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又奶又凶 第二章整个剧本全是惨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男主他又奶又凶小说简介

《男主他又奶又凶》是作者泡泡卷1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少年浓眉丹凤眼,微带纯良的眼神,鼻梁恰到好处的直挺,轮廓还未明明就,但了初显俊美了。他不自觉地的揪了揪衣服,好像有点儿怕她,没直到回应,他怯生生又道:“嫂子,饭做好了。”声音又传进了耳里,真实到林俏毛骨悚然,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剧烈地痛意并也没他不自觉的揪了揪衣服,似乎有点害怕她,没等到回应,他怯生生又道:“嫂子,饭做好了。”。...

男主他又奶又凶小说-第二章整个剧本全是惨点全文阅读

少年浓眉丹凤眼,略带纯良的眼神,鼻梁恰到好处的直挺,轮廓还未分明,但已经初显俊秀了。

他不自觉的揪了揪衣服,似乎有点害怕她,没等到回应,他怯生生又道:“嫂子,饭做好了。”

声音又传入了耳里,真实到林俏毛骨悚然,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剧烈痛意并没有让她醒来。

好痛。

下一秒她两眼一闭,倒头蒙睡。

这一定是在做梦。

正当她脑子一片混沌时,有人摸了她的额头,炙热的温度让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她猛的睁开眼,对上的还是少年青涩却又过分俊秀的脸。

他乌黑清亮的眼眸怯怯的看着她,似乎又害怕又担心。

就是这副纯良俊秀的少年样,林俏心里打了冷颤,见鬼了!

她反射性的给了他一巴掌,抗拒的吼道:“你滚开。”

“啪”的一声,响彻在屋子里,屋外的嘈杂的蝉鸣戛然而止。

林俏手发麻,神情也怔了,随机心里涌来巨大的恐惧感。

少年的左脸可见的红了,甚至微微肿了,他眼睛有些水润了,咬紧下嘴唇,似乎很委屈。

他低垂着眉眼,睫毛浓密卷长,收回半空中的手藏到身后,他退了一步,“嫂子,我只是怕你生病了。”

“嫂子,我出去了。”

说完他就转身跑出屋子,许是跑得慌忙,出门踢了一下门槛,身子踉跄了一下。

林俏每次听见“嫂子”二个字就感觉死亡的大刀靠近了她的脖子。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回想起那些画面就够让她恐惧。

为什么还不醒?为什么又梦到了最开始的画面。

可这次比梦更真实,她看清楚了少年眼角下有颗黑痣,以前从未看清楚过。

还有……

她伸手捏了床单,触感明显粗糙。

她的手开始颤抖,随即身体打了个激灵,隐隐约约明白什么。

这不是梦。

梦里那些场景一幕幕清晰闪过,她离死很远,离半死不活很近。

她演戏生涯从未遇见过这样变态的剧本,整个剧本全是惨点。

女主后期惨,男主前期更惨。

男主被养黑化了,其中最大的黑化点就是被嫂子卖青楼当小倌赚钱,差点被虐死,后来自毁容貌,才逃出青楼。

后来开启了一系列变态的报复。

……

理了一下午的思绪的林俏克服心中的恐惧,踏出了屋子。

远山青绿,落日撒下半边余辉,视线拉近,破旧的院子,墙角的枣树经过一天的暴晒半死不活的耷拉着,但却结了累累青枣。

个小,干瘪。

视线往旁边移一些,入目是劈柴的少年,他高挽着袖子,臂膀线条明显,倒也健壮,不像袖子垂下的瘦弱。

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脸上有几分未脱落的稚气,但他已经没有正常孩子的天真了。

家人相继离世,寡嫂的苛待,他比同邻孩子早熟,小小年龄抗起了养家。

他其实完全可以独立门户,不管寡嫂,但现在的他却出乎意料的念情。

这反派要是一早绝情没人性,也许后面就不会经历变态的事。

劈柴的宋廷凡注意到她的视线,停下手里的斧头,怯怯的喊了一声:“嫂子。”

虽然他现在一副青涩俊逸的少年模样,但他狰狞扭曲的面孔已经挥之不去了。

林俏本能的抗拒“嫂子”二字,但又得硬着头皮回应,“嗯。”

如果这不是梦,她绝对不能造成后面的悲剧。

一想到女主被报复的那些变态遭遇,她忍不住打了个寒蝉。

但前提她要知道剧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宋廷凡现在对他嫂子心里是什么样?

她记得做梦是从某一年的炎夏开始,从嫂子暴打小叔开始。

暴打过了?还是没有?

糟糕的是她没有原身的记忆。

林俏突然眼睛一亮,她记得暴打的时候,宋廷凡的后脑被木棍砸出血了,很严重。

她要证实一下。

她抬头看向少年,酝酿了一会,温和试探道:“小叔,你头发上有东西,你过来我给你捻了。”

对于嫂子的好心,少年愣了一下,随后不自然的抬手往头上乱摸。

林俏见他不过来就主动走过来,刚想抬手,宋廷凡大概是挨打次数太多了,他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神情十分抗拒和害怕。

林俏有种不好的预感了,她拉住他的手腕,随后垫脚,现在的宋廷凡比她高不了多少,大概有一米七左右。

她翻开了黑密的头发,看见头发根处的大块结疤,顿时咯噔了一声。

完了。

已经暴打过了。

宋廷凡等了一阵,没有想象中的挨打,他愣了一下,余光看着旁边的女子,好看的杏眸微微上敛,以他这个角度,黑密的睫毛根根分明。

视线微微下垂,无意落在她白皙的脖颈。

当他意识到自己在看什么,慌忙的往后移了,局促道:“嫂子,我我…自己来。”

林俏见他抗拒她,以为是留下了仇恨的种子了。

不行。

绝对不能发芽!

她咬下唇,眼眸向下微敛,自责愧疚道:“小叔,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你。”

她停顿了一下,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你哥……相公去世、公婆也……我心里难受,精神不太正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小叔,对不起,是我不对。”

为了气氛到位,她抬手打了自己一巴掌,“啪”的一声,半边脸都红了。

林俏心里想,这可能是她演得最真实的一场打脸戏了。

宋廷凡没想到她会打自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摆手摇头道:“嫂子,我没怪你。”

“小叔,我知道你在怪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弥补,我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动手打你。”

林俏低头抹了抹眼角,很快红着眼眶抬头,“小叔,你打回来吧,不然我心里过不去。”

这句话她说完就虚了,反派给她一巴掌,她还有没有命活?

十二岁的宋廷凡骨子里还有尊重长辈,长兄为父,长嫂如母的思想。

长辈不得冒犯。

后来的后来,他也没少“冒犯”。

他急急解释道:“嫂子,我真的没有怪你。”

他嘴笨又不知道再说什么,又道:“嫂子,我去给你端饭。”

他急急忙忙往厨房跑去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