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换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此笙不换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此笙不换,此笙不换小说是著名作家此间三月的一本言情小说小说,小说主角是时夏乔靳笙,时夏乔靳笙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此生不换第三章的全文阅读,有事情?有啥事情? “就是您和老黄黄金家外孙的婚事情。” 白爷爷口中的老黄黄金,是他的老战友,俩人又一起为官另外30明年,情感深厚自然是不用说。不过...白爷爷口中的老金,是他的老战友,两个人又一起为官另外三十来年,感情深厚自然是不用说。不过金家的下一代不想白家这样又做了大官,而是经商,现在的金家在商界可谓是叱咤风云。。...

此笙不换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有事?有什么事?

  “就是你跟老金家外孙的婚事。”

  白爷爷口中的老金,是他的老战友,两个人又一起为官另外三十来年,感情深厚自然是不用说。不过金家的下一代不想白家这样又做了大官,而是经商,现在的金家在商界可谓是叱咤风云。

  “哦,婚事。”白如羲说得云淡风轻,好像这件事的主人公是别人不是她一样。

  不过这反应似乎太平静了些,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这婚事我知道,是该谈谈了,不过我现在的年纪似乎还没到要着急结婚的地步吧。”说罢继续低头吃饭,白如羲才不会说其实她早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如羲,这事二十年前就定下了,反悔不得。”白爷爷似乎误解了白如羲话里的意思,以为白如羲要反悔,声音平添了一分严肃。

  “我没说我要反悔啊,不过我刚二十岁,说结婚还是早了点吧。要是男方着急要结婚的话,那就让若潇去吧,反正她不也算是白家的女儿吗。”白如羲似乎也没听出来爷爷语气中的那一丝严厉,随口说道。

  “如羲,你这是什么话!”爷爷放下碗筷,显然对白如羲这句话感到异常的生气。

  “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爷爷,您别生气。”白如羲吃饱了,放下碗筷,神色平静的看着爷爷。

  白如羲这才感觉的自己刚刚随口说出的话激怒了爷爷,可见了此刻的场景她倒也不慌,只是轻轻放下碗筷。

  “我明天要出国,今晚就不留在这了,爷爷,妈,我先走了。”恭恭敬敬的,没有亲人之间的那种亲密感,相反,夹杂着一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

  李若潇紧紧握着筷子的手,指节泛白。

  身边的白子言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

  白如羲一手搭在窗沿撑住头,一手握住方向盘,车在马路上行驶的飞快。

  把车开到夏天的公寓,楼上的窗户黑暗一片,刚巧自己出来的时候把钥匙忘在了夏天的公寓里。

  虽然希望这两个家伙没出去鬼混,但显然白如羲下午的警告没起什么作用,不过这也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能知道你们两个到哪疯去了吗?”白如羲的声音里有明显的压抑不住的怒火。

  “我们在德蒙……”在嘈杂的酒吧里,夏天有些心虚的微小声音让白如羲根本就听不到,不过她也大概能猜出来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了。

  “你是不是忘了你今天下午对你说什么了。”白如羲的声音越平静,夏天就越觉得自己背后的冷汗越来越多,她可是跟白如羲保证过要看好川子的。

  “川子说今天她有个好朋友过生日,必须要到场,我怕她玩疯了,喝醉了又惹事,所以才跟着她来的。”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不过看川子的样子,现在似乎才刚刚开始……”

  “等着我,一会我去找你们。”

  “你要来酒吧?”夏天惊讶得快要把下巴掉到地上了。

  “废话,我没有钥匙,难道要我在门口等你们到半夜啊!”

  白如羲挂断电话,开车奔向德蒙。

  虽然不是以前留下过什么不好的回忆,但白如羲好像从出生身体里就带着反感对酒吧、夜店、舞厅这类娱乐场所的基因。仰着脖子在德蒙门口盯着那五颜六色的巨大牌子,站了将近十分钟总后,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白如羲这样的女人,浑身不经意就散发出来的诱惑因子原本就是天生会让人集中视线的焦点,更何况是在就把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虽然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不过白如羲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慌张和不适的神色,反而悠闲地依到吧台上,视线搜索着川子和夏天的身影。

  今天是陆承恩的生日,天狼全体都来为他庆祝他的二十大寿。不过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选在德蒙这种地方庆祝?陆承恩叫了很多人,其中有很多是彼此都不熟悉的人。

  天狼,一个五人组合团体,队长权宗博,队员黎曜,尹夏,苏梓晔,陆承恩。是一个出到五年火爆全球的超级天团,队长权宗博在音乐方面的才华更是让圈内的众多艺人望尘莫及。

  权宗博不知道这是他今天喝下的第几瓶酒了,新专辑的制作过程简直让他承受了不少压力,好不容易今天能出来解解压了!不过时间似乎也有些晚了,是该回去了,要是再喝下去的话估计明天就没法工作了。

  权宗博晃晃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和陆承恩说了一声,打算离开,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出现了几个身影纠缠在一起的人。

  原本在吧台旁寻找川子和夏天的白如羲,想找到的人没找到,却碰上了让她不怎么想见到的家伙。

  正是下午在白家门口与李若潇亲热的那个凯文。

  “这不是我们白大小姐吗?没想到我们那么清高的白大小姐也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白如羲嫌恶的捂了捂鼻子,这家伙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走走走,和爷我去跟哥们们打个招呼!”凯文说着手不安分的搂住白如羲的肩膀。

  “我看你是嫌你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吧?”白如羲抓住凯文放在他肩上的手,甩了出去,因为喝多了的凯文身形不稳摔在了地上。

  “你这女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伺候好我,我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凯文被他那几个同样身家不凡的狐朋狗友从地上扶起来,对着白如羲乱说一气。

  看样子凯文已经醉到可以用不省人事来形容了,不然也不敢对着白如羲说出这种话。

  不过凯文认识白如羲,不代表他那帮狐朋狗友也认识白如羲。白如羲虽然有名,可是仅限在某个圈子里,而凯文的那些朋友还没有进入那个圈子的资格。

  “这小妞不错啊,凯文,你可不能吃独食啊!”其中一个男人的手冲着白如羲的脸去。

  川子,你可真能给我找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白如羲此刻真想仰天长叹,看看她交的这朋友!

  虽然后悔进入这家酒吧,不过白如羲从来都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角色,更不是个怕惹事的主儿,一脚直接往男人的裆下踢过去!

  “啊!”男人捂住裆部痛苦地躺在地上。

  凯文和身边的几人见状立刻向白如羲冲上去,不过白如羲曾经练过跆拳道,即便和几个男人打起来也不是会占下风的,场面一下变得混乱起来。

  权宗博还没往外走多久,陆承恩就冲出来追上了他。

  “要不我送你吧,你看你喝这么多……”话还没说完,陆承恩就跟随着权宗博的视线转移到了前面那围成一圈的人群。

  “怎么回事!”陆承恩拉过身边的一个酒保问。

  “是几个男人调戏一个女的,结果现在正在被那女的教训。”

  听了酒保的话,陆承恩突然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不行了,承恩,我要回去了!再喝我回去就该被教训了。”被夏天扶着的川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陆承恩身边。

  “行,夏天,川子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了。”陆承恩说。

  “好。”夏天真是后悔当初没听白如羲的话拦着川子,看川子喝成这个样子,回去肯定挨批斗!

  “我把宗博送回去吧。”黎曜没怎么喝酒,到现在都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