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还巢 第二章断脉(1)凤还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凤还巢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凤还巢,凤还巢小说是著名作家张晚知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虽然心绪杂乱,但进了太后寝宫,看到了太后那枯黄灰败的脸色,我还是镇定了下来:“屋里除了侍病的医婆之外的人,好都出去,人多气浊,对患者有大害。”做在太后榻侧的齐略扫了我一眼,吩咐:“梓童,您请太王妃与王美人她们都下去休息贴吧,彭歧与寿延留下。”...

凤还巢小说-第二章断脉(1)凤还巢全文阅读

虽然心绪杂乱,但进了太后寝宫,看到了太后那枯黄灰败的脸色,我还是镇定了下来:“屋里除了侍病的医婆以外的人,最好都出去,人多气浊,对病人有大害。”坐在太后榻侧的齐略扫了我一眼,吩咐:“梓童,你请太妃和王美人她们都下去休息吧,彭歧和寿延留下。”皇后宋氏应了,屋里挤满着的各路妃嫔闻言都各自起身,无声有序地退出了太后寝宫,室内顿时空了一大片,将那股令人心浮气躁的热气带走大半。我将医药箱放下,提醒齐略:“陛下,您坐的位置,正是请脉查病的佳位。”齐略不声不响地侧移几步,在刚才皇后坐的九重席上重新坐下,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准备看着我怎么施救。莫非他准备在我一说出太后的确是喜脉后,立即将我格杀当场?我在太后身边坐下,探了她的体温,数了心跳,看过舌苔,然后再扣住她的腕脉——初来这时空的时候,我这西医出身的人本不会断脉,好在有个极好的学习环境,老师又悉心教导,经过十年磨炼,我自认断脉水平绝不会低于太医署的任何一位太医。太后的脉象很虚弱,很像喜脉,但综合她的气色、体温、心跳、舌苔等表相来看,应该不是喜脉。可如果不是喜脉,那能让老师判错,又能误导我的却是什么病?我放下太后的腕脉,想将她身上盖着的锦被掀开,不料我才伸出手,便有一只手按住了锦被的边沿,齐略冷冷地看着我:“你想干什么?”他在紧张?我心头一跳:“陛下,太后娘娘的病有些诡异,云迟想触诊,以便确定病情。”“天冷,掀了被子会冻着太后。”他的话让我在心里哑然失笑——这永寿殿的地下,烧着四条火龙,热气熏上来,整个宫殿都温暖如春,只是掀开被子触诊,怎么可能冻着太后?这人在心虚,难道太后的肚子果然大着么?我目光一凝,注视着他,慢慢地说:“陛下,既然您让我来替太后娘娘看病,您就应该信任我,让我能够采取所有必需的手段。”齐略的眼里有什么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迟疑一下,还是放开了手。我掀开太后身上盖着的被子,只一眼,就看到了太后那鼓起的小腹,如果真是怀孕,那便是个四个月大的胎儿。可我摸过去,太后小腹鼓起的地方硬梆梆的,却没有孕妇的肚子那股生气。我打开医药箱,取出一枚银针,问齐略:“陛下,云迟要解了娘娘的衣裳下针,您不需回避一下么?”齐略坐侧了身体,将目光转到了一边。我在太后小腹的“冲门”穴上扎下银针,慢慢地捻动。良久,齐略隐有焦急疑虑的声音询问:“如何?”“不是喜脉,”我收起银针,如果是喜脉,刚才我下的针足以引起胎动。身后是一声长长的吁气之声,显然天子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下。像喜脉,但又不是喜脉的病症,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必是太后的子宫里出现病变了。子宫发生病变,引出这么大一块肿胀,这个病,以这个时空的医疗设备来说,端的险恶!齐略的声音又透进耳来,他问的是:“我母后到底得的什么病?”“仓促之间,不好下定论,”我再看了太后枯黄的脸色一眼,想到这是个无法用B超、CT、血检等种种手段的疾病,忍不住叹气:“我宁愿这是喜脉!”如果仅是怀孕,以长乐宫太医署群医的手段,无论堕胎或者帮助太后顺利分娩,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如果是这肿胀是瘤子,他们是毫无办法。齐略听到我的话,脸色一下变了,涩声问:“母后的病很危险?”“云迟不敢欺君,太后娘娘的病确实凶险!”我把医药箱里的针囊取出来,给太后施针:“太后娘娘的脉像很虚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正常进食了,还是先救醒了再说。”齐略侧着脸等我给太后下针,问道:“母后已经四天五夜没醒了,你能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