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十章 被打了?(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沈楚楚,杨应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窗花文学网提供沈楚楚,杨应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沈楚楚杨应小说名叫《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最好》,提供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最好,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最好小说阅读。萌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最好小说沈楚楚杨应节选:沈楚楚站起身,走至一旁,把路边的大朵大朵的绽放正…...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十章 被打了?(1)全文阅读

沈楚楚杨应小说名字叫做《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这里提供沈楚楚杨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精选: “姐姐,楚楚来看你了,你在天之灵一定认的。如今她都长这么大了,也很懂事,姐姐你可以放心了。我以后会好好护着她,不会让她再受一点委屈。”杨应看着那墓碑,眼中满是怀念与自责。沈楚楚站起身,走到一旁,将路边的大朵大朵的盛开正好的花采下,放在墓碑之前,轻声说道:“现在的海棠开的最美,送给最美的你。”她还记得当时她院子里种满了海棠,定是喜欢。杨应看着沈楚楚,眼神变了变,却忍住了没问。两人又待了一会儿,便下山离开了。走到一半,杨应没忍…

“姐姐,楚楚来看你了,你在天之灵一定认的。如今她都长这么大了,也很懂事,姐姐你可以放心了。我以后会好好护着她,不会让她再受一点委屈。”杨应看着那墓碑,眼中满是怀念与自责。

沈楚楚站起身,走到一旁,将路边的大朵大朵的盛开正好的花采下,放在墓碑之前,轻声说道:“现在的海棠开的最美,送给最美的你。”

她还记得当时她院子里种满了海棠,定是喜欢。

杨应看着沈楚楚,眼神变了变,却忍住了没问。

两人又待了一会儿,便下山离开了。

走到一半,杨应没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你母亲最爱海棠的?”

沈楚楚看了看杨应,眼中含笑道:“那路边一大片的海棠是舅舅特意种的吧,既然是舅舅种的,肯定是有原因,所以我猜母亲很喜欢海棠花。”

杨应听到解释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是啊,那花是我种的,我竟然没有想到。”

沈楚楚笑了笑,低下眸子。

杨应看了看沈楚楚,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沈楚楚细心的很,那她一定注意到了程宇的墓碑,但她却什么都没问,他要不要主动和她说?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但他就怕沈楚楚误会了。可他又怕此地无银三百两,杨应看着沈楚楚,真心觉得小孩子心眼太多太聪明也不是很好,太让大人心烦纠结了。

杨应搓了搓手,突然想起一个东西,摸了摸身上,却没找到。“你母亲一个贴身的玉手饰在我那儿,今日出来的急,忘了拿,明日我让人给你送来。对了,明日送去那人你就留下吧,这样在府里也有个照应。”

沈楚楚看了看杨应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什么东西的尴尬样,笑了笑,应道:“好。”

杨应有些懊恼,蹙了蹙眉,从腰间摸出一个玉佩,递给沈楚楚道:“京城人都知道你的身份,这玉佩在京城没什么用,但你以后要是往东,不管哪个州府,你要有紧急事情,出示这玉佩,知州都会认的,就拿着以后防身用吧。”

沈楚楚哭笑不得,这玉佩真的对她有用吗?往东?难道她不仅要在北方待,还要去东边玩玩?

“好,”沈楚楚点点头,欣然的接下了,不管怎么样,这是长辈的心意。

杨应温和一笑,脚下的路蜿蜒向下,因为昨天下过雨还有些湿润,行人下山时要小心些。杨应看向沈楚楚,见她步伐轻盈,不像平常人那般繁重,挑眉问道:“可是学过武?”

沈楚楚侧头看看他,嫣然笑笑道:“没有,不过经常锻炼,也会些骑马射箭,步子总要比一般人轻盈些。”

杨应眉微微一挑,没想到沈楚楚竟会这么多东西,“学了骑马射箭,为何不学武功?”

沈楚楚垂了垂睫毛,将要没入山头的光芒斜斜照过来,在她脸上打下一层淡淡的阴影,掩去了她眼底的神色。她勾了勾嘴角,从杨应那个角度看去,似是在笑,又似是在叹。“学的东西够多了,也不差这一样了,不学也就不学了。”

话语似是潇洒,却隐隐有些萧瑟,杨应眼眸动了几动,才点头道:“一个大姑娘家的,不学也好,学武的人手掌脚掌宽大粗糙,女儿家也不差学武这一样了。”

沈楚楚闻言摊开手掌,自己的手生的不宽却修长,手掌柔软细腻,手指笔直,指尖削尖,形状很是好看,比起大家闺秀也差不了多少。

较为世俗的静清师太说她适合弹琴女红,手指修长纤细弹琴是最好看的。

而一向洒脱的静尼师太说她这手生的就是浪费,长种菜种草药粗手才好。

她对自己的手没有任何意见,但这手只能文不能武,却是她心中最大的遗憾。

沈楚楚抬头看向杨应,转移话题问道:“表弟表妹今日怎么没有来?”

提到那两个让人头疼的家伙,杨应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前两天他们贪玩掉进了池塘里了,这两天还染着风寒呢。”

沈楚楚眼皮跳了跳,脸上满是惊愕,“怎么回事?”知道那两个是混世小魔王,喜欢捣乱捉弄人,却不想有这般事。

杨应摇摇头叹气道:“谁知道,丫鬟一个转身,你表妹就把你表弟给推下去了,要去救,自己又跳了下去。”

沈楚楚汗颜,小时候的女孩就是比男孩要强些,而那混乱的场面,沈楚楚不敢想象。

杨应送沈楚楚回府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杨应把沈楚楚送到府后直接回去了,一双儿女在家他也不放心。

之前已经走过一遍,此时即便没有丫鬟带领,她也能找到回府的路了。

走过最前的大堂,到达相府的后堂,这里有一个花园,再往后便是丞相的书房以及大夫人的住处。左右边是各个姨娘小妾以及子女的住处。

走过长廊,来到花园,从一个路口像左拐。一直向前走,走过一片林荫,那边有一个颇为大气的人工湖,清水盈盈。

“你是谁?”四个丫鬟拥着一个艳丽女子从湖的那边走过来,领头的丫鬟瞧见沈楚楚面生,不由问道。

被人拥簇在中心的那个女子,瞧见沈楚楚后不由皱了皱眉。什么时候家里来了一个漂亮的小丫鬟,莫不是爹爹刚纳的小妾,但年纪看上去颇为小,似乎比她还小些。

她又多看了沈楚楚两眼,却见沈楚楚不慌不忙的停下步子回视她们,再看她那颇为陈旧素淡的衣服,不像是相府的。

“你就是那个从幽州回来的庶女?”沈琦清皱着眉问道,虽然不确定,但心中已有八分明了。眼前这女子身上的衣服和她丫鬟穿的布料一样,想必定是那个刚被接回来的女人。

本来她想去瞧瞧那个从幽州回来的庶女长成什么模样,不知是黑头黑脸,还是笨手笨脚,能让她好好嘲笑一番。哪只到了那人院子,却被告知不在。没了看好戏的心,她就走了,却不想在这里碰见了。

沈琦清扫了眼沈楚楚的服饰,眼底闪过一抹鄙夷,果然是穷乡僻壤来的,一副乡土气。看她一身穷酸样,身上,头发上连个首饰都没有,穿的衣服也不知是什么料子,粗糙死了,哪里有她们的丝绸绵薄来的轻巧精致。

沈琦清简直要恶心死沈楚楚这幅穷酸样了,一个乡野村姑也配进他们相府大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