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九章 最美的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是著名作家阅读王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小说主角是沈楚楚,杨应,沈楚楚,杨应小说精彩片段:沈楚楚杨应小说名叫《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提供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沈楚楚杨应小说全集阅读,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沈楚楚杨应完整版本。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小说沈楚楚杨应节选:沈楚楚实话实说,他…...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九章 最美的你全文阅读

沈楚楚杨应小说名字叫做《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这里提供沈楚楚杨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精选: “没有。”沈楚楚实话实说,她听出了杨应话里的意思,要真是没有办法,她就嫁呗,反正她回来是报仇的,报完仇她就会走,即便是嫁人这种事也拦不住她不久就会走的事实。“大皇子有什么不好吗?”沈楚楚奇怪,“莫不是奇丑无比,或是嗜血残忍阴晴不定?还是克妻?”杨应听着沈楚楚的猜测,嘴角抽了抽,马上打断沈楚楚的话,希望她不要再说出这般大逆的话了,“那倒没有,大皇子为人沉稳,样貌也是极好的,又是陈贵妃的独子,在京中闺秀中也很是受欢迎。他不理朝…

“没有。”沈楚楚实话实说,她听出了杨应话里的意思,要真是没有办法,她就嫁呗,反正她回来是报仇的,报完仇她就会走,即便是嫁人这种事也拦不住她不久就会走的事实。

“大皇子有什么不好吗?”沈楚楚奇怪,“莫不是奇丑无比,或是嗜血残忍阴晴不定?还是克妻?”

杨应听着沈楚楚的猜测,嘴角抽了抽,马上打断沈楚楚的话,希望她不要再说出这般大逆的话了,“那倒没有,大皇子为人沉稳,样貌也是极好的,又是陈贵妃的独子,在京中闺秀中也很是受欢迎。他不理朝政,做事随心,不过在一年多前娶了一名江湖女子为侧妃,并宠幸至极,夫妻二人关系很好。而且还扬言如后有娶正妃,两人同为平妻。”

“典型的爱美人不爱江山,以后干的肯定是宠妾灭妻的事。”沈楚楚评价道,又好奇的问道:“大皇子有几个姬妾?”照他这种情况,后院争斗应该挺激烈的。

“……”杨应被沈楚楚突然的这番话一噎,不知如何继续说下去,嘴动了动好几下,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没有姬妾,大皇子对京中的女子大多看不上眼,身边也很少有女色。南阳府的萍城郡主都看不上。”

“哦?”沈楚楚挑了挑眉,“没想到还是个有原则的人,一般人还入不了他的眼。”沈楚楚有些好奇,那侧妃有何过人之处。“舅舅是怕我在他那里受了欺负?”沈楚楚摸摸下巴觉得没准大皇子还是个好去处。

“沈府与大皇子母妃的母家曾结过仇,你如是嫁进去,只怕受委屈。

“那就算了。”沈楚楚点头,既然有仇那便算了,她还是另寻他处吧。

“楚楚,京城之中俊杰不少,你到时看看,如有喜欢的,我定然会为你做主的。”杨应一脸郑重。

沈楚楚却笑了起来,“舅舅,不用那么担心,你也不看看你外甥女这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的样,皇帝总要找个大家闺秀吧,犯得着找上我吗?”

听了沈楚楚的话,杨应愣了愣,忽的想到她在信中写的在净心庵时尽欺负别人的事,杨应眼角忍不住抽了抽,还真不是大家闺秀会干的事。但听着这话,杨应总觉得很对不起沈楚楚,没有给她好的环境。他没有照顾好姐姐,更没有照顾好她的唯一女儿。

“舅舅总是想要你嫁一个好人家的,如果是你自己喜欢的更好。对了,你回京后莫要再那般调皮,京中的人都太过有心机,我怕你到时你受了欺负。”

“嗯,一定安分!”沈楚楚笑着保证。

杨应看了眼沈楚楚,有点怀疑,但还是笑了,即便是天大的麻烦,他也会帮她收拾。

“你刚回京就有这种事,我怕你在京中的日子不好过。”杨应有些担心,皇上如此一提,即便是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沈楚楚身上,所有的恨意也都集中到了沈楚楚这儿。

“没事,我安生日子过多了,来这里一趟总要留点纪念的,舅舅你就不要担心了!”

杨应看着沈楚楚,见她全然不担心,也不知怎么继续说下去。叹了口气,防患于未然固然好,但太揪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沈楚楚刚回来,不应该让她压力如此大。

“你刚回来,明日再带你去看你母亲吧。”杨应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已在西山头。

沈楚楚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昏黄的微芒照向大地,撒上一层橙色的光辉。还记得,十五年的那天似乎也是这样一个天气,那并不刺眼的光芒在她婴儿的视线里色彩异样。

“去吧,还来得及。”沈楚楚站起来,回身看着杨应道。

杨应看了眼沈楚楚,见她脸上方才的笑意不知在何时已经褪下,脸上有着淡淡的凝重。他点头道:“好。”

说走就走,杨应带着沈楚楚出了府,冬儿站在大厅里,不知所措,看着走远的两人也不知道该追上去还是回去等。

“呜。”突然身旁一道声响,小灰不甘寂寞的跑了出来,用嘴叼着冬儿的衣角。冬儿扶额,转身带着小灰去找吃的了。

杨应的马车就停在相府外面,两人上了车便直奔城外。

城外与内城被一座城墙隔开,却是天壤之别,城内繁花似锦,城外萧瑟荒野。

一路急驰,马车最终停在一片丘陵山林之中。

沈楚楚跟着杨应走进林间,里面有一条人工开辟的小道,两人沿着小道向上走进丘陵深处。过了一个拐弯,再往前走至尽头便是一条溪涧,而杨氏的墓地就在这里。

青山在后,绿水在旁。又是高地,日光充足,很是符合风水里的说法。

墓碑上写的不是‘XX之侧室’或是妾侍,却是‘杨应之姐,杨玲’。

而在其旁,还有一个墓碑与之并立:‘程家之子,程宇’。

一个男子的墓碑立在其旁边,有些奇怪,但沈楚楚没有多问。

沈楚楚看了眼那高高的墓,她对她那个漂亮女子唯一的印象,只有刚出生的那几天。

带着记忆出生,让沈楚楚对于这经历恍惚迷茫。

她不知道她自己是谁,是现代的那个沈初,还是被人抱在怀里的小不点?甚至不知道她此刻是在梦中没醒,还是真实的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直到那一日,那个被请来的所谓的大师为她算了一卦,给本就出生于五月五的她算出不祥,克父克母克兄克弟。

杨氏为了保下她,喝下大夫人端来的不明汤药,而在那之后,沈府派人送她到了净心庵。

回忆至此为止,沈楚楚看了眼墓碑的时间,大概是在她两岁时,这女子逝世了。

沈楚楚屈膝,跪在地上,重重给她磕了三个响头。感谢她生了她,感谢她保下了她的命,感谢她把她当作了女儿。

同时她也应许她,帮她报仇。当初害杨氏的人,她一个都不放过。

杨应看着沈楚楚,眼中满满的都是疼惜。他没有护住姐姐,让她受尽了病难的死去,还让沈楚楚在外受了十五年的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