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六章 你又不是皇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简介

阅读王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目前处于已完成,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沈楚楚小说名叫《葫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提供葫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沈楚楚,葫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沈楚楚小说。葫王王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小说沈楚楚节选:沈楚楚瞧了那人一眼,只见她微低着脑袋,一脸的真诚,但…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六章 你又不是皇帝全文阅读

沈楚楚小说名字叫做《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这里提供沈楚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精选: 沈楚楚瞧了那人一眼,只见他微低着头,一脸的真诚,但眼角的讥笑却依然留在上面。沈楚楚轻轻勾了勾嘴角,闭着眼缓缓说道:“是啊,你们是奴才,听得都是主子的话,我和你们讲的什么理?对牛弹琴也不是这样弹得。”话至此,沈楚楚顿了顿,缓缓睁开眼,掩在长长睫毛之下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冷的笑意,幽黑的瞳子朝冬儿所站之处看去,开口一字一句的下令,声音坚而硬,“冬儿,开路!”“是!”冬儿得到沈楚楚的话,脸上一喜,她早就不耐烦了。身子一动就到了大门前…

沈楚楚瞧了那人一眼,只见他微低着头,一脸的真诚,但眼角的讥笑却依然留在上面。

沈楚楚轻轻勾了勾嘴角,闭着眼缓缓说道:“是啊,你们是奴才,听得都是主子的话,我和你们讲的什么理?对牛弹琴也不是这样弹得。”

话至此,沈楚楚顿了顿,缓缓睁开眼,掩在长长睫毛之下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冷的笑意,幽黑的瞳子朝冬儿所站之处看去,开口一字一句的下令,声音坚而硬,“冬儿,开路!”

“是!”冬儿得到沈楚楚的话,脸上一喜,她早就不耐烦了。身子一动就到了大门前,抬脚,蹬腿,踹门。也不见她怎么使劲,却一下子就踢开了那两米高的朱红木制厚门。两扇厚重的门‘嘭’的被迅速打开,撞到底后又反弹到了一半。

那些守在门外的守卫,两眼都看呆了,惊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见喉间那上下的滚动,看样子被冬儿这举动惊吓的不轻。沈楚楚看着震慑的效果,很是满意,不错,给她长脸了。给她来下马威,那她便还了回去!

冬儿回过身对沈楚楚灿烂一笑,得到沈楚楚那肯定的眼神后笑容更加绚烂。沈楚楚抬脚一路顺畅无阻的走进了沈府,小灰跟随其后。

府里那些人也不敢上前,刚刚看到冬儿的壮举,如今看到冬儿如见猛兽,唯恐躲之不及。

“小姐。”冬儿走在沈楚楚一旁,有些委屈的叫了一声她。

“怎么了?”沈楚楚看她一眼。

冬儿脸上有些尴尬,小声说道:“刚刚踢门踢的有些重,腿疼。”

沈楚楚低头去看她的脚,“能走路吗?”

“可以。”

“嗯,等会你就别进去了,在外面歇一会儿。”沈楚楚看着不远处的大堂,眼底一抹难言的情绪划过。

“好。”冬儿应下。

侧堂之内,坐满了人,一个个,脸或熟或生。沈楚楚瞧着主位上的人,依旧还是那张脸,不过是染上了风霜岁月的痕迹,但她可忘不了,那张脸,她可是记了多少年的!

沈楚楚对着主位上那人行了个礼,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表情温顺无害,“大夫人好。”

大夫人看着沈楚楚,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笑道:“一眨眼,如今都这么大了,长的比你娘亲年轻时候还要貌美。”

“哟,姐姐记性真好,还能记得当年的杨夫人啊!”大夫人手边坐着的一个年轻女子听到这话,笑了出来。那女子面容精致,年轻,微微挑起的眉尾暗示了她的倨傲与利害。

大夫人脸色微微一变,看了眼那人,随后撇开视线,显然是在避其锋芒。她看向沈楚楚,柔声道:“以后相府就是你的家了,就不用这么拘束小心了。在老爷面前可不能叫丞相,知道吗?”

大夫人面色和蔼,如同慈母一般,看着沈楚楚脸上满是欢喜。如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自己久离家乡的亲人归来,满是欣喜与宠溺。

“呵,大夫人真是心胸开阔。”年轻女子又开口了,她挑眉看向沈楚楚,“既然你都叫这样叫大夫人了,那也不用叫我姨娘了,叫我二夫人就好。”

沈楚楚瞧了眼她,点头。

大夫人嘴抿了抿,深吸两口气,见沈楚楚视线看向这边,继而笑着问道:“回来的路上一切可好?”

沈楚楚眼眸动了动,点头木讷的回道:“除了赶车急了点,伙食差了点,睡的差了点,平日里不方便了点,其他还好。”

“……”在一旁已经交了差的赶车管事听到后,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赶了四个月的车,还说急了点?她可知道平常最慢不过三个月就能到京,她整整赶了四个月!谁家出门在外还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你又不是皇帝!

大夫人看了眼沈楚楚,四个月的车途让她服饰有些乱,脸上也满是疲惫,整个人看上去很没有精神。虽然长得不赖,但那明显是从穷乡僻壤出来的气息却掩不了。说的话还这么直接木讷,不愧是不会讨人喜的乡下野种。

她眼底有些嘲讽的笑了笑,但脸上却是一副慈爱的面容安抚道:“回来了就什么都好了,行车旅途劳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听他们来信的人说路上遇到劫匪了?”

沈楚楚抿着唇点点头,一脸惊恐,“好吓人,幸好领队舍身忘死,牺牲了自己,让我们避过了劫难。”

“嗯。”大夫人点点头不疑有他,看了眼赶车管事问道:“是这样?”

管事脸上有些凝重,但还是慢慢点头道:“是这样。”他们这些人都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夫人得了回答便不再问,而后话锋一转,却依旧笑着开口道:“方才楚楚和守卫发生了一些矛盾?”

沈楚楚脸上有些讶异,“矛盾?不是那些守卫犯上吗?我知道他们都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他们打我脸可以,但他们也不应该打相府的脸。这让外人看来岂不是说相府无规无矩,对下人管教无方?再者我也没动他们。”

沈楚楚说的字字锥心泣血,似乎都是为相府着想,说的大夫人亦是无话可说。

“说的好!”二夫人唯恐天下不乱,笑着开口,语气直逼大夫人,“姐姐可要好好管管这家里的奴才了,管教无方是小,如是让别人觉得姐姐无能管理才是大呐!”

“那是自然!”被二夫人这么一说,大夫人脸上的神色有些沉不住了,“几日不管,那些人真是好大胆子,连相府三小姐都敢不放在心上!楚楚,你放心,母亲定为你做主!好好管教他们一番!”

沈楚楚看了大夫人,二夫人一眼,随后一笑,当作什么都不明白似的点头,“嗯,好。”

大夫人看了沈楚楚两眼,见她神情并无两样,才呼出一口气。

“你刚刚回府,对府里还不清楚,等会儿就让人带着你熟悉一下。还有,你生母,已经去了多年,你也不要过于伤心了。”说到这里,大夫人语气带上了压抑与悲凉,让整个欢喜的气氛陡然覆上一层薄薄的乌云。

沈楚楚眼眸动了动,讥讽的抬眸看向大夫人,见她脸上带了些哀伤,似真在为杨氏的早逝感到难过与怀念。但在沈楚楚眼里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