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换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此笙不换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时夏乔靳笙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此笙不换,窗花文学网提供时夏乔靳笙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免费提供此生没换第四章的全集阅读,“行,那你们当心点啊!”黎曜扶着权宗博渐渐地离开6承恩的视线。 “你们怎样还没走?”转过头看见夏天似乎没有打算需要走的意思,反而把川子放...“你们怎么还不走?”转过头看见夏天似乎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反而把川子放在一旁空着的沙发上。。...

此笙不换小说-第四章全文阅读

  “行,那你们小心点啊!”黎曜扶着权宗博渐渐地离开陆承恩的视线。

  “你们怎么还不走?”转过头看见夏天似乎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反而把川子放在一旁空着的沙发上。

  “我朋友说要来找我,现在还没看见人呢,我再等一会儿。”

  “酒吧这么多人,乱乱哄哄的怎么找啊,你还是给你朋友打个电话吧。”

  白如羲刚刚把最后一个男人放倒在地,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是夏天。

  “你们到底在哪?”白如羲的口气虽然没什么变化,可听上去为什么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大厅中心不是围了一群人吗,我们在外面的沙发上等你。”

  随后,陆承恩和夏天就看见从人群中心走出来,一脸淡然的白如羲。

  在陆承恩吃惊的注视中,白如羲和夏天扶起了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的川子,吃力的走出酒吧。

  “这女人又漂亮又能打又有气场,极品啊。”

  陆承恩感叹!

  也许是真的喝多了,权宗博躺在床上总是觉得很不舒服,翻来覆去好久也没睡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晚上在酒吧那个收拾了好几个男人的女人。

  “真强啊。”

  权宗博就在对“很强”的白如羲的感叹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阳光像沙漏里的金色暖沙洒在柏油路上,反射出炎热的气息。明明是节假日街上的人头却少得可怜,夸张的说好像十个手指加上十个脚趾就能数的过来。也许对街道两边令人琳琅满目的商店来说可能不是件好事,可是对某人来说,这未免不是件好事。

  “好久都没这么放松了!”权宗博走在这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他已经有很久都没像现在这样这样,像个普通的人走在马路上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

  女人双手抱在胸前,不住的打量他,虽然眼神平静如水,却有种让人无法承受的强大。

  女人望着他,伸出手向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权宗博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退,这女人该不会是老张派来抓他回去的吧?

  要不就是他太露富了?好吧,T恤是亚历山大的,裤子是巴宝莉,鞋子是杜嘉班纳的,不过衣服的商标又不是露在外面的,现在仿版那么多,凭什么就确定他这些是真的?所以这女人千万不要是打劫的,虽然他的钱包里只剩下三百元了,可钱包值三十万啊!如果她真的那么大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他这位超级明星的话,但愿她不识货,最后把钱包还给他就行了。

  在权宗博高速转动的大脑还未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时,他的身体就因为一阵外力向前倾倒。

  那女人竟然抓住她的胳膊把他拉到她身边?

  女人一把打掉他手中最爱的甜筒。

  “你……”

  权宗博还未说出话,女人就不知道从哪里招来了一块布在他的脸上乱抹一气。虽然知道自己吃着甜筒,嘴角上难免会沾上些冰淇淋。虽然知道她可能是好心帮自己擦干净,可这方法未免也太粗鲁了点吧!还有……

  那块布到底是什么啊!

  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他真的认识这个女人吗?

  “喂!”权宗博再想开口,女人又一下子把他拉到某家小吃店的的窗口。

  “想吃些什么吗?我请客。”

  “当然!”

  虽然对于剧情发展的逻辑有些混乱,不过有人请客这样的好事,对于权宗博来说却是一个永远不能拒绝的诱惑。

  说着女人从窗口拿出一支烤鱼递到权宗博嘴边。

  “请你的,别客气。”

  权宗博望着眼前这才见面不到五分钟的女人,就为她的慷慨大方感动的泪流满面。“那我就不客气啦!”

  权宗博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上去。

  “啊。”这一声惨叫显得无比凄惨,尤其是在这么寂静的深夜中,更增添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陆承恩你发什么疯!”

  权宗博正做着美梦睡得正香,谁知道同屋的陆承恩突然像被人打了一样突然大声惨叫。

  陆承恩的惨叫声惹得其他三人纷纷跑到这个房间一探究竟,可一打开门就看见正悠哉悠哉往往外走的权宗博。

  这边,陆承恩举着“血淋淋”的证据——右手上那个鲜红的牙印向另外三个人诉说着队长权宗博刚刚对他进行的带有犯罪性的人身攻击。

  奈何另外三个人只是抱着手臂各想各的,连丢过一个眼神都觉得吝啬。

  “我果然是所有组合里最受欺负的老小了。”加上些颤音,再挤出两颗金豆豆,再加上一个落寞的背影,堪比四大名著里《红楼梦》里的林妹妹,真叫一个我见犹怜。

  屋里倚着墙壁的三人望着那坐在床上的背影依旧不为所动。

  “这表演课果然没白上,瞧瞧这演技,越来越棒了,明年拿下奥斯卡不成问题!”尹夏“由衷”地发出了赞叹。

  “叫你昨天上节目又掀了宗博哥的底,报应来了吧。”苏梓晔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明天要去美国拍画报呢,大家赶紧睡吧,要不然明天该影响工作了。”黎曜淡淡地开口。

  “不知道有没有女模特啊?”苏梓晔随口问了一句。

  “不清楚。”

  黎曜也随口回了句,三人忽略了床上那位“受害者”,各回各屋,各抱各枕。

  权宗博因为喝了酒,所以现在头还有些晕晕的,进了卫生间打开花洒冲个凉,突然会想起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梦,还有梦里的那个女人,一股异样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不过权宗博也没想太多,毕竟只是个梦罢了。甩了甩头,擦干身体,回房间继续睡觉。

  白如羲躺在床上,回忆着在白家的一切,川子和夏天的话又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

  “都这么多年了,你就别闹别扭了。”

  “姓白的一家子对你那么好,你也就看开点吧!”

  这些她不是不懂,只不过她还是不能像对待亲人那样亲密地对待他们,也许他在潜意识里还是在排斥着白家吧。

  一夜无眠。

  难得,第二天白如羲竟然是最晚一个到机场的。

  “迟到了哦,扣一年的工资!”川子扯着嗓子大叫。

  昨天她喝成那样都没迟到这件事让她刚到无比自豪。

  “我一年的工资你扣的起吗!还有,迟不迟到我说了算!”白如羲看了看手表,继续说,“现在才是截止时间。”

  川子差点吐血。

  “走吧。”

  夏天看着这俩活宝,哭笑不得。

  飞机起飞,再降落,对与白如羲来说,十几个小时不过是睡个觉的时间罢了。

  到了美国的的拍摄场地,刚走进摄影棚,还没睡醒正处于迷糊状态的白如羲就被川子推、进了化妆间。

  “你还好吗?”川子着一口正宗的英语问着还半睁着眼却已经被自己按在化妆桌前的椅子上的白如羲。

  “省事最好。”白如羲是个简单主义者,最嫌麻烦。

  川子听后满头黑线,不过手上却立刻忙活起来。

  川子给不少艺人名媛做过造型,但却从没有一个人能够像白如羲这样对她有着如此强烈的吸引力,在川子看来,她做造型师最巅峰的时刻,大抵就是在白如羲这块拥有强烈吸引力的磁石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