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 席遥殷修离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小说是著名作家梦忆的一本言情小说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席遥殷修离全集免费阅读给你!席遥殷修离是梦见忆所创作的小说《强势锁婚妻子需要乖哦》里的角色,席遥殷修离小说精选:凌硕将结实有力的小手臂横在游舒云面前,略黑的肌肤蓬勃的力量,仿佛只需要写上去字就是立体的。...

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小说-席遥殷修离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席遥殷修离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席遥殷修离是梦忆所创作的小说《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中的人物,席遥殷修离小说精选:凌硕将结实有力的小臂横在游舒云面前,略黑的肌肤蓬勃的力量,仿佛只要写上去字就是立体的。

“那个,我们纪总在开会。”胡丽婧压低嗓子,看向休息室的门,“我是纪总的秘书,麻烦您说详细一点,我好转达。”

在胡丽婧的要求下,护士尽可能详细的把知道的情况都说给她听。

挂断电话之后,胡丽婧小心翼翼的将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删除,把手机放回到原来的位置,这才又蹑手蹑脚的离开纪子烽的办公室。

游舒云一个人跑去酒店住,看情形并没有原谅纪子烽,既然这样,胡丽婧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当即拨通了领世酒店的客服电话,因为游舒云的情况特殊,领世酒店那边对她的印象深刻,胡丽婧不费什么力气便掌握了游舒云入住酒店的过程。

听到有男人相送,胡丽婧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得到那个男人的电话之后,胡丽婧按捺住兴奋打过去,“请问您是凌硕先生吗?”

“你是?”电话那头淡淡的问道。

“我是领世酒店的员工,您昨天送来的那位小姐突然病重,被送进了XX医院。”胡丽婧客气礼貌的扮演酒店的服务人员。

“那位小姐现在严重吗?”声音性感低沉,听起来是一个年龄还不算老的男人。

不管对方样貌如何,只要长了男人该有的物什儿,对她的计划就大有帮助。重点,那男人听起来好像很关心游舒云。

“已经昏迷,我们联系不到她的家人,就只能打电话给你……”

胡丽婧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就挂断了。

做完这一切,胡丽婧就跑到去游舒云所在的医院,打听清楚她在哪间病房之后,就在楼层电梯口守着。

半个时辰之后,电梯门开了的刹那,胡丽婧被一个男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这个男人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将挺拔的好身材勾勒的一览无余,偏偏一件最普通的白色衬衫,穿在他身上,干净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绝对是男人之中的极品!

他所到之处,周围流露着隐隐的霸气,不张扬,深沉而又内敛。

这样极品的男人,让胡丽婧痴迷,纪子烽早就被她抛在脑后。

可,听到这个男人打听游舒云的时候,胡丽婧身躯一震,猛然回神。

凭什么,这样极品的男人要被游舒云那样已婚的大妈染指?

胡丽婧心里全是愤慨和不平。

她恨恨地剜了一眼游舒云病房所在的方向,急忙打电话给刘萍。

胡丽婧凭借自己的好口才,添油加醋的将游舒云和凌硕描绘了一番,好像俩人**的时候她就在边上看着一样。

刘萍拿着手机,气的浑身哆嗦。

她当初就跟自己的儿子说,漂亮的女人不老实。游舒云也就看起来温顺,骨子里倔强得很,不是一个好管教的女人,偏不听!这下好了,被她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以后还怎么见人呐!

刘萍先是给纪子烽打了电话,告知他具体地址。然后拿出捉奸先锋队的气势,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游舒云所在的医院。

经过医生救治,游舒云和肚子里的宝宝暂时脱离了危险。

她坐在病床上,盯着医院的天花板数时间。

当初,纪子烽追求她的时候,因为他们在宏城的两端,每个礼拜天,纪子烽都会跑步穿过整个城市来看她,所用时间不过两个小时。

也是因为这份坚持和感动,游舒云才嫁给了纪子烽。

而现在,交通发达,他们有自己的车子,三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不见纪子烽的身影。

游舒云心间的那点希冀,一丝一丝的被抽离……

她不得不承认,和纪子烽的感情,在这几年的婚姻生活中消磨了不少。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游舒云心跳加速,当看清楚进来的人之后,她眼里的微光破碎了一地。

“怎么突然就住医院了?”凌硕逆着门口的光进到病房里。

游舒云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精神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可是,距离电话里通知的……病重,好像还有一段距离。

游舒云秀眉几不可见的蹙了蹙,沉默不语。

这个男人帮助了她,她很感激。不过,心里非常抵触他总出现在她最落魄的时候。

凌硕搬了张凳子坐在了游舒云的病床边,打量的眸光中带着审视。

游舒云不自然的避开凌硕的打量,“欠你的钱我会还你的……”

“什么时候?”凌硕严肃认真的追问。

若是以往,游舒云会给对方一个礼貌的微笑,只是此时,一股子无名火从心底窜了起来,“等我出院以后。”

对于他这种逼债的方式,游舒云有一丝难过。

凌硕淡淡地“哦”了声,似乎有些质疑。

紧接着,他从口袋里变出一支钢笔,将笔塞在游舒云的掌心,“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

“你怕我赖账不成?”浑身高档名牌,会缺这几个车费?游舒云可不信。

“不好说,”凌硕若有所思,“医疗费也是我出的。”

凌硕咄咄逼人,让身无分文的游舒云不知所措,一不留神,那支钢笔滑落在地上。

游舒云忙弯腰去捡,被一只沉稳的手压住了肩膀,“我来!”

看到钢笔完好无损,凌硕松了一口气。

他用指腹擦了擦那不存在的灰尘,才又塞进了游舒云的手里。“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请你善待它。”

游舒云垂眸看向手中的笔,那是一支普通的老式钢笔,几年前流行的款式。

凌硕的穿着,不像是用不起高档笔的人,何况现在无纸化办公,谁还用钢笔?

游舒云不禁多打量了几眼那支钢笔,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我写哪儿?”游舒云抬眸注视着已经起身的凌硕,没有发现能写的地方。

凌硕将结实有力的小臂横在游舒云面前,略黑的肌肤蓬勃的力量,仿佛只要写上去字就是立体的。

游舒云的脑海当中突然闪过与眼前相同的画面,很熟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