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觉醒 《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5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次元觉醒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凌智,乔伊,希尔维亚,皮尔纳,夏馨儿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次元觉醒,窗花文学网提供凌智,乔伊,希尔维亚,皮尔纳,夏馨儿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皮尔纳小说名叫《次元觉醒》,提供皮尔纳小说,皮尔纳小说名。次元觉醒小说皮尔纳节选:皮尔纳左手手心向上摊开,右手拿着通行证,朝左手扇拍摄着。她只有1.1m的瘦身体,套装上一件明显尺寸过大的深色西服,显得有…...

次元觉醒小说-《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5全文阅读

皮尔纳小说名字叫做《次元觉醒》,这里提供皮尔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次元觉醒小说精选:Part52006.11,菲律宾,碧瑶“你确定这玩意儿能用吗?”皮尔纳左手掌心向上摊开,右手拿着通行证,朝左手扇拍着。他只有1.1m的瘦小身体,套上一件明显尺寸过大的深色西装,显得有些滑稽。“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么?”泰勒向下斜视着身旁的黑人小鬼。他拖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箱体和拉杆之间还放着另一个手提箱,让人觉得这是要长时间离乡远行的父子。皮尔纳需要小跑着步子才能跟上泰勒大步流星的速度。由于裤脚过长,他时不时就要提提裤子,显得有些狼狈…

Part5

2006.11,菲律宾,碧瑶

“你确定这玩意儿能用吗?”皮尔纳左手掌心向上摊开,右手拿着通行证,朝左手扇拍着。他只有1.1m的瘦小身体,套上一件明显尺寸过大的深色西装,显得有些滑稽。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么?”泰勒向下斜视着身旁的黑人小鬼。他拖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箱体和拉杆之间还放着另一个手提箱,让人觉得这是要长时间离乡远行的父子。

皮尔纳需要小跑着步子才能跟上泰勒大步流星的速度。由于裤脚过长,他时不时就要提提裤子,显得有些狼狈。

他们穿过机场的大厅,走到轮番显示的电子屏前。“A-2”说着,泰勒拉起箱子向右迈开步子,就如他一贯的雷厉风行。“等等。”皮尔纳语气强硬,一挥手把手提箱从架子上碰了下来。“操,你要干嘛?”泰勒将音调提得很高。一路拖着沉重的行李,还要照顾一个总爱制造麻烦的小鬼,对于泰勒这样一个粗犷的男人来说,简直就是一项足以令人绝望的任务。加上不适应东南亚连续的高温,使他最近很浮躁。

“注意你的言行,先生。”皮尔纳伸出食指,摆放在自己面前晃了一下,一字一顿,态度坚硬。他死死得盯着屏幕,似乎正在思考确认什么事情。泰勒见到皮尔纳进入沉思,便不再作声。他意识到这个小孩一定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多年来的相处,已经令他们之间有了某种说不出的默契。

“我们最好改签航班,而且是立刻改签。”皮尔纳依旧盯着屏幕,眼珠子不停的攒动,表情严肃。“改到什么时候?”泰勒并没有针对原因产生疑惑,就像他在军队里时,下级对上级的绝对服从,只是很单纯的对下一步动作提出请示。“不是时间,是地点。“皮尔纳还是没有看一眼泰勒,一直在屏幕上寻找着他想要的答案……“就这里好了。”皮尔纳的眼神终于停住,集中在屏幕上的“巴黎”。

皮尔纳向左侧疾步走开。泰勒急忙抱起地上的手提箱,抓起拉杆追向皮尔纳。慌慌张张的他一不留神又将手提箱弄落在了地上,十分狼狈。

泰勒蹲下来,准备再次捡起箱子,他见皮尔纳根本没有理会身后的他。他喘了口气,“诶,小鬼……”还没等他把话说出来,皮尔纳扭头瞟了他一眼,鬼马的露出嫌弃的表情,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往前走,不再回头了。

2075.9,中国*,成都*

我在次元漫无目的的游走,9月的成都依然保持着夏季炎暑的高温,闷在盆地特有的湿度与静止的气流中,我感觉像是被活活的放入了蒸笼。汗水开始浸透衣衫,脚步越发变得蹒跚,不知道经过了几条街道,我来到了一个社区公园一样的地方。里面的小路弯弯曲曲,犹如一条细细的长绳。小路两边的树木逃不过秋季凋零的命运,叶子已经开始变黄,不过依旧连成一片,没有边际。我在树荫下找到一处座椅,瘫倒在那里。也许是因为太多突如其来的事件,把我弄得一头雾水,太过疲惫,我不知何时竟在这里熟睡了过去。

2075.9,百慕大,纳斯塔尔克

我有点吃力的睁开干涩的眼睛,尽管还是有明显的不适,不过我必须得承认,我似乎开始有些习惯了这种每当清醒的时候,睁开眼就会面临一个新的陌生环境的状况。这一次我看到的是一间宽阔的厅堂,在我身前不远处有一张很长的桌子,像是神话电影里古堡中的餐厅。不同的是,这里的布置几乎全是冷冰冰的金属材质。我看到卡西姆·康,艾瑞莉亚,李祥善……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他们围坐在餐桌周围。凌智从黑钢制的椅子上跳下来,跑到我身边,“你醒啦!”其实我从遇见他那会就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幼稚,不太爱搭理他。我强挤出一点笑容,应了声:“嗯。”我起身观察了一下四周,这里并没有那些穿着军装的侍卫,气氛还是比较缓和,但可以清楚的知道每一个人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我看到正对我坐着的那个女人,卡其色的齐耳短发呈现出光滑的曲线,白光打在上面,映出一道似透非透的光泽。涂抹过无色唇膏的嘴唇,翘起恰到好处的角度,晶银剔透,吹弹可破。她轻轻俯身向前,手肘靠在桌上露出白皙的肌肤,手腕的镯子在金属桌面的反射下,绽射出十字型的光辉。她用修长的手指抛甩了一下顺滑的发丝,妩媚妖娆。让我一下子记起来,我们不久前刚见过面。她是那时和我们一起被带到传送室的人,就在那个吸附着数个容器样装置的圆形房间里。因为她那种东方女人特有的性感,让我对她有一些特别的印象。我慢慢走向餐桌,并且环视确认了一下,的确,这些人都是那时一起被带去传送室的人。

也许是因为我们当初是分别从不同的通道被带进传送室的,这给了我们无形的心理暗示,使得大家坐下的位置自然划分成两个阵营。除了我已经认识的人之外,在我对面从左往右依次是,一个肤色黝黑,满脸胡渣的壮汉,怎么说,就是给人一种悍匪的感觉。他突然看向我,眼神很凶,他浑身散发出一股恶霸的气息,有一种明显的压迫感。他的旁边就坐着那个性感的女人,女人另一侧是一个你无论擦肩千百次都不会注意到的那种人。白衬衫,小平头,黑框眼镜,没有太多特征可以让你留下什么印象。如同刻上“普通”的模板,随手一抓,到处都是大把大把的复制品。隔了一个位置,然后是一个戴口罩的人,他的衣服很厚,和其他人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猜想他也许是来自高纬度的某个严寒国度。从他的发型推断,大概应该是个中年男子,能够得到的关于他的信息就这么多。又隔了一个位置,坐着另一个女孩,她很瘦小却披着一件明显偏大的灰蓝色毛织披肩,嘴角左边有颗米粒大小的黑痣。她正阅读着一本厚厚的书,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弄来的这本书,看起来沉重的快要压垮她细弱的手臂。她的眼睛盯在书页上,抽动的眼珠像是草原上蹦跑的袋鼠,轻盈而飞速的跳跃,十分专注。

显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熟悉,而且因为陌生与疑虑,存有明显的隔阂。甚至怀有敌对意识。我开始有点庆幸,至少我之前接触到的这些人还算友好。

那张金属长桌的桌面分块下陷,然后从那些陷落的槽洞中升起了乘有牛排的托盘。那些牛排冒着浓密的白烟,附着刺激味蕾的香气自动移置到每个座位前方。这里的设备全是先进的高精科技,这一点我早就已经十分清楚。我想大家也都和我的认知一致,没有任何人表现出对这种进餐方式的惊讶。事实上,从我们被带到这里,身上就没有留下任何通讯工具或者手表之类的日常用具。我根本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时间,身体已经有一些精疲力尽的感觉。看着精美的摆盘,我真实的受到了食物的诱惑。

凌智和那个壮汉立马不加思索的把牛排切成大块大块的,狼吞虎咽。其他人在一小段时间的观察后,也开始进食……“看来,我们以后要相互关照了。彼此介绍一下吧,我叫李祥善。”他始终是那样彬彬有礼,面带微笑。凌智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任何事物都表现出热情与兴趣,紧跟着就像大家介绍了自己。其他人也都没有排斥这个提议,逐一照做。满脸胡渣的壮汉叫盖里,性感的短发女人叫上官婉,不起眼的小男生叫汤姆,抱着书的冷漠女孩叫妮迦。

所有人轮流介绍了自己,只剩下那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个字。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夏馨儿和迪卡尼奥并没有在房间里。从那个男人额头上露出的清晰的皱纹,以及因为秃顶而略微靠后的发际线判断,他应该是我们中年纪最大的。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似乎有些无奈,终于开口,用最简短的方式作出回应:“帕努奇。”当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时,我发现妮迦猛地挺直了腰,她的反应明显比其他人要强烈得多。她望着与自己相隔不远的这个人,眉宇死死的黏在一起。

我感到从脖子后边扑来温湿的气体侵在我的耳垂根部,隐隐的有点痒。我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最好不要管她的事。”我回过头看见康的脸贴着我,泛着微紫色光斑的白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忽然间一串幻象亲临脑中,曾几何时,我还是幼年,和小伙伴一道翻过长满青苔的砖墙,爬到上了年岁已被遗弃的瓦屋顶。我们缩卷着蹲在一起,背着所有人偷着吸烟,恍恍惚惚,烟雾弥散开洋溢着不羁的快乐,随手一抓都是大把大把的满足。我们对着天空肆无忌惮的笑,偶尔夹杂瓦片掉落到地上破碎的声响。

灯忽然闪了一下,打断了我脑中的幻象。接着又频闪几下……蓦地,“啊!”一声女子尖锐的叫声从墙外穿透铁壁直刺耳膜,我被着摄人心魄的尖鸣荡得头皮阵阵发麻。所有人都被惊了一下,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做出反射性的动作。

就在几秒前,夏馨儿正在与我们隔墙之外的走道端头往这里的入口走来。就在这照明闪动的电光火石间,她突然看见走道的另一端从天花板掉下一颗圆球,没有什么弹性,砸在地板上磕了几下。那是一颗头颅,上面黏附着黑色潮湿的头发。断开的颈部有鲜血喷射出来,人头在地上不规则的滚动,血珠迸得到处都是,从墙上扭曲得向下滑。夏馨儿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急速地冻结,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死命的捏住,无法呼吸。

又是几下频闪,过道最深的端头,墙体包裹着一个凹陷的空间,尸体悬挂着出现在楼板下的阴影中。裸露的脚被染成了深暗的红色,上面有着斑驳的纹路和一块一块磨得绽开的皮肉。夏馨儿的整个身体像极了秋风中晃动的枯枝,颤抖着瘫软下去趴在地上,无法挪动半步,整个人陷入无尽的恐惧之中。

灯光亮起,尸体的影子被瞬间映在地面上。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地面上还同时出现了其他人影。在凹角的黑色之中,根本无法辨认鬼影的正身。那些影子围绕着尸体从地面向上仰望,好像在迎接伙伴。当最后一下明暗交接之后,一切如同隐没在了金属漫射的白光中,没有痕迹……夏馨儿终于把挤压的恐惧全部释放出来,竭力的惊叫,声音尖锐无比,锋利到似乎可以割裂四周的铜墙铁壁。

塞拉的身影从廊道尽端悄悄的掠过,她轻轻摇晃着手中的试管,忽隐忽现,最后消失在端头拐角的黑幕之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