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降头师 《灵异降头师》第十章:圆光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灵异降头师小说简介

梧桐阅读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灵异降头师,目前处于已完成,窗花文学网已经上架灵异降头师,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诡异降头师小说名叫做《诡异降头师》,提供诡异降头师小说最新章,诡异降头师最新升级。诡异降头师小说诡异降头师节选:这山林中安静的出奇,不仅听不见鸟儿叫,甚至连接只虫也找不到。看来这山中的精气肯定是出了问题,不然…

灵异降头师小说-《灵异降头师》第十章:圆光术全文阅读

灵异降头师小说名字叫做《灵异降头师》,这里提供灵异降头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灵异降头师小说精选:这山林里静的出奇,不仅听不见鸟叫,甚至连只虫子也找不到。看来这山里的精气肯定是出了问题,不然也绝不会这样。山林压抑的气息让人有些喘不上气来,不知道什么候开始,脑袋也有些晕沉。看着四周的景物也渐渐有了些模糊。这感觉就好像一块湿润的海绵被挤走了水分一样。我呆呆得站在原地,脚下的土地有了些松动。一股甜意从胃里涌了上来,这时一看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来两只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脚。这手已经都烂的的只剩下骨架,我就赶紧抬脚,…

这山林里静的出奇,不仅听不见鸟叫,甚至连只虫子也找不到。看来这山里的精气肯定是出了问题,不然也绝不会这样。

山林压抑的气息让人有些喘不上气来,不知道什么候开始,脑袋也有些晕沉。看着四周的景物也渐渐有了些模糊。这感觉就好像一块湿润的海绵被挤走了水分一样。

我呆呆得站在原地,脚下的土地有了些松动。一股甜意从胃里涌了上来,这时一看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来两只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脚。

这手已经都烂的的只剩下骨架,我就赶紧抬脚,想挣开,却发现这骨头架子,力气非常大,一挣之下,竟然没挣开。不仅仅是没挣开那么简单,整个人也因为惯性往前倾了过去,扑通一下就摔在地上了。

我赶紧就要收腿,我的两只手也拼命向前抓,双腿往后蹬,想赶紧挣脱。最可气的是七姑和刚认的师弟李天一,不知道跑哪去了。一眨眼的功夫,就把自己撇在这了。

这可好了,喊吧。我心里估计,这一会的功夫他们也走不了多远,我喊两嗓子,他们听见声音就会回来救我。

这一嗓子喊出去,却连个回音也没有,整个林子仿佛除了我就再也没有别的生命了。我手边正好有块石头,我抄起这石头就抓着自己双脚的骷髅手臂上猛砸上去

一连砸了好就下,这手臂才松开。七姑他们也没见回来,也没听见他们的回音。莫非这一会的功夫真的就走远了,我还是赶紧追他们去吧,也顾不上看被抓的生疼的两只脚,赶紧去追。

我是一边喊,一边就往山顶上跑,因为本来就是要爬上山顶的,所以往那跑一准没错。跑了好半天,我回头看了眼后面,看看那两只骷髅爪子跟没跟上来,我可是不想再挨一下了。

这回头一看,坏了,倒不是有爪子跟着我,而是跑了半天我竟然还在原地一步没动。甚至就连地上刚刚伸出爪子的两个小坑也能看得出来,跑了半天一步都没动。

我再一回头,发现刚刚跑过的路也没了,还是最早看见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发毛,这是碰着鬼打墙了,不管怎么跑,也还是在这地方一动没动。

我又往前跑了几步,又回了下头,竟然还在原地。这看上去,就好像是在原地踏步,但是我明明是走出去了。

鬼打墙一般是不管走出多远,多久,最终还是回到原地,而我是根本就在原地踏步,一步都没动,所以这和鬼打墙还不一样。

我又喊了两声,这一喊倒不是为了让七姑他们听见,而是为了证实我心里的猜测。果然,喊出声来,我发现了问题。这是一个十分空旷的树林,如果我正常喊出去的话,一定会听到回音,但是我喊完之后,却根本没有回音。

这就说明,我现在根本就不是在原先的那片树林里,而七姑他们自然也就不在这里。那么,我现在到底是呆在哪里。

等到我把这一切都想通了,我也就不跑了,因为再怎么跑也没有意义。我开始思考起来,我是怎么来的,因为只有想通这个问题,我才能想到办法出去。这时也就只能靠自己了。

鬼打墙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正常走夜路,因为在黑夜里人无法辨别方向,所以会因为自己的两脚长短,迈出的步子大小也不同,一般会向左走出一个三千米直径的大圆出来。

另外一种情况,就属于灵异事件了,因为即便在两边有实际参照物,自己也能辨别方向的情况下自己也会绕一个圆圈回来。这就是属于灵异事件了,一般老人都说是被鬼蒙了眼了。

而自己的情况绝对不会是鬼打墙。但是想到了鬼打墙,我就感觉我面前豁然开朗了许多,但是偏偏有一层隔膜挡着,让我想不透。

想到了鬼打墙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看不见路,那我干脆就闭起眼睛来,走走试试。我单单只凭着感觉往前走了很远,然后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能看出来,我走了很远,我又转过身,向回看,果然我这回走出了很远。

看来闭着眼睛果然是很有效果的。人在很多时候眼见不一定为真,所以还不如就凭着感觉去做。

我又喊了一声,依然还是没有回音,很显然,我虽然能有办法走了但是还是没有离开这里。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存在,是另一个时空吗?如果我可以闭着眼睛下山的话,我一定会去看看这个时空的世界,和我原本所在的又有什么区别。

我得想个办法离开,这样问题又回到了起点,我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开始回忆我是怎么来到的这里。

首先是一阵头晕,然后就发现自己的双脚被两只手臂抓住了。看来我得回去找找那两只手。

我又闭着眼睛开始往回走,我得回到一开始的那地方看个究竟。幸好走的并不算远,凭着感觉我停下了脚步。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

这地上的两个洞依然还在,没有任何变化。我往上踩了踩,发现这地方根本没什么稀奇的,再一抬头,身边站着的可不就是七姑和师弟嘛。

好么,感情我一人跟这玩了半天,七姑用奇怪的眼神瞅着我,盯的我发毛。我跟七姑说着刚才我遇到的情况,想问问七姑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还等这七姑的回答呢,七姑张了张嘴开始说话了,这哪是说话啊,根本就是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头一下就大了,汗水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心想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有心思开玩笑。没想到,一旁的李天一也盯着我看,又开始张嘴发出了和七姑相类似的“嘶嘶!”声。

只听两个人你来我往地用这种声音交谈起来了,听得我直发懵,这是什么语?难道我脑子坏了,他们说的都是普通话,就我听不懂了。

我想起来,曾经在科技报上读过的故事,说有国外的女孩受了一场车祸,就能说和听自己以前不会的法语,而把自己本身的语言忘记了。

也有说中国四川省曾经有个人生病,病好了就可以和动物交谈了。在别人耳朵里听的是怪声,而他自己却说他说的是普通话,并且动物讲的话,在他耳朵里也是普通话。医生说这很能是把脑子烧坏了,造成的某种特异功能。

我现在的情况该不会是,把正常的话和动物的语言搞混了吧。

这时七姑竟然掏出了一把匕首,一旁的师弟也掏出了一把一样的匕首。我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俩人是要干吗?

不对,这匕首根本就不是七姑的,七姑准备东西的时候,我是一直看着的,这匕首不是七姑的,那眼前这人又怎么可能是七姑呢。

我转念一想,我恐怕还是没有出这个空间,就跟眼前的这个七姑说道:“我实在是太累了,走不动了。”

我说话的时候故意把音量放大,我是想试试能不能听见回音,一次来辨别,我是否回到了现实。万一眼前真的是七姑呢,弄错了可就不好玩了。

这喊声根本就没能形成回音,看来我果然是没能离开。眼下,我犯难了,面前这两个人不是七姑和李天一那会是谁?我又该怎么办。

这明晃晃的匕首,弄的我一阵眼晕,不行,先下手为强,不然很有可能今天就在栽这了。索性身边有刚才用过的石头,这大小,正合适,我一弯腰就捡了起来。冲着李天一就砸了上去,我是不敢砸七姑的,因为不管是真是假,总是感觉大逆不道的。

跟着七姑这么长时间,身手还是见长的,这一砸下去就是迅雷之势,一击中我就赶紧跳开,毕竟人手里拿的可是匕首。

这砸下去之后,李天一的脸竟然都烂开了,甚至都露出了里面的头骨,我知道我下手的轻重,看来的确有鬼没错。

七姑和李天一挥着手里的匕首,发出“嘶嘶!”的声音就朝我追了过来。匕首向我刺来的同时,我人往旁边一闪,匕首直接就刺进了我身后的树里。

这一刺进去,我眼前又是一阵眩晕,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不正是七姑和李天一吗?我手里的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我赶忙挥拳又打了上去。七姑一伸手,就把我的手攥住了,喝道:“你小子发什么疯。”

七姑这一暴喝,我反而高兴起来了,因为有回声不说,说的也是普通话,看来我是回来了。我一屁股坐倒在地,脑门上都是冷汗,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然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七姑,又跟七姑指了指,匕首刺中的那棵树。七姑取出了长剑,对着这树干就劈了下去,这树干应声而裂,从里面竟然翻出来一只深黑色的棺材。

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到棺材,而且这棺材竟然能长在树里,这可真是新鲜事了。七姑把这棺材打开,里面流出了不少黑水,我往里面一看。两副骷髅架子都烂在里面了,身边还有两只匕首,这匕首竟然是刚才假七姑和假李天一拿着的那两把。

骷髅架子里传来了一阵“嘶嘶!”声,七姑喝道,还敢跑,一条五彩斑斓的粗蛇从被七姑一刀斩断。

我心里也释然了,看来刚才碰到的也并全是幻觉,这根本就是两条蛇精利用了这两幅骷髅。刚才的“嘶嘶!”声就是蛇发出来的。只是这蛇原本是两条,却逃走了一条,当然,这蛇已经是有了修为的,它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

“看来我还是大意了,这根本就是布好的局,你刚才中的是圆光术!”七姑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