顾及一下。你哥哥也没有反对,不是么?现在却要我妹妹答应做妾,你哥哥好过分。”曲北沉声说:“我哥哥是喜欢你妹妹!你不知道艾敏多可怜,她嫁过来以后,我哥哥就没和她一起出现在大家面前过。白天去你们府上陪着你妹妹,直到晚上天黑尽了才回来!艾敏又何其无辜?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有多骄傲?她是太后赐婚下来的,是我哥哥的妻子,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可是她做了什么?她知道你妹妹和我哥哥好,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说一个字。你还要怎样?”叶凌风微微一语塞,随即说:“她是公主又怎么样?我们瀚海的男子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她凭什么管你哥哥的事?”说这话时他有些心虚:那个女子是公主,若要娶妾,是必须经过她同意的!曲北冷冷说:“是那样么?凭着艾敏的身份心思,她若想我哥哥只有她一个,你觉得你妹妹还有机会么?我告诉你,假如艾敏不喜欢你妹妹进我们家的门,我第一个站在她那边!”顿时叶凌风恼怒地看着曲北:“你被她迷惑不成了?那是我妹妹,不是别人!她不就是比我妹妹漂亮一点吗,用得着站在她那边么?”曲北沉声说:“我知道是你妹妹!我也知道我哥哥和她两情相悦,青梅竹马的!可是你考虑过没有,你妹妹嫁过去是何等的尴尬?但是小妾一词就可以让艾敏把她踩在脚下,何况艾敏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姐,她是公主,是北疆的公主,只要她受了一点委屈的事情传回北疆,北疆那边的人会怎么做?你以为你妹妹是我们瀚海的才女,知书达理,聪明贤惠,可是你却不知道你妹妹的对手是何等的厉害的角色!不要小瞧艾敏,一个可以被太后硬要带回瀚海的女人,你以为她很简单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妹妹跟她,根本就没法比!要不是我哥哥先入为主地喜欢上你妹妹,我告诉你,你妹妹一点机会都没有!我们俩从小到大都是铁哥们,所以我才告诉你这些!不要去挑拨艾敏,她不是你能招惹的。”叶凌风呆呆地看着曲北那张沉静的脸,心里也不由紧起来:“可是,我妹妹怎么办?她要怎么办?”曲北拍拍他的肩,低声说:“那就要看我哥哥跟艾敏的关系怎么样了。这不是你能操心的。”说到这里,向前走去:“走吧,其实艾敏那个人。不会伤害别人的,只要你不招惹她。”叶凌风跟上去,默默不语。走了几步,直觉前面曲北停下脚步来,不由也停下来,望了一眼前面的方向,顿时惊呆了。只见前面满院子的桃花正开得纷纷扰扰,粉红色的花朵像是幕布般绚烂了整个世界,微风轻轻一吹,粉嫩的花瓣像是轻盈的精灵般随风飘荡,漫天飞舞,犹如天女散花般绚烂美丽。那一棵棵桃花悠悠地开着,阳光温暖地照耀着花瓣,风儿微抚,便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像是一颗颗水晶星子般耀眼。满世界都是淡淡的香味,那香味让人彷佛不是在在人间,倒像是在仙境一般不真实。粉红色的花瓣中那个像火一样妖艳的妖精在翩飞,美得叫人忘却了时间和自己。她像是一只蝴蝶。不,是很多很多只蝴蝶,在一起飘飞在一起起舞。原本的绑紧衣服的带子解开了,在空中飘扬着五彩的色泽;翻飞的衣襟,飘扬的长发,妖娆的身段,魅惑的眸子,浅浅微笑着的双唇,美得不是仙女,更像是流落花丛中的妖精……连若呆呆地看着那个飘飞起舞的女子,早已失去了意识。琪琪格微笑着看艾敏柔美的舞蹈,想起大公主教授艾敏这段柔美的舞蹈时的事情。那还是艾敏的父王五十岁生日时,托娅想和妹妹跳一段舞来为父王庆贺。艾敏不喜欢很柔美的东西,所以死活不肯跟着姐姐跳柔美的舞蹈,一边跳一边不断跟大公主托娅使坏撒娇,练到最后还是那个样子,致使最后还是托娅一个人上场去跳的。可是今天,艾敏看见那些飘落在阳光中的花瓣,想起姐姐在冰冷的皇宫中受苦,忍不住解开了衣带舞起来。琪琪格心里有些难过托娅没有看到妹妹这支美艳绝伦的舞蹈来,否则肯定也算是一种安慰吧。那翻飞的花瓣轻轻飘落在艾敏的红色衣服上,反而显得那么柔弱渺小。艾敏她不是桃花,她是桃花丛中的精灵,是桃花中踏着花瓣来到人间的妖精,有着魅惑天地的神采。那些花瓣伴随着她的起舞慢慢飘飞起来,彷佛是受到了召唤……自在地翩翩起舞……“琪琪格!快来啊!我们一起跳啊!”艾敏伸手拉着琪琪格,开心地说道:“还记得姐姐叫我跳这支舞的时候我多大么?我十二岁哦!呵呵呵呵,我还记得唉!呵呵呵呵……啊……要是姐姐在这里就好了,她一定跳得比我好!好漂亮的花啊!像是神女画上的一样美!”不知道什么时候曲北终于反应过来了,望了一眼围观的人群,忙走过去一把拉着正满心欢愉的艾敏的手疾步出了龙语寺。“你怎么了?我跳得不好么?”艾敏奇怪地看着曲北,曲北把她推上马车,拉上车帘,不发一语。琪琪格和连若以及叶凌风飞快地上了马车后,曲北立刻吩咐回府。“你怎么了?不高兴么?”艾敏看着曲北低沉的脸上眉头紧皱,不由开始担心自己闯祸了。她想了一下自己既没有折花,也没有做什么坏事,不至于闯祸吧?她小心地看着叶凌风同样的脸,忍不住轻声问:“是不是……我闯祸了?难道……在瀚海的寺院里,姑娘不能跳舞啊?”连若忙说:“不是那样的的,少夫人……”她欲言又止。曲北抬起头来看艾敏那张绝美的脸,心里忽然有些难过:“不是那样的。可是……艾敏,你不一样,你是公主,是不能随便跳舞的!”“瀚海都不许公主跳舞?”艾敏奇怪地看着曲北。曲北看着她疑惑的目光,心头更是一紧,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