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图 《龙腾图》第六章 遭遇袭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腾图小说简介

梧桐阅读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龙腾图,目前处于连载中,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龙腾图,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范阆小说名叫《龙腾图片片片》,提供龙腾图片片片范阆,龙腾图片片片范阆小说。龙腾图片片片小说范阆节选:范阆走出来了村落,一个人来到一片广袤的雪原中。 当天,也就是在这块雪地上,范阆击败了罗家兄妹。至于当天残留在雪地上的血迹,才可以早已遭…

龙腾图小说-《龙腾图》第六章 遭遇袭击全文阅读

范阆小说名字叫做《龙腾图》,这里提供范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腾图小说精选: 又是一天的晚上,范阆走出了村落,一个人来到一片广袤的雪原中。 那天,也就是在这块雪地上,范阆击败了罗家兄妹。至于那天残留在雪地上的血迹,才可早已经被新的积雪掩埋了,亦或者被一些野兽舔舐殆尽了。 只见范阆意念一动,就从他左手的无名指上的戒指中召唤出来了一把银灰色的长枪。在这个寂寞的雪夜中独自修炼起武技。 这把长枪是索伦存放在戒指中的,是索伦以前的游历生涯中得到过的一件兵器。由于索伦是一个魔法师对武器没有兴趣,也就存…

又是一天的晚上,范阆走出了村落,一个人来到一片广袤的雪原中。

那天,也就是在这块雪地上,范阆击败了罗家兄妹。至于那天残留在雪地上的血迹,才可早已经被新的积雪掩埋了,亦或者被一些野兽舔舐殆尽了。

只见范阆意念一动,就从他左手的无名指上的戒指中召唤出来了一把银灰色的长枪。在这个寂寞的雪夜中独自修炼起武技。

这把长枪是索伦存放在戒指中的,是索伦以前的游历生涯中得到过的一件兵器。由于索伦是一个魔法师对武器没有兴趣,也就存放在那枚空间纳戒中。随之,都送给了范阆。

“枪如人”

“身随心”

一招一式,范阆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那把银灰色的长枪,而范晋送给他的那把黑色的长枪,早已被范阆存放在那枚空间戒指中了。

就在范阆尽情的修炼的时候,一个包裹在白色兽皮中的人影,正向着范阆悄然逼近着。最后,在离范阆有五十米远处的一棵松树下停下,只见他身体轻轻一跃,仿如一只敏捷的猫一样,悄然隐入了那葱葱郁郁的松树之中。

他轻轻地扒开那些茂密的针状枝叶。透过枝叶的间隙,窥视着雪原中那个正在沉迷于武技中的少年。他手里紧紧地拿着一张画像,和那少年对比着。

“看这少年身影,应该就是范阆了,想不到我落刀运气这么好,刚来到桑顿村,这小子就自动送上门了,倒是省去了我潜伏的时间了。”那潜藏在松树中的人自言自语道。

原来这个人名字叫做落刀,可是对于他的到来,范阆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落刀他没有急于动手,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杀手的他,最擅长的是偷袭。虽然他只有着八阶武士的修为,但是有好几次,他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和狠辣的手段,成功的偷袭并斩杀了九阶的武者。所以他有足够的自信,在瞬间取走那个少年的人头,回去交差。

沉迷于武技中的范阆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个人在暗中窥视着他。他不停地转换着武步,不停地刺出手中的长枪,一步步的向着那棵松树接近着。

就在范阆刚要收回手中的长枪准备休息一阵,之后再继续练习的时候,突然从他身后传出了一股让他心颤的感觉,一股死亡的危机感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

危急关头,范阆来不及多想,猛地转身,对着身后的那棵茂密松树狠狠地刺出了一枪。同时范阆空着的左手在胸前一横,一面洁白的守护之盾瞬间出现在胸口,牢牢的护住了范阆的胸口。做完这些范阆似乎觉得还不安全,整个身体都奋力的向后跃出。

在倒退的过程中,范阆终于看清了。那浓密的松树枝叶间,一个包裹在雪白兽皮中的人影,激she而出,他的脸上有白色的布蒙面,双手紧握着一把弯刀,那锋利的刀刃上反射着让人心悸的刀芒。

白衣人影的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范阆的认知范畴,只是眨眼间,就躲开了范阆抛射出去的长枪,他紧握着的弯刀狠狠地劈砍在范阆的胸口上。

巨大的力量撞击在范阆胸口的那块白色的守护之盾上,白色的守护之盾在巨大的撞击力量下,瞬间破碎,化为大量的光明元素,消散在雪夜中。

范阆整个人都被那弯刀携带的巨大力量狠狠地撞飞开十余米开外,在雪地上留下了长长的划痕。

落地后,范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胸口上还有着一道浅浅的伤痕,显然是那把弯刀留下的。

范阆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状况,就听到那个白衣人自言自语道:“噢,想不到这个少年还是个魔武双修者,怪不得这次的任务能够评上七颗星。本想能接一个轻松点的任务,谁想这少年竟有如此天赋,不过可惜要陨落在我手中了。”

说完,那白衣人便要起身再次进攻范阆。

这时,只听见一声大喝。

“慢着!难道你就是生死堂的落刀?”看着被一人手中的那把弯刀,范阆已然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

“嗯,小子,想不到连你这个小山村里的少年也知道我的大名。看来我落刀的名声也不小啊。”那白衣人得意的说道。

或许是面前的这个少年他根本没放在眼里,又或许这个少年在他眼里已然早死了,他毫无畏惧的道出了自己的姓名。这或许也是他这辈子任务中,第一次犯了杀手的信条,第一次道出自己的姓名吧。

看着那得意的中的落刀,范阆也是一阵无语,眼前的这个落刀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范阆之所以和他浪费时间来说话,是为了缓解体力,刚才的修炼浪费了他太多的体力,在体力透支的情况下,范阆没有一丝把握能够从这个落刀手下逃生。况且经过刚才的一番交手,范阆早就冥冥中感觉到了,这个落刀至少有着八阶的武士修为,再加上落刀在外的面的响亮名声,范阆完全没有想要与之战斗的愚昧勇气。

“略有耳闻,只是你或许你还不知道我和堂主的关系吧,不然的话你今天也就不会来杀我了。”范阆拖延时间回答道。

其实范阆也是在撒谎,他不仅不认识这个落刀,更不认识什么生死堂的堂主。这都是他胡乱找出来拖延时间的借口。

“噢,什么交道?”

听到范阆这么一说,那落刀顿时有些疑惑,他还是要先弄清楚范阆和生死堂的关系。生死堂虽然说是一个杀手组织,可是如果杀错了他们生死堂惹不起的人,或者是和他们生死堂高层有着密切关系的人,那么,他们这些执行任务的杀手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他们堂里曾经就有过先例,也是一个八阶的杀手,却误杀了他们副堂主的情妇,结果被那副堂主直接斩杀。

所以这个落刀也怕重蹈那位前辈的后尘。

“噢,什么交情。难道你是他儿子?”

虽然嘴上这么问着,可是这个落刀心里更怕了,他也听堂中人说过他们的堂主确实有一个和范阆年龄相当的儿子,只是杀手的身份信息一向严密,更何况是他们堂主。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堂主的那个儿子是谁。

“当然不是!”范阆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落刀问自己和堂主的关系,范阆心里也是一惊,想不到自己无心的一句和堂主有关系,还真说中了,莫非那生死堂的堂主真的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当的儿子不成。

“那你是?”

听到范阆直接否定了,落刀心里顿时轻松了一些,继续问道。

“我是你爷爷”范阆忽然大骂了一句,打破了这紧张的局面。

说完,范阆转身就跑,仿佛疯了一样,一头冲向村里的方向,范阆已经恢复了体力,他知道只有尽快找到父亲和老师,自己才能逃过这一劫,这个落刀明显有着八阶武士的修为,虽然自己也是一个六阶的魔武双修者,可是他深深地知道,六阶和八阶的差距。绝不是昨天的那个七阶的罗安多能够比拟的。更何况这个落刀成名已久,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

听到范阆的咒骂,那落刀先是愣了一瞬间,在看到范阆逃跑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自己已经被这个小孩子给耍了一通。

他的愤怒瞬间燃烧到极致,他历经多少生死厮杀,才走到今天。在他手中死去的强者更是不计其数,一个小小的山村少年居然敢如此的戏弄他,怎能让他容忍。

他瞬间宣布了这个少年的死亡。

可是就在他刚要起身追杀那转身而去的少年的时候,他的面前瞬间升起了一把洁白的巨刃。

只见那落刀手起刀落,那把月牙弯刀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那把光明魔法召唤出来的巨刃便已经一分为二,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起身追击范阆,又是一连五把黑色的兵刃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面对那些扑面而来的黑色兵刃,落刀手中的弯刀在空中划过,一连串的简单切割,就彻底扫清了障碍。

可是,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那范阆的身影已然逃出了他的视线,跑到了百米开外的山坡后面。

看到那少年逃走,落刀没有丝毫停留,他自认为以他八戒的修为要追上那范阆也只是瞬间的功夫。再说了,一个小小的山村他还从来没放在眼里过。他的愤怒早已酝酿到了巅峰,哪怕今天就算是屠村,他也一定要杀了那范阆,以洗刷自己的耻辱。

百米的距离,以他八阶的武者的修为,转眼即到。

可是就在落刀刚刚看到百米开外的村落边上正有着一个少年身影的时候。一把长枪已然洞穿了他的身体,他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大量的鲜血就已经浸湿了他洁白的兽皮。

临死前,他终于看清楚了是一个面部有着疤痕的中年人杀死了自己,而自己一心想要追杀的那个范阆,此时正站在村口,嘴角不经意的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或许落刀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栽在一个少年手中吧,尽管这个少年还没有成就气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