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的一夜新娘 《狼王的一夜新娘》第4章 鲜少人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狼王的一夜新娘小说简介

梧桐阅读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狼王的一夜新娘,目前处于已完成,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狼王的一夜新娘,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杨绵绵金一情小说名叫做《狼王的一夜新娘》,提供杨绵绵金一情是那部小说,杨绵绵金一情是什么小说。狼王的一夜新娘小说杨绵绵金一情节选:杨绵绵正在担心怎么把她弄回宾馆的时间,就见一个豪华的加长汽车停在了2人身边…

狼王的一夜新娘小说-《狼王的一夜新娘》第4章 鲜少人迹全文阅读

杨绵绵金一情小说名字叫做《狼王的一夜新娘》,这里提供杨绵绵金一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狼王的一夜新娘小说精选:这时候,二人已走上大路,这条荒凉的大路,鲜少有行人的踪迹,杨绵绵正在担心如何将他弄回酒店的时候,就见一个豪华的加长轿车停在了二人身边,从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司机,到了二人面前恭敬地一低头:“金董,请上车。”拉开了后面的车门,金一情颓然倒入车内的大床上,杨绵绵吃惊地大张着嘴,这个男人,拥有这样一辆车,还被称为金董,他,是什么人?这样的人非富即贵,自己还是不要跟他们打交道的好,往后站了一步,手放在车门上,刚要关车门…

这时候,二人已走上大路,这条荒凉的大路,鲜少有行人的踪迹,杨绵绵正在担心如何将他弄回酒店的时候,就见一个豪华的加长轿车停在了二人身边,从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司机,到了二人面前恭敬地一低头:“金董,请上车。”

拉开了后面的车门,金一情颓然倒入车内的大床上,杨绵绵吃惊地大张着嘴,这个男人,拥有这样一辆车,还被称为金董,他,是什么人?

这样的人非富即贵,自己还是不要跟他们打交道的好,往后站了一步,手放在车门上,刚要关车门。她放在车门上的手就被一双修长的大手按住了,金一情伸着脑袋:“上车。”

杨绵绵低下头:“我……我还是骑车过去。不麻烦你了。”

金一情看她低着头的样子,仿佛一头待宰的羔羊,哂笑一下:“骑车。你的车在哪儿?”

杨绵绵左右环视,果然大路上居然没有自己单车的痕迹,而且自己怎么会到了森林里,自己也完全没有印象?

金一情又坚持说:“上车。”

杨绵绵还在迟疑着,金一情一把将她拉了进来,心里想,这条路,是狼族贵族经常出没的地方,她这个可口可人,用不了半个小时,就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杨绵绵坐进了豪华加长凯迪拉克车里,拘谨地坐在他对面一个最远的角落,害怕地看他又端起一杯深红色的**,金一情看她那样专注地盯着自己拿着酒杯的手,仿佛对于那个酒杯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恨意一般,端到嘴边,没有喝下去,而是又放下,问他:“你有话说?”

“我……没……”杨绵绵背过脸。

金一情呲了一下牙:“有话就说。”然后很不耐烦地又倒在了车内的大床上,车内灯光柔和,他的小麦色的肌肤被映射地泛出一些光泽,一双冷厉地双眼微眯着,高大的身体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懒散地陷入大床里,双眉因为酒醉的晕眩而微皱着,杨绵绵觉得此刻的他肯定难受,真是好可怜,看到冰柜里有一瓶矿泉水,忙拿了一瓶,走到他的床边,打开盖子:“喝点儿水吧,喝酒伤身体。”

这时候金一情才发现,自己真的很渴,非常渴,挣扎着起来,一把夺了过来,一口气就喝了一瓶水。把瓶子随便一扔,睁开眼,才发现,杨绵绵又坐到了远远地角落里边:“我很可怕?”

杨绵绵摇摇头,不说话。

金一情坐起来,走到杨绵绵身边,一只手放在她的头顶上,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然后又闻到了一股百合花的芬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怕我,怎么坐这么远。”

杨绵绵又摇摇头,金一情运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她的意识,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可能啊,自己的神识可说是百分之百有效,从未失败过,怎么到了这女孩子这儿却不管用了呢。

用探查了一遍,还是无效,莫非,是我喝醉了,会影响。

正这时,车子停了,车门被打开:“金董,到了。”

金一情迈出车门,就见外面,已有数名高管在迎接他,见到他走出车,仍然玉树临风,都一起点躬身点头,向他致意,却见他并不理会众人,而是从身后捞出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一身酒醉的污渍,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而且胆小地躲闪着众人的目光,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去买一套干净衣服,送到房间来。”金一情在众人的陪同下,来到自己的专属总统套房,并随口吩咐了一声。

进了屋,关上门,他拎起杨绵绵,将她扔到了里间的超豪华莲花型浴缸里,他已经酒醒了许多,那瓶水,是专门放在车里解酒用的,杨绵绵不知道,却误打误撞,让他喝了下去。

杨绵绵坐在早已放满水,并且散发着香味的浴缸,仰头看着站着的尤其高大的金一情,面色通红,结巴着:“请,请,你出去。”

金一情停顿了一下,这个女孩子,不像其它的人界女孩子,见到一个高大英俊,又多金的男人就拼命想贴上来,而且虽然是结巴着,却意志坚定地命令自己出去。白色的连衣裙经过水的浸泡已经如同透明,他忽然觉得身体一紧,忙摇了摇头,心道:她可是人界的女孩子。自己怎能对她有什么感觉。尤其是,如此鲜嫩可口,如同一盘最好的下酒菜。

于是转身走出了浴室,他刚一出去,杨绵绵忙站起来,啪嗒一下子锁上门,也晃了晃脑袋,奇怪啊,刚才自己怎么不知道反抗,糊里糊涂就进了酒店。

左右打量,这浴室极其豪华,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旁边一个衣柜里整齐地叠放着白色的浴衣,浴池不断地咕咕响着,仿佛是一个天然的温泉,并且散发出一股香气,想到香气,她忽然闻到自己身上的气味,是够恶心地。

她解开胸前连衣裙的扣子,正要脱掉外裙,忽然门一下子被推开,金一情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套衣服。

他似乎也没料到是这种情景吧,此刻的杨绵绵,秀发全都湿漉漉的,而身上,白色的连衣裙也紧贴着身体,凸现出她丰腴有致的身材,金一情忽然觉得大脑中哄地一下子,一种情绪超越了理智,占据了大脑神经。

他一步一步慢慢向杨绵绵走过来,杨绵绵觉得他眼中有一种自己并不熟悉的情绪在燃烧,这把火一定会烧死自己的,她忙向后退,可是金一情腿长力大,三两步就来到跟前,一把就抱住了她,用力一扯,只昨刷拉一声,整个连衣裙被他从中撕开。

杨绵绵想护住胸前,可是他的双唇吻在她的后背,喷出的热气,令她身体一抖,然后他将她拉转到身,正对着自己,一双眼睛如同迷幻一般注视着她的眼睛,她只感觉自己在一点点沦陷,一点点儿投降,她双目中因为害怕有泪珠滴落下来,落在身下的浴缸里,发出叮冬的脆响,可是此刻**中烧的金一情已经忘记了一切,什么低贱与高贵,什么食物与主人,一切的一切,此刻的他,只想要眼前这个女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