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降头师 《灵异降头师》第二章:照片降头与梦魇(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灵异降头师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张骞,茅山教,宗教,单于,武帝,李天一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灵异降头师,窗花文学网提供张骞,茅山教,宗教,单于,武帝,李天一小说精彩内容阅读:诡异降头师小说名叫做《诡异降头师》,提供诡异降头师小说全文阅读,诡异降头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诡异降头师小说诡异降头师节选:“2仔,需要是难受的话语需要说哦。”我全名叫张超然,小名叫2仔,只是少有人那么叫。我低声应…...

灵异降头师小说-《灵异降头师》第二章:照片降头与梦魇(二)全文阅读

灵异降头师小说名字叫做《灵异降头师》,这里提供灵异降头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灵异降头师小说精选:“二仔,要是不舒服的话要说哦。”我全名叫张超然,小名叫二仔,只是很少有人这么叫。我低声应了一下,因为紧张又有些认生,所以也没多说什么。七姑叫我在门外等着,她转身进屋,叫我别乱走。七姑进去的时候,我偷偷顺着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屋子里烟雾缭绕的,看不多大清楚。没过多一会,七姑手里拿着黄色的缎子走了出来,打开之后是一件道袍,上面刺的有八卦,奇兽。我便问道:“七姑,这是干吗用的啊?”“二仔,穿上它,跟姑姑进去。”“我也没敢多问。”只是很麻利…

“二仔,要是不舒服的话要说哦。”我全名叫张超然,小名叫二仔,只是很少有人这么叫。

我低声应了一下,因为紧张又有些认生,所以也没多说什么。

七姑叫我在门外等着,她转身进屋,叫我别乱走。七姑进去的时候,我偷偷顺着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屋子里烟雾缭绕的,看不多大清楚。

没过多一会,七姑手里拿着黄色的缎子走了出来,打开之后是一件道袍,上面刺的有八卦,奇兽。

我便问道:“七姑,这是干吗用的啊?”

“二仔,穿上它,跟姑姑进去。”

“我也没敢多问。”只是很麻利的套上了道袍,只刚一套上便有说不出的舒服。好像整孙猴子的禁锢被摘掉了一样。

想必这道袍也不一般,不然怎会如此神奇。我跟着七姑进了屋,果然屋里都是烟,是香点燃后的烟,虽然很浓但是却不呛人。我很好奇,人不在的时候怎么也点呢。

屋子的正中间的神龛上供奉着神像,我一样不知道他是哪路神仙。神像下面是供桌,供桌上摆的是一个个的罐子,其中有三个罐子上用黄布条缠着。

这和一般寺庙里佛像前供桌上摆供品不同,想必这和普通的神佛不同吧。说来可笑,满天神佛里,我知道的除了佛家几位佛祖就是玉皇大帝了。

七姑看我对供桌上的案子感到好奇,就跟我说:“你的罐子,也在那上面。”

这句话着实吓了我一大跳,“我的罐子,什么罐子?”

“那一个个的罐子里装的都是每个人的生辰八字以及出世后的第一撮头发。”

七姑面容一瞬间庄严了许多,“这是一种降头,可以保佑这些人平安的降头,和害人的是不同的。”

“那三个用黄布条包着的呢。”十八岁的孩子好奇总是很重。

“最中间的一个就是你的”七姑笑了笑,“每个降头师,一生只能下三个这样的降头,二仔眼睛还挺尖的,看来你对降头很感兴趣啊。”

在七姑的指导下,我对着神像拜了一拜,又上了三柱香。

我实在没有想到,我的地位可以这么高,但是想想这可能和重男轻女的习俗有关,我是张家的独苗。

严格说起来,我是排行老二,所以叫二仔,但是之前有个堂哥,没满月的时候就去世了。此事不秉。

“七姑姑,您说,我昨晚到底是怎么了?”我又想起来昨晚的事情,一股寒意便袭来了。

“你被人下了降头!”我一听这话,吓了一跳,什么我被下了降头。我知道降头都是害人的法术,可是谁要害我。

“幸好你出世的时候,我就给你下了降头,那罐子里有我的本命血,可以知道你被人害了,所以,昨晚我赶紧施咒把你救了回来。”七姑道。

“要是没来得及,我会死吗?”我怔怔地一问,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也不一定,这要看下降头的人的想法了。”七姑姑表情严肃了起来。同时在我心里的地位也被无限的拔高了。

“七姑姑你一定得救救我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放心,不管他是谁,今晚,我管教他伤了元神,泻出根底。”七姑眼神里闪过一丝坚毅。

夜深了,我就按照姑姑的指示,穿着道袍,在卧室里入睡。由于有了昨晚的经历,我很害怕入睡,翻来覆去竟然失眠了。

大概一直到凌晨两点多钟,人一天中最困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在睡梦中,我仿佛进入到了一个奇幻的世界,我的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雕像,一个个栩栩如生,仿佛有着灵性一般。我甚至能感觉到,他们都在看着我。

呼呼,呼呼。耳边冷风又吹了起来,我心里一阵骇然下,才猛然发觉,我竟是在梦里。在自己的梦里,却能有如此清晰的意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耳边的风,越吹越大,我身上的道袍,也开始随着这股气流飘荡,一晃一晃。耳边又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铃声,忽高,忽低,忽快,忽慢。

感觉一阵眩晕。

就这时候,我身边的雕活了,将我围了起来,狠狠地盯着我,但是我有感觉那并不是在看我,而是盯着我身边的这股风。

身上的道袍也飘离了身体,然后在空重本飞快的旋转,又形成了人形。

我这时才发现,道袍竟然装了一个人,不,是抓了一个人一样的影子!里面的人影不断的挣扎,却根本挣扎不开。

最后的虚影终于停止了挣扎,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高兴还是怎样,只是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很舒服的睡了一觉,一觉醒来竟然已经是中午了,自从上了高三就再也没起过这么晚。心想也不错,借这次机会也好放松一下。

起床的时候,我只是感觉有点不对劲,又想不起来什么。

等我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才想起来,我睡觉时穿的道袍不见了。猛然想起来昨晚的“梦”,莫非那根本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

我又想起来,衣服里的虚影。那虚影又是什么?最终它挣脱掉了吗?这个还得问问七姑姑。

等我穿好衣服出了卧室,就直接去那间摆满“降头”的屋子。

“二仔,感觉怎么样?”七姑姑看上去有点疲惫。

“我感觉好多了,昨晚还作了一个怪梦,还有就是我昨晚穿的道袍起来的时候不见了。”我脸有点红,因为会感到害羞。

“你跟我进来吧,我给你看点东西。”七姑姑领着我进了房间,“是对是错呢?”七姑姑低头轻叹道。

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对与错到底是在指什么?我也不敢问什么,只当做没有听到。

一进屋,就看桌案的中间多了一个草人,草人身上扎了几根针。昨晚穿着的道袍就挂在墙上。

“这件道袍是祖师传下来的,为本教七宝之一。”七姑姑指着道袍对我说。

“降头不是泰国的吗,怎么还跟道家有关系呢?”我记得以前看过的鬼故事中都介绍说泰国降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和道家有什么关系。

“降头术其实是茅山术里的,本名叫钉头术。”七姑表情一脸严肃“传到国外的是由当年茅山教的分支简化后传出去的。”

原来那些故事中的神奇法术竟是真的,经过这次的事,我也感觉到了它的存在与隐秘。

“我昨晚用这道袍施法禁锢了害你人的元神,又将元神附在这傀儡人上,用金针封住其命门,让其无法走脱。”七姑昂然神色好像侠女一般。

“那他会不会死啊?”虽然有人害我,但我也不想让害我的人受到太多伤害。

现在的自己想想还很想笑,那时的自己竟然那么幼稚。

当我经历了之后这么多的事,让我再选一次,必然会锁其元神,用阴火灼烧,让他生不如死。最后将其魂魄摄来,让其灰飞烟灭!

“南洋叛逆是生是死与我何干,当年叛教之人就该想到其后人该有这样下场,二仔,入我门中将祖宗遗风发扬光大,一定要光大我茅山教。”七姑姑表现的很激动着实把我吓着了。

我虽然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但是也只是很感兴趣,从来没想过以后竟然要加入这个门派还是什么的组织。

现代的无神论思想对我影响很深,总会感觉这是一种邪教。但是七姑姑对我又很好,甚至是救了我的命,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七姑看出我的心理,神色一时一暗。我却也不好说什么。

“他给你下的降头是用照片以及你的生辰八字下的,只是功力尚浅不然你会很危险,你最近有没有给什么人你的照片”。

七姑一说,近期照片就让我想起了我的班长。他说是为了做通讯录难道是借口。但是也不可能,一个高中生怎么会这些东西呢。而且这照片竟然也能用来下降头。

“七姑这照片前几天我给过我们班长,但是这照片怎么能下降头而且他也个孩子啊!”我并不信是班长干的,会不会是弄错了。

“照片下降容易的很,也只有南洋教的会这么下三滥。”七姑姑眼里尽是不屑。

“照片只是个替身,背后用施法者的血写上你的生辰八字,然后将其放置污秽之物中,管教你病痛缠身,邪气入体。”七姑道。

“只是他并没有想取你性命,否则可以用别的方法。”七姑姑淡然道“只是,不管什么办法,只要有我在,拼了这条老命都要让他没有办法害你。”

七姑的话让我很感动,但是我也觉得害我的人既然没想要取我性命也还不算大奸大恶之徒,尤其是,这人竟很有可能是我的班长。

后来在我学习钉头术及降头术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对人的照片下降头很容易。

简单的只要把对方近期的照片弄到手,正面朝上,于月缺之夜置于污秽处,再拿鞋子压上,被下降头的人就邪气入体。

再简单的只需要把照片放进污秽处时刻泡上,或者放进冰箱里,就可以让这个人走背字。

之后的几天一直在七姑家调养身体,又听七姑讲了很多与降头有关的故事,这几天仿佛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快乐的几天。

一直到走,也再没说过让我加入茅山教的事。

七姑姑解了我的降头术,就送我回了家,临近家门的时候,让我有事去找他。

那害我的人怎么办呢?

这件事自然有七姑姑去处理,毕竟这是涉及到宗教的事情,还不是我能插手的,我也不能插手。

看见我身体健康,老爸老妈自然很高兴,一直感谢七姑。

第二天回了学校,就听班任说,班长因家里有事办了转学。

我实在不愿意相信他会害我,也只能自我安慰,七姑弄错了,班长真的是因为家里的事转的学。

我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就结束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只是个开始甚至和班长李玉的故事也远远没有结束。这只是一个开端。

很多年以后的我们竟然开启了当代世界最大的,最重要的却最不为人知的宗教之战。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