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惊鸿照影来(赵清绾李承曜) 曾是惊鸿照影来李承曜赵清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简介

双映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曾是惊鸿照影来,目前处于已完结,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曾是惊鸿照影来,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李承曜赵清绾小说。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精彩节选:“不!不用说了,不用说了,求你不用再说了……”赵清绾眼泪流满面,摇着脑袋痛苦地捂住了双耳。可以江袭月却不放过他,靠近了他的耳朵,他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利剑一样直直地插入赵清绾的心口。

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曾是惊鸿照影来李承曜赵清绾全文阅读

《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曾是惊鸿照影来李承曜赵清绾小说。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精彩节选:“不!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赵清绾泪流满面,摇着头痛苦地捂住了双耳。可江袭月却不放过她,靠近了她的耳朵,她的每个字都仿佛利剑一样直直地插入赵清绾的心口。

“不!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赵清绾泪流满面,摇着头痛苦地捂住了双耳。

可江袭月却不放过她,靠近了她的耳朵,她的每个字都仿佛利剑一样直直地插入赵清绾的心口。

“啊——”赵清绾大喊一声,像发狂了一样猛地掐住了江袭月的脖子将她推倒在地,“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们!”

“给朕住手!”李承曜赶来了,他一脚将赵清绾踢开,紧张地将江袭月抱入怀中。

“咳咳……”江袭月虚弱地开口,“皇上,不要怪公主,都是臣妾不好,臣妾本来想着今日是皇上寿辰,您与公主好歹夫妻一场,想请她一起为皇上祝寿,可没想到……她要杀我,还说要……要杀了皇上——”

江袭月说完便晕了过去。

李承曜将她交给一旁的嬷嬷,起身走到赵清绾面前,捏住她的下巴,轻声开口,“你要杀朕?”

赵清绾看着他,眼中的恨意藏也藏不住,一字一顿,“恨不能食肉啖血。”

她眼中的恨意那样深重,李承曜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绾儿,你当真如此恨我?

转瞬却冷嗤道,“那便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来人,即日起将赵夫人打入天牢严加看管,若有任何不测,你们全都陪葬。”李承曜说罢不再看她,转身抱起江袭月,一行人呼呼啦啦离去。

江袭月恨得指甲都掐进血肉里,都这样了,他为什么还要留着她!

……

坤宁宫。

“回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因为被赵夫人惊吓,又加之先前身上的毒未全部清除,这胎儿,恐怕,恐怕不妙……”

王太后震怒,“哀家的孙儿不能有事,不论如何你们都得给哀家保住皇后的胎!”

“太后,微臣倒是有个办法可以一试……”

太医说完,江袭月已经嘤嘤哭了起来,“母后,这是皇上和臣妾第一个孩子,臣妾就算拼了命也想保住它,只是太医说的这个办法,皇上他……”

王太后拍了拍江袭月的手以示安慰,“曜儿那边自有哀家,你且放心。”

……

赵清绾被从大牢带到坤宁宫的时候,所有人看到她,都不自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她满头青丝竟然全白,真真是可怜未老头先白,那一头白发散乱的披散在肩头,更骇人的是,她的额头上一片血肉模糊,有些地方已然结痂,有些地方却是血迹淋淋,看着分外渗人。

李承曜三步并作两步,大步跨到了赵清绾跟前,紧紧捏住她皮包骨头般的腕子,喉头发紧,“他们……在狱中虐待你了?”

赵清绾扯唇一笑,轻声道,“我如果说是,皇上难道要为我讨回公道?”

额头上的伤是她自己撞得。

那日她被关进牢里后,耳边还都是江袭月那些利刃般刺入她心肺的话,往日种种全部涌入她脑海,赵清绾觉得脑袋都快炸了。

悔恨、悲愤、委屈、不甘……各种情绪交织缠绕着,像一根藤蔓一样缠上她的脖子,越勒越紧,她觉得喘不过气。

被折磨得一下一下用额头去撞墙,撞得砰砰直响,血肉模糊。

一头青丝也在一夜之间全白。

李承曜被赵清绾这幅清清淡淡,一丝情绪也无的态度刺得心口一窒,正要开口,却被王太后拦住,“曜儿,莫要忘了月儿和她肚子里的皇子,何必跟这罪妇多话。”

江袭月怀孕了!指甲陷进血肉里,暗红色的血珠渗出来,赵清绾觉得像被人拿刀一下一下剐在心上。

太医简单跟赵清绾阐述了一番。

她听完,冷笑地看着李承曜,“皇上,你要一个疯子为你心爱的皇后治病?不怕我治死了她?”

李承曜眉头紧皱,还未开口,躺在床上的江袭月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赵夫人可是因着雨烟的事埋怨我,不肯给本宫治病?今日本宫在这儿,要杀要刮但凭姐姐的意思,只要姐姐肯原谅我。妹妹实在不知那是雨烟,所以才……”

“何必惺惺作态,这不是你设的局吗?你们欠我的又岂止这一件!”赵清绾上前直截了当给了江袭月一巴掌。

喉头涌上来一股腥咸,被她咬牙咽下去。

李承曜紧接着给了赵清绾一巴掌。

呵!她料得丝毫不差。顺着他掌掴的手势旋了半步背对他跌在地上,趁低头的瞬间把刚刚涌出来的血擦干净。

李承曜压下心中复杂难言的情绪,冷冷看着她,“今日,你答应也得救,不答应也得救,你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是吗?她可以选择死。

赵清绾夺过旁边一个侍卫的长剑,横在劲间便要割下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