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第二章 穿越,慕容府 免费试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小说简介

花做的雪茄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目前处于连载中,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火爆新书《神医狂王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是花做的雪茄最新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是慕容瑾萧衍,书中主要讲了:半跪着的是少女身子渐渐地有了知觉,此刻全身像被车轮碾轧过一般。巨大的疼,眼前的陌生人,令他不得不从脑海里搜可以用的消息。以前,他穿越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慕容瑾,是御医世家慕容府的嫡小姐。慕容瑾的父亲...巨大的疼痛,眼前的陌生人,令她不得不从脑海里搜索可用的消息。。

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小说-《神医狂妃: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第二章 穿越,慕容府 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半跪着的是少女身子渐渐地有了知觉,此刻全身像被车轮碾轧过一般。

巨大的疼痛,眼前的陌生人,令她不得不从脑海里搜索可用的消息。

原来,她穿越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慕容瑾,是御医世家慕容府的嫡小姐。

慕容瑾的父亲慕容盛是大萧国的皇帝首席御医,年轻下江南游学时,医治了江南首富沈浩天**沈婉清的顽疾。

沈婉清是当时江南有名的才女,还是貌美的才女,慕容盛对她一见钟情。

而沈婉清则是感激慕容盛的救命之恩,便接受了慕容盛的追求。

一开始双方家里都不同意里两人的婚事,慕容家自持是“御医世家”,不屑与商人结亲。

而沈浩天则是怕自己的掌上明珠,会因为商贾之女的身份被欺凌,不愿把自己女儿嫁过去受苦。

可这天底下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

沈浩天最终还是拗不过最疼爱的女儿,同意了这门婚事。

于是沈婉清满心欢喜地随慕容盛回到京都,也顺利嫁入了慕容府。

沈婉清以为这是幸福生活的开始,谁知慕容盛早已有了两个通房,三位姨娘。

而且个个年轻貌美,手段了得。

成亲半年后,沈婉清怀孕,慕容盛说了一句“夫人安心养胎”后,便再也没踏入过她的清林院。

怀胎八月,沈婉清因为孕吐得厉害起不了床,慕容盛不闻不问,还纳了慕容瑶的生母柳姨娘。

沈婉清在床上听到这个消息,竟当场晕阙了过去!

曾经的山盟海誓早已崩塌,沈婉清这时也意识到自己将真心托给的并非良人,终日郁郁寡欢。

沈婉清生下慕容瑾不久便去世了,这等同于把在襁褓中的慕容瑾扔进龙潭虎穴!

而慕容瑾,一出生左脸上有巴掌大的黑色印记,奇丑无比!加上刚出世就丧母,慕容家给她扣上了“克母”的罪名,然后就把她丢给奶娘。

长到五岁,慕容盛念慕容瑾是慕容家唯一的嫡女,怎么也得学一些医术。

却无奈慕容瑾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怎么教都记不住,还把祖传的药秤给折断了,气得慕容盛下令她不准再学医!

御医世家的嫡女是个丑八怪,还是个医学**这件事情,很快就传遍了京都大街小巷。

无论什么时候,都被京都百姓拿来当作饭后茶余的笑资,这对御医世家的慕容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污点!

所以慕容瑾这十六年来,爹不疼,姨娘和庶妹处处打压欺凌她,而且就在刚刚,还差点被一头肥猪毁了清白!

在古代,清白对一个女孩儿来说简直比生命还重要!所以原主宁愿一头撞死,也不愿意被玷污!

慕容瑾想到这些,周身的寒气就冷了几分。

她慕容瑾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女神医”,是年仅二十岁就以独创的针术疗法闻名医学界的奇才。

无论是疑难杂症还是各种奇毒,她都能运用针术一一化解。

不仅如此,她还是世界上第一杀手组织旗下唯一的女杀手!冷血无情,下手准狠,业界都称她为“女撒旦”,同行遇上都避之不及。

而她这次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中了埋伏。

慕容瑾以为自己就那么命丧黄泉了,没想到她穿越重生了!

医学**?不尽其然吧?她的脑海里可是有着二十一世纪最系统的中医知识!

废物么?呵,那就让他们看看,废物是怎么逆天的!

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她慕容瑾面前说她是个废物!

慕容瑾一咬牙,勉强站起身,扯过放在床边的外衣,一挥手便披到自己身上。

冷眼看着还未回过神的秋菱以及在地上滚了不知几百遍的陈顺。

哼!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好意思拿出手?

慕容瑾嘴角微扬,苍白的脸与猩红的血迹形成鲜明的对比,竟然比刚刚慕容瑶那扭曲的表情更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说慕容瑶是索命的恶鬼,那么慕容瑾此时就像地府的阎王!无形的强大气势让跪着的秋菱身子不由地颤抖。

“啊——我的宝贝儿——”在地上挣扎的陈顺见到有人来了,不管不顾的喊叫着。

来人正是听到慕容瑶说内院有贼人,带着十几个护卫一同赶来的慕容盛和慕容瑶的生母柳美娜。

“啊!老爷!夫人!”秋菱也被陈顺这么一吼,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盛皱着眉头,这情况是哪里是偷盗?分明是捉奸!

“咦?表少爷怎么会在这?怎么在躺在地上?”站在慕容盛旁边的柳美娜佯装诧异道:“老爷,无论如何,您先帮表少爷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柳美娜保养极好,皮肤紧致光滑,看起来与二十七八岁的姑娘无异。生有一女一儿,女儿便是慕容瑶,今年十五岁,儿子慕容珉今年十三岁。

此时她那一双柳叶眉紧皱,眼里满是担忧地看着慕容盛:“还有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是血啊?还衣冠不整?”

由于柳美娜“好心”地提醒慕容盛,慕容瑾此时“衣冠不整”,慕容盛脸色变得铁青。

“其他人在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轻举妄动!”慕容盛转身对十几个护卫下令。

慕容盛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看过慕容瑾,而是径直走到陈顺身旁,查看了陈顺的情况,皱了眉头之后,隔着手帕把扎在陈顺命根子上的银针拔了出来。

“不堪入眼的东西!”慕容盛把那银针和手帕一把拍在桌上,声音之大连守在门口的护卫都吓了一跳。

这时,一直低着头的慕容瑾也终于抬头看了来人。

只见七尺高的男人眼底冷漠地看着她,脸上表情极其难看,这就是原主的亲生父亲慕容盛?

大萧皇帝的专用御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哼!不过是个喜新厌旧的种马!

慕容瑾想到他对沈婉清的所作所为,心中不由地对这个“父亲”鄙夷:简直就是古代版的渣男!

而站在慕容盛和柳美娜身后的慕容瑶,此时搀着柳美娜,脸上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毫不掩饰。

蠢货!慕容瑾在心底冷笑一声,随即便低下头。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秋菱,你说!”柳美娜紧皱眉头,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