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奴家不从 《司令,奴家不从》 第4章 尚有用处 免费试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司令,奴家不从小说简介

连载中小说司令,奴家不从是网络作家朱七慕九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溪草谢洛白,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目录司令,奴家不从精选篇章:主叫溪草谢洛白的小说叫做《司令,奴家不从》,它的作者是朱七慕九所编写的短篇小说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溪草被绑住手脚丢进车后排座椅,道路颠簸,他滑至地上,刚好看至之前座谢洛白军警靴的后脚跟。蓉城离燕京将近千里,他自然没听过蓉城谢二的名号,可是他也看得出,这是个连接督察处处长万怀南都敢惹的人物。自己这次,恐怕是...蓉城离燕京将近千里,她自然没听过蓉城谢二的名号,可是她也看得出来,这是个连督察处处长万怀南都敢惹的人物。。...

司令,奴家不从小说-《司令,奴家不从》 第4章 尚有用处 免费试读全文阅读

溪草被绑住手脚丢进汽车后座,道路颠簸,她滑到地上,刚好看到前座谢洛白军靴的后跟。

蓉城离燕京将近千里,她自然没听过蓉城谢二的名号,可是她也看得出来,这是个连督察处处长万怀南都敢惹的人物。

自己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溪草开始后悔,早知如此,还不如被那老色魔糟蹋算了,至少留得命在,可人一旦死了,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想到此处,溪草突然开口。

“二爷……二爷……”

声音细弱得如同幼猫一般,带着楚楚可怜,她在妓馆长大,耳濡目染,很懂得如何向男人示弱。

叫了一会,谢洛白显然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可溪草并不放弃。

“我可以帮您去徐巍山那里偷情报,以弥补我的过错,我保证,我一定能做到!”

谢洛白一直在假寐,闻言眼睛都没睁。

“哦?那你要如何做到?”

溪草以为终于勾起对方的兴趣,忙打起精神,语气充满自信。

“我学过素描,听说徐巍山的女儿想学西洋绘画,应该需要一名家教,我可以借此混进他的府中,即便是燕京城,懂得西洋画的人也不太多,这事必然能成……哦,对了,您可以放心,此前和我接触的只是个线人,徐巍山本人并没有见过我……”

谢洛白突然睁开眼睛,唇角微勾。

前朝覆灭尚不过八年,西学东渐起步缓慢,率先开埠的雍州因大量外国人涌入,名媛们才开始赶时髦学习西洋绘画,但也仍是少数

现在一个旧王城烟花巷里卖笑的娼@妓,却说她能画素描。

谢洛白没说话,小四握着方向盘,先嗤笑一声。

狡猾的女人,为了活命,什么谎都敢撒。

谢洛白的笑容有些冷了。

“主意倒是不错,可惜迟了,徐巍山已经死了,若是没有你那张作战图,这一战,我本该赢得更漂亮。”

汽车刚好右转,溪草的脑袋猛然磕在车门上,可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痛,只有满目震惊。

难怪徐巍山没有按照约定,派人来交付赎金。

一年前,她就留心着嫖@客们嘴里的消息,暗中物色能帮她逃离火坑的人选。

徐巍山虽是土匪起家,但在北方军阀里却算得讲义气有实力的,正是看中这一点,她才会冒险去偷那张来历不明的作战图。

结果一切都毁在了姓谢的手中。

在军阀混战的年代,皇帝轮流做,一方势力吞并另一方,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溪草叹了口气,懊恼自己押错了宝。

否则现在,她或许已经有了新身份,坐在前往雍州的火车上,准备实施她的计划了。

气氛再次陷入死寂,在许久的煎熬后,汽车终于停下。

谢洛白示意小四解开溪草,近一个小时的捆缚,让她血脉不通,手脚发麻,溪草揉着胳膊,抬眼四下打量。

这是一座旧式的官邸,看规格,其旧主起码曾官拜三品。

新政府军占领燕京,小皇帝被赶下龙椅。

前朝官员们有的以死殉道,有的流亡四方,还有的背弃旧主,成为政府新贵。

而那些富丽堂皇的府邸,也随着政权易主,换了主人。

溪草神色有些凄凉。

“还不跟上二爷!”

后背被小四狠狠推了一把,溪草差点摔倒。

她猜不到姓谢的准备拿自己怎么样,却也不得不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走进一间厢房。

那是间卧室,放着床榻,溪草站在那里,便觉浑身不自在。

谢洛白将大衣脱下,往床上一扔,又解开衬衫上的两粒钮扣,转身便向她走来。

溪草瞬间紧张起来,心几乎跳到嗓子眼。

战乱年代,兵痞是最嚣张霸道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当年在人贩子的板车上,她曾亲眼目睹一个巡城的大兵将同行的小姐姐糟蹋至死,而人贩子屁都不敢放。

眼前这个人,是兵痞的头……

溪草面色煞白,下意识去找身上一切可以动用的武器……可想起庆园春外那一幕,她的心凉了一半,又收回了手。

不可能成功的。

失败了,她就会死,但她不能就这样死。

溪草咽了口唾沫,如果这就是“处置”,那总比送命强,至少……姓谢的年轻,长得也比万处长好看!

不吃亏!

她握紧双拳,安慰自己。

“你抖什么?”

谢洛白有些奇怪地瞥了她一眼,越过她,走到一张书案前,取了铅笔和本子扔给她,然后随意往躺椅上一靠。

“不是会画素描么?那么开始吧!”

溪草有点懵,随即尴尬起来,她方才那番壮士扼腕的悲壮突然变得可笑。

掩饰性地捋了一下鬓角,她假装自然地问。

“我画什么?难道画二爷么?”

谢洛白居然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温声补充道。

“要是画得不好,就杀了你挂到城墙上。”

溪草倒吸一口冷气,她相信姓谢的绝对说到做到。

当下也不敢耽搁,连忙盘膝坐在地上。

谢洛白给她的本子外壳印着塞纳河,下头有一行法文,应该是来自法国的专用素描本,溪草翻开,发现里头竟有几幅风景速写,还来不及细看,就感到头顶有两道冰冷的眸光凌迟着自己。

她赶紧翻过,铺开白页,这才抬起脸去观察谢洛白。

说实话,谢二长得倒是极好,五官精致,眸似寒星,典型是南方美男子的面相。

本该带着江南烟雨般的温润,可因常年杀人,笑容都自带几分料峭,身材又高大,显得整个人气质冷酷威压,竟让溪草想起望不到底的深渊。

一和他对视,溪草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握笔的手也有些颤抖。

人物是素描里最难把握的,不仅型要准,就连皮肤的质感稍有不对,都会走样,更别说神态的捕捉了……

她咬了咬下唇,告诉自己别怕。

姑姑的油画即便是在法国,也有人花重金相求,她跟着学了五年,虽不敢说造诣,但糊弄谢二的底气还是有的。

放下笔,溪草爬起来走到谢洛白面前。

“画好了,请二爷过目。”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