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4章 再登古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李青云,石达开,桥面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窗花文学网提供李青云,石达开,桥面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名叫《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是那季小说,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是啥小说。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节选: 第二天自己起来的时…...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4章 再登古寨全文阅读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名字叫做《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这里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精选: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亮子已经起床了,我穿上衣服走出房间就听见他在院子里和我老爸聊天。 “灏子,起来了?”亮子冲我喊了一句。 “赶紧洗刷一下,然后吃早餐。”这时候老妈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小米粥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亮子,洗洗手准备一下过来吃早餐。阿姨随便给你做了点,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 “阿姨,瞧您说的!我打小就喜欢你的厨艺!今儿个早上我要吃三大碗!哈哈……”亮子乐呵呵的走进了屋里去了。 我使劲儿甩了甩头然后走向洗漱间洗漱去了,刷…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亮子已经起床了,我穿上衣服走出房间就听见他在院子里和我老爸聊天。

“灏子,起来了?”亮子冲我喊了一句。

“赶紧洗刷一下,然后吃早餐。”这时候老妈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小米粥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亮子,洗洗手准备一下过来吃早餐。阿姨随便给你做了点,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

“阿姨,瞧您说的!我打小就喜欢你的厨艺!今儿个早上我要吃三大碗!哈哈……”亮子乐呵呵的走进了屋里去了。

我使劲儿甩了甩头然后走向洗漱间洗漱去了,刷牙的时候模糊的听见老爸老妈还有亮子的欢笑声。洗脸的之后我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眼球中出现了血丝也有了黑眼圈。我使劲儿的用冷水冲了冲眼睛,却听见老妈喊我吃早餐的声音,我应了一声。然后用手巾擦了擦脸,带上眼镜仔细看看了,觉得差不多遮住了睡眠不足的双眼之后才去吃早餐。

吃完早餐我跟老爸老妈说想去亮子店里看看,晚上就呆在亮子那里一晚上,明儿下午再回家。由于他们已经知道我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所以答应的倒也爽快;但也少不了许多暖人心的唠叨。

我随便拿了点东西坐上了亮子的皮卡,汽车离开小院很快便行驶在了柏油路面上。

“你有什么计划?以及要准备的东西?”亮子带着他的墨镜认真地问着我。

“你确定要去么?”我疑惑的说道,“毕竟一切都是我的推测,我没有任何强有力的证据。”

“呵呵,我说兄弟!”亮子把车往车道内侧靠了靠接着说道:“咱俩权当去爬山郊游,ok?只不过准备的东西多了一点而已嘛!对吧?”

我笑了笑,然后问了句:“准备从祥从严?电影里面都是这么演的!”

“力求万无一失!”亮子回答的果决有力,接着笑了笑:“电影里面也是这么演的!”

我也笑了起来,我忽而记起了昨晚亮子身上的那个小物件儿,“亮子,你身上挂的是啥东西?好像个小纸包?”

“哦,你说的这个啊?”亮子单手解开衣扣,指着背心上别着的小纸包:“护身符!约摸三个月前我遇到一个化缘的老和尚,看他风尘仆仆于是就请他吃了顿斋饭,他便送我一个护身符,百般叮嘱我须贴身佩戴99天,辟邪用的。”

“靠,这你也信?别告诉我你带了三个月了啊!”我故意露出鄙夷夸张的口气冲他说道:“哥会鄙视你的”。

“那啥,如掐着指头按时间推算的话我再带一周就可以了,呵呵。”亮子倒是一脸的虔诚,他打着方向盘拐过一个路口之后接着说:“起码佩戴这个之后,我的生意好了一些;还有,我以我的看人水准我觉得那个僧人不像骗子,倒真有点高僧的气质;话说回来,这种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

十多分钟之后车停在了城区购物广场旁边的停车场内,我们进去采购了一些足够两人三天吃的干粮,又去超市二楼电器专卖区买了三个超大容量的电筒,最后我和亮子商量还是觉得该买一点些防水袋以备不时只需。

杂七杂八的买了一堆之后,我们拎着上了车,我正躺在座椅上喘气了;亮子打着火了,皮卡机灵的出了停车场。“亮子,我说这是干嘛去啊?”

“我们还缺了一样关键的东西!”亮子给了我一个讳莫如深的笑意。

“啥东西?”我回头瞅了瞅买的大包小包,一时也想不出还缺些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保证令你满意!”皮卡穿梭在城区,不一会停在了一个五金店门口,“你在车上等会,我一会儿就来。”亮子说完摘下墨镜便下车去了。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看他提着一个一米二左右的包出来了,他将包扔在了后座位上:“哥儿们,猜到了么?”

我摇了摇头。

“刀!这个店了面的刀是全城最锋利、质量最好的刀;咱去深山野林的,没有猎枪和火药,咱只能买两把好刀防身了!咋样?”

我笑了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comeon,man!let’sdoit!”亮子重新戴上墨镜大叫一声,这一刻我们已经必然的顺着时间的车轮行驶在探险的路上了。

我们把车停在了亮子老家的院子里,他老爸老妈搬到城区去了,这里许久没人居住了,四周都是老邻居了,车子放在这里也安全。

我们一人背了一个背包,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现在已经是八月份了,气温轻而易举的就能达到了三十几度。现在大家都在吃午饭或者午休,这时候外面也很少有人出来闲逛。我们沿着乡间小路朝着那片茫茫的深山急行而去。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我们进入了大山里面,四周杂草灌木丛生,荆棘无数,我们特意穿了较厚的牛仔裤和长衫;天气极其炎热,浑身都湿透了,粘糊糊的十分难受。

我旋转了一下遮阳帽,从背包侧面的小口袋里掏出了准备的矿泉水,我拿在手摇了摇,只剩下最后的六分之一了,这是我喝的第三瓶水了。我仰起头一口气将其喝完,浑身的热气却没有丝毫的减退。

树上的知了叫的更加的激烈。亮子右手戴着手套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一米二的长刀,在两米多深的灌木丛里开出一条小路来。

我看见前方大约一百米处有一大片松树林,“亮子,你歇会儿;我来!”我抽出插在身后的长刀,小跑了几步,从亮子身边挤过去奋力的开着路。

亮子退后了一步,他用长刀撑着身子几秒钟,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听见响声,回头瞅了他一眼,喊道:“亮子,大山里面毒虫蛇蚁很多,你别坐在那儿!我们去前面的松树林休息。”

亮子“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应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我们足足用了将近十分总才走到树林里面休息。松树林里面铺满了厚厚的松针,遮天蔽日的大树下面极其阴凉而且没那么密集的荆棘灌木。我找了个地势较高的地方清理了一下,然后喷了些杀虫剂,从背包里面掏了一张很厚的防水帆布铺在地上,然后躺在上面,亮子也移了过来,他将刀插在地上,脱下了已经湿透的手套,因为这里就我们俩大老爷们儿,所以我们也就顺便也褪下了汗湿的牛仔裤,挂在了松树的枝桠上面,我们俩彼此看着狼狈的自己,都不经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汗湿的裤子已经被山风吹干了,我们身上的汗水也都干了人也感觉凉爽了些,起码不再那么黏黏糊糊的了;我们整理好装备接着向山寨方向走去。

“灏子,你估摸着现在离山寨还要走多久?”亮子在我身后喘着粗气的问着。

“呼……呼…….前面的山顶便是了,咱、咱们翻过了山寨,就离目的地不远了。”我张开嘴大口地吸氧气和散热。由于脖子暴露在外面,走的全是毫无人烟的山路,一些杂草刺藤一不注意就会扫到了脖子,估计应该有微毒;脖子上全是一道道的红棱,尤其是当汗水浸在上面便会更加的刺疼。

我和亮子交替用长刀开路,我们终于在三点半时候爬到了古山寨山门前面。

我们是从西门进去的,西门早已坍塌;四周都是倒在地上的巨石、石梁,偶尔还有几块黑褐色断砖夹杂其中。紫色的牵牛花与一些刺藤交替盘绕在这些坍圮的城门之上。我小心翼翼的踩着这些乱石进入了西门,沿着西门旁边的坡道,艰难的登上了被藤蔓覆盖的古寨城墙。

一踏上城墙,极目望去,箭厂镇及鄂省的七坪镇尽收眼底:最近的便西南面是我家所在的村庄、正西方向便是镇政府集市所在地、东北面腾冲水库、南面是鄂省的大型水库紫檀水库。

山风很大,吹在身上极其凉爽舒适;“啊……呼哈……”亮子兴奋地呼喊着:“登泰山而小鲁,上古寨而小三镇!爽啊……唔哈……哟呵……”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