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觉醒 《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8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次元觉醒小说简介

《次元觉醒》是作者奇热文学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凌智,乔伊,希尔维亚,皮尔纳,夏馨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次元觉醒小说名叫《次元觉醒》,提供次元觉醒小说书名,次元觉醒。次元觉醒小说次元觉醒节选:Part8十九68.1,英格兰*,伦敦*斯特罗本与希尔维亚达到目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十九:55。属于去曼彻斯特前往伦敦的途中他们…...

次元觉醒小说-《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8全文阅读

次元觉醒小说名字叫做《次元觉醒》,这里提供次元觉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次元觉醒小说精选:Part81968.1,英格兰*,伦敦*斯特罗本和希尔维亚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19:55。在从曼彻斯特前往伦敦的途中他们一直在讨论和推断“塔斯干”的意义。最后他们确定凶手指的是伦敦城南的一栋被遗弃的,由古罗马塔斯干柱式建造的建筑。天色很昏沉,持续下着不算大的雨,这里并没有什么人烟,所以也没有设置什么照明设施。他们只好打开手电筒,探索着进入这间破废的房子。在那所黑色的房子里,墙上写满了白色的符号,时不时出现一些类似骷髅的涂鸦。地上…

Part8

1968.1,英格兰*,伦敦*

斯特罗本和希尔维亚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19:55。在从曼彻斯特前往伦敦的途中他们一直在讨论和推断“塔斯干”的意义。最后他们确定凶手指的是伦敦城南的一栋被遗弃的,由古罗马塔斯干柱式建造的建筑。天色很昏沉,持续下着不算大的雨,这里并没有什么人烟,所以也没有设置什么照明设施。他们只好打开手电筒,探索着进入这间破废的房子。

在那所黑色的房子里,墙上写满了白色的符号,时不时出现一些类似骷髅的涂鸦。地上到处都是玻璃碎片,踩在上面发出破裂的声响,听得人毛孔张开,头皮发麻。随着越发的深入,能见度越来越低,希尔维亚和本只能在黑暗中艰难的摸索着前行。他们通过手电筒的光,看到在拐角阴暗的角落,凌乱的摆放着一些塑料假肢,赤裸裸的散放在冰冷的水泊里。在昏暗的环境下,像是拍摄恐怖电影的片场。希尔维亚想走近一点,左脚被玻板拐了一下,身子倾倒向本。本抓住她的臂膀,脚底用力蹬踏地面,震得玻璃碎片相互传动,“噼噼啪啪”一阵混响。

手电筒的光束没有规律的晃动,在漆黑的屋子里划出凌乱的轨迹。在这些轨迹相互的交叠下,地面上忽隐忽现的出现一个白色的盒子,和之前的那个一模一样。本将希尔维亚扶立站好,准备像纸盒的方向移动,此刻在他们的眼中,仿佛世界只剩下了这个盒子。

突然,“啪”一声巨响,一个身躯重重的落在了纸盒上面。像是一枚未知的陨石强行落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在一瞬间就毁灭了眼前的世界。心中的惊吓使他们的思维停顿了半秒,然后他们立刻将手电筒照向天花。可惜的是,除了几根断掉的绳子,没有任何踪迹。

2075.9,韩国*,首尔*

我们又一次被送往了次元,这回我是在一间厨房里,四周都没有人。我开始意识到,似乎我被传送到次元的初始地点,都是在某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这令我产生了新的疑问,似乎我们不能够被这里的人看到我们介入的过程。我的脑袋或许是因为传送还残留着一些晕厥感,我扶着墙壁走出了房子。

天色昏黄,火烧云慵懒地在天际飘荡。一群黑白相间的鸟,列队整齐地从头顶掠过,接近的让我甚至能够听见了它们翅翼煽动的声音。这里绿化很好,风拂过来,伴随着清新的香气。路面很宽,十分整洁,随处可见韩文的标语。沿路都是年轻的脸庞,风吹起他们颈上的围巾,载满青春的气息飘向远方。我开始意识到这里可能是韩国的某个高校校园。

路旁的不远处有个报亭,两个娇小的俏影从那里经过。“你就不能走快点吗?”一个女孩着急地走在前面,她背过身拉拽身后的女孩。在后面的女孩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只手拎着包,步子缓慢而松散。她懒懒地说“有什么好着急的呀?”就像世界末日来了也和她没有关系。

虽然全球语言已经统一了半个多世纪,还是可以清楚的听出她们的异国口音,只是不太像韩式发音。我不禁思索这两个女孩也许是学校里的留学生。

我跟在那两个女孩后面,没有目的的走着,经过报亭的时候,我的余光扫到一行令我惊奇的字句:“上海弗拉辛病毒任在持续蔓延。”我立刻向老板索要了那份报纸。上面报道着关于近期上海被一种命名为弗拉辛的病毒侵蚀。疫情持续蔓延,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我向那个卖报的韩国老人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他告诉我,由于地理位置相近的关系,韩国十分关注事态的发展。事实上,早在一周前,上海乃至中国沿海多个城市已被隔离,禁止入内或者外出。按照中国一贯的官方报道作风,他们得到的信息肯定是大打折扣的。“如此一来,”老人明显面露担忧的说:“上海这座城市搞不好已经是做空城了,很快,病毒就会席卷整个东亚。我们目前根本没有应对的办法。”从他的表达中我了解到事态的严重。我终于明白我第一次来到次元时,当我在成都的地铁站说出我是来自上海时,为什么警察会不惜余力的对我进行追捕了。

我已经不关心所谓的寻找次元里自己的任务,满脑子装着上海弗拉辛病毒和汤姆的事情。我跟在那两个女孩后面,恍惚的像是意识被抽离了身体,被未知而诡异的不安缠绕着。不知不觉间我似乎进入到了学生的生活区,沿路有很多餐厅,学生坐在开敞的路边休憩和打闹。

有一个捡破烂的妇女,顺着街道拾瓶罐。她起身的时候不小心将桌上水杯弄翻了,**泼到桌边那些穿着前卫的男孩身上。那些男生愤怒的咆哮,随手从身后摸出一把刀。从他们染得五颜六色的头发和朋克的装扮上来看,就像是上世纪香港铜锣湾的古惑仔。妇女吓傻了,站在那儿一动不动。那个拿刀的男孩用刀对着妇女,作势要捅她,威胁她把手中的钱袋交给他们。妇女被吓得脸色苍白,双手却紧紧地攥住袋子,死活不松手。几下拉扯之后,那些男孩一拥而上,将妇女按倒在地上开始殴打。妇女一面死死的护住钱袋,一面拼命呼救。而周围的学生都散开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不愿插手。那些男孩很显然是学校里的恶霸,没有人愿意和他们扯上关系,更别说是和他们作对了。等他们打累了,便准备徜徉而去,我看见其中一个在离开的时候,将刚才在报亭看到的那个拎包女孩的裙子掀了起来。然后大笑着骑上摩托车,和其他人一起“嗖”的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那个妇女艰难的挪动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她抖动得十分厉害,表情非常痛苦,而她的手依旧死死的拽住钱袋。是什么使她能在这样的剧痛中仍能将注意力集中在这小小的钱袋上?这个妇女在残暴下的坚持,引发了我的好奇,我想知道这其中的答案,但又在潜意识里阻止自己向她靠近。于是我就一直这么站着,等待她艰难的爬起来。我矗立在原地,隐隐觉得有些不自在,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那个拎包的女孩矗立在街道的对面,直愣愣的看着我,她身旁的女孩拽着她的右手不停摇摆。

刚才我一直跟在她们后面,现在终于可以清她们的样子。拎包的女孩有着苗条的身段,雪白的皮肤。一副透明边框的眼镜架在耳尖,素色头花将一头柔顺飘逸的秀发束在脑后。这个拎包女孩旁边的那个女孩,个头稍高,腿很长,甚至让我感觉有点夸张。她的脚踝上有一串脚链,阳光照过来,金星闪动,活泼俏皮。

我的目光停在拎包女孩的眼镜上。她没有躲闪,眼神穿过透明的镜片,直直的与我对视。她的视线好像穿透了我的眸子,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触及到我的大脑,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蒙上了一层白白的雾……

我拨开雾气,眼前竟变成了一间教室,我站在房间的后面,没有人理会我,就像是透明的。我看到那些孩子,大概只有十来岁,在屋子里追跑打闹。一个小女生明显比其他孩子要瘦小,孤独的坐在角落,不和任何人玩耍。一个小男生跑过去,递给她一个东西,她接住,然后那个小男生就跑开了。

当我回过神来,已经找不到那两个女孩和那个拾荒的妇女了。我呆站在原地,仰望着深蓝的天空,自从被牵扯进这个关于次元的事情后,我时不时就会产生幻觉。我不能和谁交谈,不能和谁倾诉,也不能和谁探讨什么,我觉得自己被一种可怕孤独感深深地包围。意识的弦紧紧地绷住,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有些神经衰弱了。最糟糕的是,事实上,我还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继续朝前走。风依旧拂面而来,画面依旧绿意盎然,而我,依旧漫无目的。不知道走了多远,我看到路旁的树林里有个妇女跪在那里,我一下子联想到刚才那个拾荒的妇女。那些树木十分**,能轻易的遮住一个人,枝叶非常茂密,阳光完全落不下来。我看不清树林里的具体情况,好奇心促使我进入树林,向那个妇女的方向走过去。

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一些,避免发出声音。我越来越靠近那个妇女,已经能听到妇女悲痛的哭声。我靠在一棵树的后面,听见她掺杂着厉害的抽泣喃喃自语:“都是妈不好……你总是说你想要一辆玩具汽车……就和别的孩子一样……可妈从没想过给你买……都是妈不好……妈没能保护好你……上个星期妈终于把你爸欠的债给还清了……妈这周开始赚钱了……你看……妈给你买了小汽车……”

听到她的哭诉,我的心里乱做一麻。我转过身子,从树干后面探出头,不由自主的想看看这名妇女。可是眼前的一幕令我瞠目结舌,我根本找不到恰当的词汇来表达我此时的震惊。我看到在我侧前方的一颗树后面,一个身影背靠在树干上,整个人渐渐地向下摊滑,慢慢的,坐在了地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身躯的抖动,他泪流满面,却只声不发。而让我震惊的原因是,这个人,尽然是李祥善。

我整个人完全呆住了,时间像是静止的,眼前的一切如同是从现实抽离出来的定格的画卷,丝毫没有真实感。就在我还处于愣神的时候,一道光闪划过,迅猛的割开这停滞的画面。接着,就是那个妇女轰然倒地,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

李祥善连滚带爬的奔到妇女身边,泣不成声。我蹲在树后面窥视着这一切,从远端的树木后面走出一个人。当看到迪卡尼奥那张脸时,我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一张冰冷的手从身后绕过来捂住了我的脸,白色的发丝从我的头顶上搭下来,在我眼前晃动。终于,我再也承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惊恐侵袭,脑子嗡嗡作响,晕厥了过去。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