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二章 回京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简介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沈楚楚,杨应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楚楚小说名叫做《萌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提供沈楚楚小说全集阅读,沈楚楚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萌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沈楚楚节选:沈楚楚还未出声音就继续听他大喝1声音到:“大胆劫匪!受我1剑!”冬天儿脚下使劲1蹬…...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二章 回京2全文阅读

沈楚楚小说名字叫做《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这里提供沈楚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精选: 最中央的人一脸蛮狠嚣张的和马车夫说着异常经典的台词:“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之前还一脸嚣张的领头此刻惨白着脸色,颤抖着手指着劫匪,音色颤颤打着官腔道:“你,你知道,我们,我们是谁吗!”“我管你是谁!拿钱交出来!否则,杀!”强匪把腰间的刀‘兹’一声抽出半截光亮的刀身,黄昏的余光反射在刀身上直直射入领头的眼中,一片灿烂如花。车队领头此刻心头在颤抖,他应该怎么逃?怎么保命?把钱和后面的几个女人都交出去,…

最中央的人一脸蛮狠嚣张的和马车夫说着异常经典的台词:“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之前还一脸嚣张的领头此刻惨白着脸色,颤抖着手指着劫匪,音色颤颤打着官腔道:“你,你知道,我们,我们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拿钱交出来!否则,杀!”强匪把腰间的刀‘兹’一声抽出半截光亮的刀身,黄昏的余光反射在刀身上直直射入领头的眼中,一片灿烂如花。车队领头此刻心头在颤抖,他应该怎么逃?怎么保命?把钱和后面的几个女人都交出去,能不能保命?

冬儿站在车板上,傲视群雄的看着那些劫匪,脑海中满是她如何大喝一声镇住这群劫匪,如何游刃有余的将这群劫匪打退三步,如何让他们吓得胆颤惊心。

“小姐!我去了!”车外响起冬儿充满信心的声音,沈楚楚还未出声就继续听她大喝一声道:“大胆劫匪!受我一剑!”

冬儿脚下用力一蹬马车板,咻地飞了出去。车里的沈楚楚顺势身子一歪,随着马车突然的前倾晃了晃,差点从座位上跌下去。“这小妮子。”沈楚楚直起身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气还未叹完,沈楚楚的身子却猛地一顿,眼底闪过一道暗芒——有人!

冬儿武功虽也不差的,但有一句话叫作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和劫匪过招十招就落了下风,冬儿剑一挥,挥开一众人,准备退,但身后的刀已经无声无息的抵至腰间。

至于之前还吹嘘很牛的领队,还未开打就早已投降。

满脸凶狠的劫匪老大特意走近瞧了眼冬儿,细细打量了一番,嘴里啧啧赞叹道:“好漂亮的的小娘子,有胆量,只可惜太没有自知之明了。不过你的剑不错,拿给我瞧瞧!”

“哼!”冬儿性子也犟头一偏,冷哼一声。

那劫匪老大反倒起了兴致,“哟,这性子我喜欢。”

车队领头见劫匪老大似对女色感冒,立刻谏言道。“大人,大人,车里还有一个女的,长得还要漂亮!”

冬儿脸色一变,这人!要不是她现在受人限制,一定一剑捅死他!之前还说劫匪算什么,如今却要卖主求荣,好一个京城来的东西!

劫匪老大一听,眼中一亮,立刻下令:“搜马车!”

沈楚楚的马车帘被掀开,劫匪小弟高兴的喊道:“老大!这里还有个女的!”又往车里看了一眼,愣了两秒,道:“还有一只狗,啊!”

只听那人一声惨叫,众人只见一只似狼似狗的犬类一下子咬断他的咽喉。小灰将面前的人解决,立刻跳回护在沈楚楚身前。沈楚楚从车里走了出来,神色微冷的站在车板上看着众劫匪,以及被劫匪扣住的护送的人。

“好臭!啊!鸡!”此时最后面的一辆车前又发出一阵惨叫,只见后面被静尼师太养的不同凡响、武力值超高的鸡啄痛了头的劫匪,捂着头,一脸痛苦,而脸色如同便秘,难看又憋屈。

想必静尼师太用特殊草药喂食的鸡拉的粑粑应该要比平常臭的多得多。

“是谁派你们来的?”沈楚楚站在车板上看着劫持着冬儿的那群人,倚着车框,神情懒散的问道。

众劫匪向沈楚楚看去,余晖洒在她脸上,照出她美如天仙的面容,螓首蛾眉,一双眸子如秋水剪瞳般熠熠生辉。

她面色淡淡,温顺从容,看上去无害。但看到那只凶猛的狗守护在沈楚楚身前,而那只超神般的鸡‘咯咯咯’的飞到车顶盖上,傲然直视众人,似随时准备再啄人一计。

不知为何,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底萦绕,如果真是如表面那么纯良的女子,怎么会养这么凶狠的动物呢?

“什么谁派来的!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虎牙山虎豹子是也!”劫匪的大头满脸煞气,看着自家兄弟被人家一条狗就弄成这样了,脸色自然不好看。

看似霸气的名字,实则白痴。

沈楚楚看了眼被挟持的冬儿,又扫了一圈周围警惕的劫匪,看向虎豹子,缓缓说道:“虽然你们身为劫匪,做着猪狗不如的事,不过我还是应该怀着宽大的胸怀提醒你们一句,你们中毒了。”

听到她的话,劫匪皆是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觉得身上有些不一般的感觉,露出手臂一看,就起了一块块红斑,由红变紫,异常骇人。

虎豹子看到兄弟们的情况,心中一跳,也看了眼自己的手,手腕上的颜色似乎变得有些不正常,隐隐发红起来,而身上也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心中一慌,怒喝道:“你要不给解药我就杀了这群人,杀了你的丫鬟!”

她的视线落在冬儿脸上,又看了那群随行的奴仆,撇撇嘴说道:“底牌拿的也太早些了吧?不过,这些人的性命关我何事?刚刚我还听见有人准备卖了我,以德报怨我可没那么好心。至于我那丫鬟,杀了多可惜,给你做压寨夫人岂不很好?不过,你可能没那命了,留给下一任寨主应该也是不错的。”

虎豹子脑子一滞,怎么也没想到,甚至不敢相信沈楚楚会这样说。这般美丽的女子,是他此生从未见过,而这般冷血无情的女子,也是他平生从未见过。

而那些护送沈楚楚的人,听到后皆是一股寒意从背后窜入后颈,见死不救,冷血无情,他们还能有获救的机会吗?

车夫们视线凶狠的看向领队,要不是他刚刚说了那番话,要不是他坚持要赶路,根本不会有这种事!都是这人惹得!都怪他!

但,他们很快也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痒,掀袖一看,竟是红斑点点!难道,他们也中毒了?

车队领头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点点红斑,满是绝望,他之前那样对沈楚楚,他还能有活路吗?前所未有的后悔在他心里蔓延,他要是不这么自负就遇不到劫匪,要不是不多嘴卖主就不会连求情得救的可能性都没有!

显然,不光是劫匪,连护送的人也不敢轻视了沈楚楚,这个女人太无情,太毒辣。

虎豹子见这些人竟不能要挟到她,不禁怒气丛生,直接将威胁的矛头直指沈楚楚,“那我就杀了你!”

沈楚楚看着身旁冲上来想要一刀砍了她的人,无奈叹了口气道:“你们还是凝神屏气的好,说不定这毒素还能散发慢点。不然还不等你们杀了我,你们自己就死了。”

一语中的,劫匪纷纷停下了动作,不敢擅动,左看看右看看,眼里都是迷茫与骇然,生怕死的早了些。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