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坟秘录 《尸坟秘录》第一章 细雨阴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尸坟秘录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尸坟秘录,尸坟秘录小说是著名作家梧桐阅读的一本短篇美文小说,小说主角是陈叔,白爷,冯庆年,方文,赵梦雪,老爷,陈叔,白爷,冯庆年,方文,赵梦雪,老爷小说精彩片段:冯庆年方文小说名叫《僵尸坟秘录》,提供冯庆年方文小说全集阅读,冯庆年方文小说全集在线阅读。僵尸坟秘录小说冯庆年方文节选:冯庆年,还有一个背着竹筐的女性,老头少说话,女性更是一言不发,只有那个年青人偶尔过来递…...

尸坟秘录小说-《尸坟秘录》第一章 细雨阴山全文阅读

冯庆年方文小说名字叫做《尸坟秘录》,这里提供冯庆年方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尸坟秘录小说精选:茶棚这个村子许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应该是来来往往的马队都在这一代停留歇脚,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它原本的名字。我们的落脚处只有一队进山的队伍,淅沥的小雨打落了枯黄的树叶,黏在脚底让人有些焦虑,我呆在马匹的旁边,望着对面喝着闷酒的三个生意人。这回方文给我带回来的人,让我跟着他们来了一处荒僻的山村,而酬劳...却不是很丰厚。对面三人所带的东西,是让我有些悸动的珠宝,我和他们呆了一上午,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马背上那一包一包的东…

茶棚这个村子许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应该是来来往往的马队都在这一代停留歇脚,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它原本的名字。

我们的落脚处只有一队进山的队伍,淅沥的小雨打落了枯黄的树叶,黏在脚底让人有些焦虑,我呆在马匹的旁边,望着对面喝着闷酒的三个生意人。

这回方文给我带回来的人,让我跟着他们来了一处荒僻的山村,而酬劳...却不是很丰厚。

对面三人所带的东西,是让我有些悸动的珠宝,我和他们呆了一上午,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马背上那一包一包的东西!

山里的雨很冷,雨中刺骨的秋风吹的这间破烂的瓦房有些摇摇欲坠,看的我无端的郁闷。

路难走不是主要的缘故,而是他们要做的事需要我的参与,可是八块金条,在现在的情况看来,是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了!

三个人之中有一个老头,一个冯庆年,还有一个背着竹筐的女人,老头很少说话,女人更是一言不发,只有那个年轻人偶尔过来递给我们两支烟。

这小子叫冯庆年,方文和他说话的时候老是开玩笑直接称呼“青年”,我听着也觉得十分好笑。

正当我蹲在台阶前边看雨的时候,后面的老头忽然对我开口说话了!

“小罗老板,现在已经接近傍晚的时辰,这个村子来往的商客十分频繁,你也看到了,我们带的东西不一般,不过我们再过这个山头之前要办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希望你能尽量帮助我们...”

我平静的回头看了看这个老人,除了方文模糊的介绍了一些缘由,其实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具体要让我做些什么。

“老爷子,你们看起来不像一家人,别怪我多言,不知道你们到底找我来做什么,这个价钱...说实话对我也没多大的意义!”

我语气很些平淡,这老头听了之后有些皱眉,我看出来他明显不想说出到底什么事情,另外那个年轻的女子则十分机灵的来回打量着我们。

其实我是一个二倒贩子,在我手里边过的东西,一般都是黑货,明着开的就是个破旧的古董店,茶棚这里我从来没来过,因为很少出门的缘故,可能看起来给人一种瘦弱委顿的形象,但方文是个很有灵性的人。

老头起身走了过来,指了指外面的林子,有些沉闷的说道:“这山里头路不仅难走,而且还经常绕远,所以才会用马,我们来这里,是要找一处地方。”

“找什么啊?”方文回头无心的问。

忽然那个冯庆年开口说了一句让我十分奇怪的话——“墓地!”

这个男人很瘦弱,看起来和我一般大的年纪,看起来挺普通的商客打扮,唯一让人觉得奇怪的就是他的眼睛,仿佛有一种和常人不同的颜色,让我感觉仿佛是个外国人。

我一听就愣了,虽说方文带来的他们,而且还有些微薄的关系,但我们三人不是伙计,不过我却有些奇怪他们找什么墓地是要做什么。

“古墓么?”方文有些兴奋。

那冯庆年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我有东西落在那里了!”

这人说话总有一种想要别人去猜的感觉,而且有些阴里阴气,很让我不爽,看了看后边那个像哑巴一样的女人,我心中的疑虑更重了。

“哼!”我撇了撇嘴。

心中所想,莫非是方文开口跟他们说了什么关于我以前干过的事情,似乎才是这回他们三人找我的目的。

望了望方文,这小子有些挠头,我就没再追问,起身牵过了马,催促他们进山。

老头看了看我,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甩手拍了拍马背上的东西,示意那个冯庆年在前方带路,向着林外那条幽深的小路去了。

“山哥?这三人我也不是很熟,不过给了我们的钱不少,而且还是托关系找的我,这不...”方文凑到我耳边有些歉意的解释。

我没理会,指了指最前边的那个男人,示意他走过去,我呆在了后面,身前的影子是那个纤弱的女人,还有她背上蒙着黑布的竹筐!

我有些开玩笑的说里面是不是装着什么值钱的宝贝,不过最终也没能听到那个女人说一句话,只看到她一脸僵硬的微笑。

这条路是向着山林深处的,越走我越是觉得光线暗淡,渐渐的有了几里地的路程,我发觉我们走到了一处地势越来越低的像是峡谷里的丛林。

方文有些奇怪,问那冯庆年:我说哥们,前边是一条干了的河床,几十年没水,现在都已经长齐了树林子,你是要去哪儿?

他看了看脚下,然后拿下了马背上一把雨伞,莫名其妙的撑开了向着前边走了过去,可是现在已经不下雨了,我们都是有些奇怪。

老头回答方文说就是这地方,示意我们跟这家伙一起过去,而两匹马和那个女人,则留在了原地呆着,像是另有安排似的。

走在这老头子的身后,望了望这个阴暗茂密的树林,我心中忽然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如果这里是一个墓地的话,这俩人恐怕不是什么正经的生意人!

低洼之地,而且封阴聚气,分明是一处烜尸之地,尽管这里面有两个年纪十分轻的人,可我仍旧对这老头子似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这感觉就像是曾经同行一样...

等到我们三人站到了这个冯庆年的身旁的时候,他脚尖冲着地面轻轻的点了两下,然后用他那古怪的声调对我说道:“脚下是一个墓地,我要找的就是这里,我们现在开始挖!”

地面有些积水,周围有几颗掉了皮的白桦树,我不能看出为何这里连个墓碑都没有,却是被他称为一个墓地!

望了望这个家伙,我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太好使...”

他眯了眯眼,略带笑意的递了根烟给我说:“我再付你一部分钱,我们一块挖...”

老头子从后面慢慢的掏出了一把红纸包着的金条,方文直接就接了过去,我有些木讷的看着这个男人,忽然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要是我不挖呢?”我问。

“钱...还给我们!”他正色道。

我笑出了声来,看了看有些不好意思的方文说:“挖吧,不深,新坟!五米之内,两口棺材!”

我这话刚一出口,对面的老头子立马瞪大了眼珠子瞧向了我,连前边这个二流子气的冯庆年也有些愣了,像是被我惊了一道。

老头子皱紧了眉头,脸色像极了和尚,**的问了我一句:你...确定?

我点了根烟坐到了一旁,伸手向着脚下指了指,没说话...

方文刚忙的从马背上拿下了铲子,和这个有些郁闷的冯庆年一起,慢慢的冲着脚下的泥土挖起了深坑!

“哐哐”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盯着这个古怪的男人看了很久,也瞧不出他究竟是只念过几年书的白面小生还是经历过多少世道的人精。

倒是后边的那个女人,总是让我有一种想开口询问的想法,第一她长得很漂亮,第二嘛,就是她长的很像画里的古代人...

没多久就见了底,等我看到下方的布置的时候,不禁对这几个人有些防备了!

透过这个略显狭窄的洞看下去,这下面竟然还置办了两间不小的墓室,不过是活动的水泥挡板做的墓门,正好被方文给一脚踹开了!

我有些意外的说了一句“这坟你们认识...还是死者下葬的时候你们来过?”

对面老头子没有回答,他们两个人皱紧了眉头,然后这个冯庆年收起了那把雨伞,拉着方文笑嘻嘻的就要下去!

方文不是傻子,他立马回头看了看我,像是要征求我的意见,我一把抓住了方文,有些僵硬的笑了笑说道:“我下去,他们留在上面看马,你们还有很多东西呢...”我笑道。

这个洞不深,跳下去之后刚好一跃就能到地面,这块板子被方文给掀开了,里面的情况看不清楚,我接过了方文递过来的手电筒,慢慢的弓着腰进去了!

当我走进地下十几层台阶看到一间小小的墓室的时候,眼中所看到的的景象并没有让我感到多么奇怪,只有一口刷着朱漆的大棺材静静的摆在靠墙的位置。

这墓室给我的第一感觉不过就是个坑而已,至于这么造个墓室,我是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接着冯庆年就下来了,看了看里面的情况,他随手点起了一根蜡烛,慢慢的走向了我身前的棺材,面色没有丝毫的异样。

“旁边的墓室还有一口棺材,这根本就是个坟,连个墓都算不上...不知道你是要找什么”我疑惑的问。

这人看了看我,把蜡烛放在了棺材上面,然后挽了挽袖子伸手就拍在了棺材壳子上说道:“那个不管,我就是来找这个的,这人死了没多久,我是搞不懂还整个这么宽敞的地儿做什么,反正里面的东西...”

后面的老头接着就递了过来一把雪亮的匕首,像是要开馆!

我和方文立马有些紧张,立马离开了这棺材一米多远,看着这两人奇怪的举动,猜不到这棺材里头能有什么。

“我说冯爷...这人死的不太正常吧?我瞅着这棺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可得小心点儿啊!”方文咽了口吐沫紧张的提醒他。

这小子二话没说直接用刀撬去了几颗封棺的洋钉,顺手把棺材盖子猛地掀了起来!

老头也挺配合,抓起蜡烛眯着眼睛在一旁细细的观望,十分迫切的瞪着棺材里头的东西,可是我和方文是满脑子问号,因为这棺材里头他娘的竟然没有尸体,完全是一个奇形怪状的只有一根骨头一样的器皿躺在里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