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第五章 识破,他人毒 免费试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慕容瑾萧衍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窗花文学网提供慕容瑾萧衍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主人公叫慕容瑾萧衍的小说叫做《神医狂王妃:妖孽王爷宠娇妻无度》,是作者花做的雪茄最新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翌日早上,瑾玉院。掉油漆的木床上,慕容瑾眉头紧皱,脑门冒着豆大的冷汗,神态严肃,似乎在梦里挣扎得辛苦。“小姐!老奴只是昨日告假一天,你就被人欺负成这样!你让老奴以后怎么下去跟夫人交代......”慕容瑾...掉漆的木床上,慕容瑾眉头紧皱,额头冒着豆大的冷汗,神情严肃,似乎在梦里挣扎得辛苦。。...

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小说-《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第五章 识破,他人毒 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翌日清晨,瑾玉院。

掉漆的木床上,慕容瑾眉头紧皱,额头冒着豆大的冷汗,神情严肃,似乎在梦里挣扎得辛苦。

“小姐!老奴只是昨日告假一天,您就被人欺负成这样!您让老奴以后怎么下去跟夫人交代......”

慕容瑾进迷迷糊糊,仿佛听到有人在低声抽泣,眉头更是皱成一团。

守在一旁的人看到慕容瑾眼皮子动了动,立刻喊道:“小姐醒了!快,小凌,去打盆水来!”

慕容瑾这回听得真切了,确实有人在说话,便努力地想要摆脱梦魇。

“李嬷嬷,水来了!小姐醒了么?”

慕容瑾听到少女的声音,终于微微睁开眼,便看到一个三十一二岁的妇人,穿着粗布曲裾,一头黑发挽了个妇人髻。

“小姐!您终于醒了!真是谢天谢地!一定是夫人在天之灵保佑您!”

慕容瑾认得,这妇人就是沈婉清当初的陪嫁丫鬟,自己的奶娘,李嬷嬷!

“对啊,小姐!您昨晚晕倒了,可吓死了小凌!都是奴婢没用!没能拦住二小姐,否则您也不会......”

慕容瑾闻声抬眼,便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端着一盆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

“好了,小凌!以后就别在小姐跟前提伤心事了!”

李嬷嬷早上回到瑾玉院,看到慕容瑾一身伤痕累累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毫无生机,再听到小凌的描述,差点都要晕过去了。

“小姐,您醒了就好!老奴帮你擦擦身子吧!”

李嬷嬷没想到自己只是告了一天假,竟然发生了这样凶险的事情!要是慕容瑾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沈婉清?

慕容瑾看了看泪流满面的李嬷嬷和抽泣的小凌,在心里叹了口气。手撑床板欲要坐起身,李嬷嬷便立刻上前扶着慕容瑾。

慕容瑾任由李嬷嬷帮她擦身子,陷入了沉思。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穿越,而且是穿越到这副身体上!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慕容瑾想,按照昨晚的情形,原主的处境不容乐观。

既然她代替了原主活着,就得快点了解和掌握原主的情况,才能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抗衡。

而不是任人宰割,坐以待毙!

否则,她就不是杀手界的“女撒旦”慕容瑾了!

“李嬷嬷,这屋里的镜子呢?”

慕容瑾想起,她穿越之后,还不知道这具身体原主长什么样子。自穿越之后听到不少明嘲暗讽她长的奇丑的话,可是她脑海里却没有关于自己容貌的记忆。

“小姐!您要镜子做什么?”

李嬷嬷听到慕容瑾这话,擦身子的手一顿。

“没事,我也好久没看过自己了,把镜子拿来吧!”

慕容瑾不容置喙的语气让李嬷嬷一愣,她看到慕容瑾坚定的眼神,还是走到梳妆台,在最底下的抽屉里,把镜子拿出来。

李嬷嬷拿着镜子走到慕容瑾跟前,她还记得七岁的慕容瑾懵懵懂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竟然吓哭了。

从那之后,她就把屋子里的镜子收了起来,不想慕容瑾看了伤心。

慕容瑾看着李嬷嬷犹豫不决的神情,伸手把铜镜拿过来,缓缓举起铜镜。

镜子中的“自己”,一双细长的弯眉,眼睛略带水汽,眼角泛着红晕,形若桃花。

小小坚挺的鼻子,有些干裂的小嘴,应该是个美人胚子,可惜......

她的左脸有一块巴掌大的印记,遮去了大半个脸,在面黄肌瘦的脸上十分醒目,甚是狰狞。

不过......

这印记分布不均匀,且集中在左脸,慕容瑾用手摸了摸,左脸有印记的地方不平坦,像是一些痘印或者伤痕。

从出生就有?慕容瑾一边摸着一边心里疑惑,那可能是胎毒!

哼,真是可笑!堂堂御医世家,医学人才济济,连胎毒都看不出来吗?怕是有人故意为之吧!

既然有人不想让她以“真面目”示人,想让她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她还就偏偏要跟这人作对!

她慕容瑾二十一世纪的“美女神医”的称号可不是白得的,虽然古代条件简陋,但是清除这小小胎毒是对她来说易如反掌的事情!

慕容瑾刚放下镜子,就看到门口有人闯了进来。

“哟!没想到丑八怪也会照镜子啊!可真是稀奇!”

来人二十五六岁模样,穿着绿色对襟襦裙,后面还跟着两个穿着浅蓝色对襟襦裙的小丫鬟。

“绿萍姑娘,你来瑾玉院有什么事吗?”李嬷嬷也看到了来人,开口问道。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我是奉夫人之命来送药,还不赶紧把药端上来!”

绿萍指挥身后两个小丫鬟,一脸嫌弃地对着慕容瑾说:

“也就是夫人好心,才会给你送药,你快喝了我好回去复命!”

“谢谢柳姨娘的好意了!药放着吧!”

慕容瑾漫不经心说道,左手还拿着镜子,右手则摩挲着镜子垂下来的络子上的两颗珠子。

“夫人吩咐过,要看着大小姐喝完才行。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伺候大小姐喝药!”

绿萍故意把“伺候”两字咬得极重,呵斥着小丫鬟,眼里的恶毒没有逃过慕容瑾的眼睛。

小丫鬟连忙端着药上前。

“啊——”

一时之间,尖叫声冲破屋顶。

待众人反应过来,绿萍一身绿色对襟襦裙染上了黑褐色的液体,冒着热烟,露出的手背发红,瑟瑟发抖。

原来是小丫鬟端着药路过绿萍的时候,突然失去平衡把手里的碗连带着药都泼在绿萍身上。

所有人都被着突然的变故吓得愣在原地。

没有人发现,慕容瑾摩挲的络子上两颗珠子不见了一颗,而那小丫鬟摔倒的地方,多了一颗珠子。

“啪——”

“你想死吗?”

绿萍看着自己被滚烫的药烫得发红的手背,气极了,反手就给端药的小丫鬟一巴掌。

“绿萍姑娘饶命啊!绿萍姑娘......”小丫鬟吓得跪地求饶。

“饶命?你看我会不会饶你的命!”

绿萍对刚刚那一巴掌不解气,又抬脚踹了小丫鬟的胸口。

“绿萍姑娘,小丫鬟不过是不小心打翻了药,你就要置她于死地,是不是太过分了!”

小凌到底是个小姑娘,看着小丫鬟才十一二岁的年龄,便忍不住开了口。

“你算是哪根葱?也敢来质疑我?”

绿萍听到小凌的话,看向小凌的眼光凶狠毒辣,然后又看到了床上的慕容瑾。

“哼!没错,这确实不是小丫鬟的错!是大小姐不知好歹,不但拒绝夫人送来的药,还把药倒在我身上!我可是代表夫人来送药的,大小姐这么做,明显就是在羞辱夫人!不把夫人放在眼里!”

绿萍眼珠子在慕容瑾身上转了转,脸上渐渐地挂起来阴险的笑容。

“你......”小凌没想到绿萍竟然会乱咬一通,把莫须有的罪名加到慕容瑾身上,一时急得脸都憋红了。

“不把夫人放在眼里的人是你!”

慕容瑾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此刻才慢悠悠地开口。

“我母亲什么时候需要你来代表了?我记得你是柳姨娘的丫鬟,怎么就变成了夫人的了?再满口胡言,就别怪我不给柳姨娘面子了!”

慕容瑾从床上站起来,小凌立刻上前扶着,走到绿萍跟前。

“你敢!”绿萍看着这个平日唯唯诺诺,连头都不敢抬的大小姐,怎么突然伶牙俐齿起来了?一定是在装腔作势!

“啪——”

慕容瑾抬手就是一巴掌,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打得绿萍一时头眼昏花,站都站不稳摔倒在地上。

“昨晚我替二妹教训了她的丫头秋菱,今天我就替柳姨娘教训你!这慕容府的下人都这么没规矩吗?要是都不懂规矩,我不介意替柳姨娘管教管教!”

慕容瑾站在绿萍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捂着被打肿的脸,笑得十分好看。

“你疯了吗?”绿萍没想到这个废物大小姐竟然会出手打自己,一时乱了阵脚。

“看来你还是欠管教!李嬷嬷,掌嘴三十!”

“你敢?”

绿萍一听慕容瑾的话,立刻站起身来,全身戒备地看着李嬷嬷。

“我......我一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夫......柳姨娘的,你等着!”

绿萍原本想说夫人,看到欲要打人的李嬷嬷,立刻改口。

“还不快走!”绿萍突然怕待在这瑾玉院了,觉得周围空气冷飕飕的,于是踉踉跄跄,迫不及待地走出屋子。

慕容瑾看着绿萍落荒而逃的背影,冷哼一声,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个小丫鬟。

“你们俩听到我刚刚说的吗?记得原话不动地转告柳姨娘!下去吧!”

慕容瑾看着那两个小丫鬟也仓皇而逃的样子,不禁在心里冷笑。她慕容瑾还未曾任人宰割,别人容不下她,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小凌,把这地上的碎片收拾一下!小姐,你身上还有伤,回床上吧!”李嬷嬷上前扶着慕容瑾。

“慢着!”

慕容瑾突然停下脚步,深吸了几口气,浓重的药材味便钻入鼻尖。

然后神情变得十分难看,眉头也紧皱着,霎时周围的气压低了不少。

“小姐,怎么了?”李嬷嬷看着慕容瑾的表情,疑惑问道。

“以后送来的药,都倒了!”慕容瑾冷声道。

“小姐,是不是这药不对劲?”李嬷嬷好歹也是个妇人,哪里不懂这内院女人的那些把戏?

“这药,如果我喝了,伤口就永远不会愈合。不出一个月,伤口就会流脓腐烂,感染而死!”

慕容瑾就知道,柳美娜会有那么好心,给自己送药?原来送的是毒药啊!

“谁在门口!”

慕容瑾刚刚要从地上那摊毒药收回视线,而长久养成杀手的直觉让她看向门口,发现门边上有深蓝色衣角。

“大姐,是我!”

慕容瑾皱眉着眼前穿着深蓝色华服的少年,慕容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