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降头师 《灵异降头师》第三章:尸降(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灵异降头师小说简介

窗花文学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灵异降头师,灵异降头师小说是著名作家梧桐阅读的一本短篇美文小说,小说主角是张骞,茅山教,宗教,单于,武帝,李天一,张骞,茅山教,宗教,单于,武帝,李天一小说精彩片段:诡异降头师小说名叫做《诡异降头师》,提供诡异降头师小说最新章,诡异降头师小说在线阅读。诡异降头师小说诡异降头师节选: 有过高中经历的朋友可能都知道,临近高考的那几个月份时候往往过得快,天天都精神高度集中,…...

灵异降头师小说-《灵异降头师》第三章:尸降(一)全文阅读

灵异降头师小说名字叫做《灵异降头师》,这里提供灵异降头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灵异降头师小说精选: 有过高三经历的朋友可能都知道,临近高考的那几个月时间往往过得很快,每天都精神高度集中,所以一眨眼就过去了。回到学校的我很快就回到了紧张的学习中去,每天都和别人一样学习复习,做习题。也是从那之后,我开始反思我生命的意义到底在于哪?高考的时候发挥得不是很理想,没能考进清华北大等名校,但是也考进了A市的A大学,这所大学在全国也是很著名的一流学府。本以为我的人生就是读完四年大学,然后找工作,娶妻生子,让后一环又一环,一生…

有过高三经历的朋友可能都知道,临近高考的那几个月时间往往过得很快,每天都精神高度集中,所以一眨眼就过去了。

回到学校的我很快就回到了紧张的学习中去,每天都和别人一样学习复习,做习题。也是从那之后,我开始反思我生命的意义到底在于哪?

高考的时候发挥得不是很理想,没能考进清华北大等名校,但是也考进了A市的A大学,这所大学在全国也是很著名的一流学府。

本以为我的人生就是读完四年大学,然后找工作,娶妻生子,让后一环又一环,一生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当我快要把那次经历遗忘干净地时候,命运又和我开起了玩笑。

当然这不是玩笑,也并不好笑。

夏天,天总是很长,空气中都是一股压抑的燥热。尤其是到了晚上,要是没有点风,会让人有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闷地难受。

“咔,咔,咔。”耳边传来了一下一下清脆的响声。这声音很像是从耳边响起的,也好像是在梦里响起的,引得人一股烦躁不安。

耳边一痒,一个激灵把我从睡梦中弄醒,我心想,这是梦里的声音吗?

可是翻身,还想再睡,这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我知道这不是梦了。

这声音就像是圆盘状的表的秒针,每走一下都有声音。我开始在身边找了起来,找了半天才想起来,屋里哪有表啊,高考结束后为了好好休息,我的屋里就不放表了。

“咔,咔,咔。”清脆的声音就在耳边回绕,但是我却偏偏不知道这声音的来源。

莫非是我的耳朵坏掉了?还是出现幻觉了?

夏天的闷热加上心情的烦躁,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的床就挨着窗户,稍稍探起身子,打开窗户,想要透透气。

一阵风轻飘飘地吹了进来,显得是那样的无力,却偏偏吹动了窗帘的一角。

我就住在二楼,我的床就挨着窗户,探起身子,准备把窗帘带上,顺便往窗外瞥了一眼。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窗外漆黑一片,小区里的路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咔,咔,咔。”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才听出来,这声音是来自窗外的。窗外的声音愈加清晰,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也可以在漆黑中看清一点东西,我就在黑暗里翻找着这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个人,在路上一蹦一蹦地。仔细看去,头一直低着,看不清正脸,一直蹦着向前。而这声音也是从他脚下发出的。

如果这是早上我或许还能理解为是晨练的一个项目,但是半夜,我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是锻炼的一种方式。

当从我窗前路过的时候,我特意拉上点窗帘,因为,那样子的确很吓人。你很难想象,一个看上去有些苍老变形的脸,一个佝偻的身子,在无人的夜里,蹦啊蹦的。

我攥着手心里的窗帘,等着这声音慢慢消失,然后赶紧关上窗户,拉上窗帘,我生怕他会再度回来。

夜,更深了。我在床上还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想起了,那次事情。难道,这也是降头?还是碰到了僵尸?

我想到这,想起了七姑,在七姑家时,七姑教过我的几种口诀。当感到恐惧或遇到危害时,可以默念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这是道教传下来的练功法门,后来又被东瀛所剽窃,不过却被误传成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每一个真言都配合着不同手印,而且用处也都大不相同。传说中还有个道人叫葛洪练这个东西,练到白日飞升当神仙去了。当然这个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是他一定死了,就算是当神仙,可神仙又有几个活的。

内心感到恐惧时,可以结“临”字手印:独钴印。念金刚萨埵心咒:“金刚萨埵心咒“嗡班札尔萨垛吽”。

这咒语正是我上次被人下了降头时七姑念出来的,可以稳定身心。我按七姑教的结好了手印,又默念咒语,几遍以后觉得,整个人都舒服多了,心也沉静了下来。

我拉开窗帘要往外看看,看看“它”到底走没走。

一抬头,一张极度扭曲变形的脸就对着我,脸色苍白而狰狞,眼眶里的眼睛毫无生气,像是鱼泡那样死死地盯着我。整个脸就像是长期被水泡了一样,一种水肿泡烂了的感觉。糟烂的头发,脸上还带着丝丝可见的青筋。

我们几乎就是脸对着脸,我呼出的气一定能吹到它的脸上,只是我感觉不到它的气息。

我头皮一阵发麻。

人受到的惊吓分很多种,也会有不同的反应。

小一点的,会大叫。

中等的,脸会扭曲变形,然后失禁,严重的当场挂掉,从此无忧无虑。

再大一点的,会大笑,因为吓到神经失常了嘛。

再大的,也就是我现在这德行了,既不哭也不笑。我已经疯了,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情况。

本来是心情平复之后,很感兴趣,想看下,能不能看见它,结果,弄了半天是它一直在看着我。我都不敢去想,它盯着我看了到底有多久?

这家伙是死的吗?生前是偷窥狂吗?

大脑好像是缺氧之后的一片空白,每一秒都拉得那么长。我就直愣愣地盯着它,它也直愣愣地盯着我。因为我不知道除了看着它还能看什么?

它也没有说话,可以说从来到走都没有声响。

我一样没有说话,两个人,姑且说是人吧,就僵持在那。我都不知道我说人语,这怪物是否能听懂?

“咔,咔,咔。”窗外又响起了声响。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是那样的清晰,仿若是发自于心底一样,勾起了人最原始的恐惧。

直到它走了,我还一直愣愣地看着窗户,一口一口喘着粗气。身上都被冷汗湿透了,准确说是湿了又干了,干了又湿了,快变成干尸了。

一直过了好久,确定他真的不会来了,我才拉上窗帘,睡了。

 城市的水塔,被一片乌云遮盖地严严的,天空中的月光也很难渗透进来。水塔上有一块不起眼的狭小平台。

“长老交待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妥的。”黑色中隐藏的身影与空气在对话,语气十分恭敬。不,是空气中的一只蝙蝠。很快就飞走了。

这是我跟着七姑找到的地方。没错,早上一起来,我就去找了七姑,并且跟她讲了我昨晚遇到的事情。

“这是尸降。”七姑想了半天对我道。

“尸降,难怪,感觉像死人一样。”我回想起昨晚对着我看的脸,还是一阵心悸。

“二仔,敢不敢跟七姑去看个究竟!”七姑淡淡道。

“七姑,我胆子这么大,有什么不敢的,再说昨晚都怕过了。”我一贯是打肿了脸也充不了胖子,但是我是又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毕竟能亲眼目睹降头术可不容易。往常小说里才能见到的画面这回也可一探究竟了。

就这样,天一黑,我就跟七姑来到了市里的水塔。

七姑是通过一只罗盘找到的这个地方,根据七姑的理论是测量灵力与阴气找到的地方,又根据,尸体被泡过的样子找到了这座水塔。

常人从外面看去不会发现什么,但是修炼过的人,会看出这片地方实际上已经被黑色雾气所覆盖了,这气流就是邪气。

幽幽的笛声响了起来,缓缓地回荡在水塔周围。笛声往往带给人的是幽静的感觉,可这笛声,给你感觉是让人烦躁,明明声音上没有什么问题,偏偏会让人心烦意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